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相公六个是吉数 作者:飘走的世界

时间:2017-09-17 21:35 标签:
第一章 穿越异世 小猫愤愤地走出主任室,早没有了在办公室的小媳妇样。边走边嘀咕真他妈的不是人,简直就是一发春的种猪。只要露点肉,嗲两声的,不管美丑、胖瘦,只要是母的,就两眼发直,口水泛滥,看那猪头样就让人作恶。简直就是人类的垃圾。也不怕得性
 
第一章  穿越异世
 
  小猫愤愤地走出主任室,早没有了在办公室的小媳妇样。边走边嘀咕“真他妈的不是人,简直就是一发春的种猪。只要露点肉,嗲两声的,不管美丑、胖瘦,只要是母的,就两眼发直,口水泛滥,看那猪头样就让人作恶。简直就是人类的垃圾。也不怕得性病,妈的一对狗。抢了我的工作,还扣你姑奶奶的血汗钱,老娘咒你下辈子托生小强,永远在下水道中度过。”发泄完了心情好点儿。
  “唉!怎么办呢?翻了翻衣兜、裤兜、背兜,就剩五十元钱了,加上150元的薪水,这月可怎过呀?
  一想起还要找工作,小猫就又激动起来,挥动着没有威力的小拳头,咬牙恨到“妈的,这么爱贱,怎不去做鸡?贱个够得了。”
  哦!我的名字叫小猫,不要笑哦!因为长得娇小,脸上的五官也很小,不过是单拿出来哦!。整体组合还是很协调的,而且很清秀的,所以才有了小猫这个昵称。
  本淑女在县城的一家小纺织厂,当个挡车工,这个是个小厂子,全体员工只有五十多人,车间车台有数,只有十多名挡车工。月工资也就八百多块,别看这样,很多人都往里挤。因为经济不景气吗!在很多人找不着工作的情况下,这是很抢手的,要不咋就有个不要脸的勾搭那头春猪,把本小姐给挤出去了呢!。
  “唉!啊!??????”一声惨叫。不要怀疑,这声狼叫是本小姐叫的。不知哪个缺德鬼干的好事,把那么大块的石头放在路中间,害得本姑娘摔了个狗吃屎,淑女形象尽毁。这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赶紧爬起来,四下瞄了一下,还好,四周黑乎乎的,没有人看见本姑娘的狼狈样。等等,怎么一下黑乎乎的了,而且这么静,刚才明明是大中午的。难道眼睛摔瞎了不成,不对呀?自己的白嫩小手还能看见,不会一下摔到了地府吧?
  越想越怕、越想越抖“佛祖呀!小猫可没对您老不敬过,也没做过亏心事,只不过发了一会儿唠叨,不会就罚我吧?您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猫吧!小猫我虽然有点欺软怕硬,但那是因为小猫我长的小吗!所以胆子自然也小了。”
  “喂!你唠叨啥呢?不回屋睡觉,坐在地上干嘛呢?半夜三更的,吓人呢?神经。”一个不满,清脆的女人的尖吼声,打断了小猫的叨咕。
  你是知道的,人在精神极度恐慌下做着一件事,而且四种是那么黑,又那么静,忽然就来那么一嗓子,可以想象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吗?会做出大事、会做出让人后悔的蠢事。
  没错,小猫我就做了蠢事,在极度坑奋的精神状态下,跳了起来,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扑了过去,不管是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那个英雄劲儿,别提有多英勇,神气。你知道英勇后的后果吗?
  唉!接下来自己被打了二十个大板子,让人扔进了冰冷黑暗的柴房里。饿了三天,快断气时,一个叫绿宝的织女给自己送来了饭和药。
  半个月里,自己大概知道,这里是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国家,叫闽国。并穿越到了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织女身上,是个在东王府的织丝女工。领头的是一个叫洪婴的织女,听绿宝说,我们织的是历朝中都没有人能够织出的一种丝。是以前一各叫机的女人,带着洪婴和那些织女们,凭经验专研了二十多年,失败了多少次才成功的。
  以前的一些老织女们都死了,只剩下洪婴一个了。我们这些是十年前进来的普通织工,三年前被送来跟着洪婴织这种丝的。那天被自己打的女人,是东王府里的一个巡织房的管事。要不是洪婴给自己求情,说宫里等用,这种紧要关头不能有闪失,不能缺一人,八成自己早见阎王了。
  挪了挪一直朝天还有些微疼的屁股。趴在这硌人的柴棍上十来天,浑身还真是酸疼的不得了。不过总比阴凉潮湿的地上要强。看看这那是人呆的地方。要不是墙的漏缝,和只有两根圆细木做的窗门,能射进点阳光,还不知道是白天黑天呢!真想念自己的小床呀!想念自己的亲人,要不是倒霉的来到这里。自己八成找不着工作,正赖在家里当米虫呢。吃着妈妈做的饭菜,弟弟孝敬的零食。,那会像现在这副惨样。
  说实在的别看小猫我是二十五岁的成熟女性,胆子可是很小的。平时看看穿越小说幻想下,做做梦梦还可以。真到了这个落后野蛮的封建社会,那是比死还会让人可怕,毕竟小猫我只是个,只有九年文化的现代文盲,要文没文要武没武的,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想起就可怕。
  这些天,一想起这令人诡异的事,心就抖得像跳舞似的。那些个老织工们不会是被人给咔嚓掉了吧?要不然怎么会一百多名就剩下一个?哦!天哪!越想越可能、越想越可怕、越想越不能在这呆下去。
  唉!为什么人家穿就是皇后、王妃、公主、千金小姐的,再不济也是个美艳四射、多才多艺的阁主呀、盟主呀、花魁的,最次的也是个受宠的小妾什么的,你看看,我幸运的,穿到了织女身上,而且还是个谁都能踩的小虾米。据自己的了解,估计随时会牺牲。不行,自己得赶紧离开这。
  慢慢爬下柴棍堆,屁股还有些微疼,自己的脚走起来有些不得劲儿。轻轻地移动有些直的腿,来到门边,撅着小屁股趴着门缝往外瞧。没看见后门,就看见一堆木头和一个大磨,旁边有一个像缸的东西,往旁瞧也瞧不着啥。伸出一纤指往上够了一下木檫,够不着。因为隙缝太细上不去了。贴着缝隙的小猫,眼巴巴的瞧着外边。这时估计也就是上午九点多钟吧?空气很新鲜,外边好静,不过依稀能听到从远处飘来的笑声,很小声,不细听,听不到,一阵一阵的。还可以听到轻巧的脚步声,与这明暖的上午特别的协调。越来越近,是从柴们的左边传来的。会是谁?绿宝不是刚走不多时吗?
  赶紧折回身子,撅着屁股又趴在柴棍上。瞧着柴门,嘴里轻念着“一、二、三??????”柴门正好打开。进来的是绿宝。
  “丹元,还在疼吗?洪姐让你过去,就剩三天了就完工了,你再在这里养着,恐怕就真的会没命了。”邹着眉,一脸严肃的绿宝,走到小猫面前,扶起她就往外走。
  看着这个样子的绿宝,小猫惶恐不安地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人看我不爽,想把我给作了?”张嘴惊讶的转头看了一下不安的小猫,接着邹了一下眉,同情的说“丹元,你是不是吓傻了?怎么说些我不懂的话,什么是‘不爽’和‘把你作了’?平时就乖巧,温顺胆小的你,不会是半夜起夜,摔个跟头吓着了,接着又挨了一顿打,吓出毛病了吧?出去可别这样说话,到时洪姐都不会保你,你会没命的知道吗?听见绿宝说的很严重,而且也听出她是关心自己的,不会危言耸听,就乖乖的点了点头。紧跟着绿宝出了柴房。
  终于沐浴在阳光下了,真暖和。原来这后门是锁着的,而且在柴房右边的不起眼的一角,被东西挡着。顺着柴房左边的小石道,穿过一个小角门,到了一个很大的院子,是个四合院,看房子的设备是厨房和吃饭的地方。拐个弯,顺着厢房往前走,过了一个拱门,看到了比刚才的院子大了几倍多的四合院,院子里挂了很多的五颜六色的透明的线。很多织女都在一个很奇特的织机上忙碌着,旁边也有不少少女,来回的拿着不知名的东西走动着。旁边拿着透明线的女子们,都满脸笑意的忙着自己的活。穿来穿去的身影,像小蜜蜂一样,好不热闹。在柴房听到的笑声就是这里传过去的。
  随着绿宝进了正厅,见着了一个看不出年纪,不苟言笑的女人坐在正中。一个听不出情绪,没啥感情的哑音从丹元的前方传来“丹元,好了吗?”吓得小猫赶紧低,乖巧的答道“没事了,洪姐。”
  “嗯!既然没事了就上工吧!别再耽搁了,两天之内必须完工,否着我们谁也担不起。”
  “是”妈呀!上啥工!?自己哪会这的织活,这么远古的技术和程序自己那会清楚?怎么办?要不装失忆?她们会不会觉得自己没用了,没必要养闲人,把自己给喀嚓了?咋办???????
  
 
 
 
 
 
第二章  织女生活
 
  “丹元,明月夫人很重视这匹丝,两天后会来检察,并且要拿它献给皇上。这样我们都会得到赏赐的。”看他欣喜开心的,好像是要献给她似的。没注意到自己这急得跟火上房似的。眼看快出门了,不能再等了,一把扯住绿宝的衣服。
  “绿宝??????嗯??????那啥??????咳”绿宝困惑不解的看着,焦急不安吞吞吐吐的小猫。
  “丹元,你想说什么?快说呀!一会儿洪姐发现了,会挨训的。瞧你吞吞吐吐的,咋了?”
  一咬牙,小猫我豁出去了,骗一步算一步“绿宝,我??????我那设么,你听完不要激动,一定要帮我。不然我死定了。
  那天我不是半夜起夜吗!正走着,前面好像站个人,四周乌漆抹黑的,我以为是同伴一激动就跑过去,速度有点儿快,就穿过去了。而且摔了个跟头,一回身啥也没有,可能半夜起来没睡醒,所以没看清。你知道我胆小,当时吓得直哆嗦。嘴也没闲着,谁知道那个主管一嗓子,我以为是不干净的东西,吓得扑过去,没命地揍。结果我就挨了顿板子。在柴房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记得很多事了。可能刺激的,怎办?最糟的是忘了怎么织东西了。要是洪姐知道,那??????啊!我会完蛋的!绿宝帮我!
  小猫惨兮兮的望着张着小嘴,一脸不敢相信的绿宝。
  “不??????不记得怎么织了?什么事都吓忘了?”小猫无辜的瞧着绿宝点了点头。
  “哦!走吧!我陪你去洪姐的妹妹那,告诉她,你的屁股没好利索,不能久坐,伤势是小,失手出了差错,就会连累了大家。就求他让你干点儿送线的什么零活。梅姐这人不错,平时对你还行,应该没问题。”感激的跟着绿宝,快步的出去找梅姐。
  在那个梅姐的利害寻思下,小猫如愿的做了一些打下手的活。下午,洪姐怕如期织不完,也下来跟跟着织了。可能真的很急,中午草草地吃了点饭就开始干活了。下午可能是洪姐在的原因,所以都没了上午的欢笑声。一直干到太阳落山。才去饭房吃饭。
  这古代也没什么娱乐,累了一天的小姑娘们,匆匆吃完饭就回屋睡觉了。原来睡觉的地方,就在正大厅的两边。除了洪姐和她的妹妹,单住在一个小隔间外,剩下都住通铺,三十三人一屋。
  今天下午,小猫我一直都在忙中偷闲的查看地形,而且当天晚上,经过自己的旁敲侧击,知道了,这异世里除了闽国外还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太圣国,另一个是祈国。听说这两国都是个大国,而且很强盛。
  听说后的小猫这个激动。自己随便你跑到哪个国家都可以。这样就不会永远背着逃奴的身份,躲躲藏藏的过一辈子了。脑子幻想着怎么逃的小猫,迷迷糊糊的半夜了才睡着。
  “丹元,起来了??????”睡的正香的小猫,感到有人在叫她。身体发沉,像被人困住似的。想翻身都累的小猫,被摇的不耐。嘟咕道,这个讨人厌的家伙谁呀?干嘛这么急切地叫呀?鬼子来了怎么的?这么不识趣。不知道本姑娘自从来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破地方,挨了一顿胖揍,又在暗潮的柴房里住了十来天,。好不容易住床了,又半夜才睡,这会儿浑身象散架子似的,正乏着呢!谁来也不鸟他,伸手拉过被子接着睡。
  倾会儿,小猫突然清醒过来“啊!!!晚了。”咻下从床上跳起来。这是哪?这是万恶封建社会,哪容自己装爷。身子‘散架子’就是都分了,你也得马骝儿地起来。在这没有道理可讲的野蛮时代,一个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小猫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刚来对穿这衣服还不太熟,鞋子。没等整理好,就冲出去了。那个精神,那个急。估计,赶着投胎的都没她急。
  屋里的织女们,都停下动作,张着小嘴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感到奇怪。这丹元自从柴房回来,是不是受刺激了,怪怪的,一点儿也不像那个寡言、安静、胆小的丹元。大家又看向同样张着嘴,还没反应过来的绿宝。希望她能给出答案。
  大家还没从刚才的事情回过神。就看见刚才风风火火的小人儿,衣衫凌乱、蓬头垢面、一本正经的回来了。
  大家又把目光望向她,互相看了看。没啥表情的继续整理自己。心里想“真可怜,被打成这样,原先就胆小的唯唯诺诺的,这会儿精神又出了问题。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