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合欢+番外————单半从

时间:2019-03-30 11:39 标签:
《合欢》,轻喜剧(俺觉得滴),讲述的是一位万年春神把一棵年纪尚幼,单纯可爱的合欢树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吃光抹净的事!酒足饭饱后,还用机关枪式语言迸射合欢树一番!咳咳,然后这棵树一不小心就没了,然后再一

 


《合欢》,轻喜剧(俺觉得滴),讲述的是一位万年春神把一棵年纪尚幼,单纯可爱的合欢树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吃光抹净的事!酒足饭饱后,还用机关枪式语言迸射合欢树一番!

咳咳,然后这棵树一不小心就没了,然后再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小树苗。

作者言:极品攻下死,做树最风流,重生又做受!

合欢1

月老家的院子里种有一棵合欢树,不是月老那个诗情,更不是那个画意,栽一棵合欢数在自家老旧的院子里好在月亮如水的夜晚赏月。人神都知,月老是掌姻缘,每天的工作就是躲在密密麻麻布满红线的房间里揪著红线的这一头,飘动著两条雪白胡子,半眯著那双老眼,使劲瞪著红线另一头,然后掐著手指算啊算啊,最后红线一抛,一桩姻缘就成了!外人看来,这工作神圣!可月老看来,这工作无比烦闷!不停地重复那老到掉牙的动作,看著那成千上万条缠绕的红线,月老打心底对这工作厌烦了,闷了几天,烦躁到顶点,终于在某天,月老很干脆甩了工作,窜下了凡间。

月老下凡时,顺手牵走了太白金星的酒葫芦,来到凡间的一个小镇,打了满葫芦酒,提著几两香肉,乐悠悠地走到郊外喝酒吃肉。那是正是十月,小镇满栽著合欢树,树上的荚果在枝头上嘎呀嘎呀地荡。月老喝得个昏天暗地之后,撑著老残的身子,站在一棵结著硕硕荚果的合欢树下,半眯著酒意朦胧的双眼,盯著那扁平的椭圆形长果,心神忽悠忽悠地转,转到了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


边打著酒嗝,月老的心里一个畸形的想法就冒出来了:在天宫里围一个合欢园,把王母那个蟠桃园给比下去,以后每年开一个合欢大会,吃那个合欢果!

想到就做,月老的为自己这个想法激动了,神智也清醒了,一口气把那树上的荚果都摘光了,然后晃悠悠地飞回了天宫。

回到了天宫,月老叫来了几个仙童,把自家那个院子理一理,梳一梳,再吩咐仙童把合欢籽都种了,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去归还太白金星的酒葫芦。

究竟是天宫,仙气重,加上仙童们的适心照料,播种下来的合欢籽没几天就出了芽,然后长了苗。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再过了两三天,合欢苗变成了合欢树。再过了两三天,长出了合欢花。

合欢叶奇,日落而合,日出而开,伞形的树冠,郁郁葱葱;合欢花美,形似绒球,清香袭人,花丝犹如缕状,半白半红。引得月老满心喜爱,更是辛勤浇水,比牵红线还勤快!

月老家的老院子长起了树,成为了花树林,天宫里传了过遍!天宫里之前一直没有合欢这种植物,各路神仙像没见过世面般,摩肩接踵地跑来月老家看树林,连曾因为酒葫芦的事大骂以后也不想看到月老的太白金星也坐不住了,硬撑著老面子跑来看花。

月老乐了,想起自己曾拿太白金星的酒葫芦装凡间的廉价酒,硬是把那有药用功效的酒葫芦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葫芦,引来太白金星的破骂。也认识到自己的不对,而现在太白金星自动拉下了脸,自己还能不受吗?于是,月老便吩咐仙童去合欢花园里摘一篮子合欢花,然后亲自送给太白金星。还特意告诉他,合欢花有宁神作用,能安五脏,和心志,悦颜色;更有养颜,去斑,解酒等功效。同时不忘补充自己从书上看来的合欢皮具有欢乐忘忧和血消肿止痛的功能。

月老的话不知怎的就传了出去。天上的美女神仙一听到合欢有如此功能,欢喜到不得了。抓著个篮子,美女们就屁颠屁颠地往月老那合欢花园里跑,也不管月老同意不同意,一个个翻飞起身子就往那枝头上采花。

月老刷白著脸,满脸痛心地大喊:“您们别这样对老君啊!何仙姑大公主二公主嫦娥……您们都很美很美很美了,求您们别折腾我的树了……”

王母娘娘派来的一个丫鬟气鼓鼓地跑来诉斥月老:“这些凡花俗树你心疼什么?娘娘肯要你的,你就应该开心了,你就别嚷了。喏,娘娘还说要树皮,叫几个童子来帮我剥树皮!”

月老一听,血气上涌,硬是吐出了一口血,泪水也再也忍不住了,滴答滴答地从那老脸上流下来。

他冲进院子里,把一棵矮合欢抱在怀里,声嘶力竭地大喊:“你们…..你们……”话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晕了也不忘死死抱著那棵矮合欢!

醒来的时候,月老还是躺在院子里,院子已是一片狼藉,那曾无比繁茂的合欢树却没了影子,地上散落著合欢树的残枝烂花。身边的仙童哭哭啼啼地告诉月老:“那些仙子说花有用,皮有用,根也肯定有用。于是干脆把树跟也挖了。”

月老听了,立刻有眼泪婆娑,好不凄惨!

仙童补充:“月老您不知道,她们还想把您怀里的这棵小合欢也挖走呢,要不是月老您死死抱著,她们奈何不了,否则也肯定被挖走了。”

听了这话,月老终于忍受不住内心的悲痛,想著那合欢大会永远破灭了,白眼一翻,再次晕了。

于是,到后来,月老的院子里就只剩下了一棵合欢树。

合欢2

一大片合欢树剩下了仅有的一棵,月老痛从心来,神智恍惚,也搞砸了几桩姻缘,甚至罢工了几天!各路神仙也没再如往日般往月老的院子里凑,这不仅是因为合欢树没有了,更是因为月老闭门谢客,向外甩出一句,身体有恙。后来玉帝知道了此事,摸著两边的短胡子,象征般咳了两声,然后传话,放月老几天假,好好休养。月老的遭遇让玉帝产生共鸣,玉帝直觉得两人应有共同的心理认同感。

因为是最后的一棵树,月老和仙童们更是倾注了十二分的心血去照顾。矮合欢也长得快,没多久就变成了高合欢。

某日,完成了当天工作的月老抚著胡子,凝视著那棵合欢树动起了歪心思。天宫里虽然仙气重,有助于合欢树吸取,可要化成人那是远远不够的。凝神想了半晌,月老猛一拍脑袋,直喊“妙妙妙”,唬得身边的仙童一愣一愣。

当晚,昆仑山王母的瑶池里出现了一个神秘白衣仙,然后瑶池里的圣水少了几升。隔日晚上,观音菩萨每天不离手的玉净瓶里的仙水也不知道为什么少了几滴。

天宫的三年过去了,月老那曾经的合欢花园渐渐被众神仙淡忘,偶尔有男神仙提起当年的浩劫也直摇头,暗叹女神仙的辣手摧树。

转眼到了三月初三,天宫的第一次盛会─蟠桃宴到来了。按照往例,王母娘娘依然在昆仑山瑶池上设蟠桃宴。三界神仙去了,月老也在被邀请系列。月老想不去,可没那个胆子敢违抗王母娘娘的命令!

这天还是到了,瑶池难得的热闹非凡。趁著蟠桃宴还没开始,大家七嘴八舌地调侃著天下大事,比如东海龙王爷的三太子犯了事被禁了足,天蓬元帅调戏了嫦娥被贬下了凡变成了猪,那个精卫鸟还在傻傻地填海,填了几千年,还是不放弃……月老从一看到蟠桃树,心里就不舒服了,想起自己也曾无比繁华的合欢树林,想起自己曾经的愿望──举办合欢大会,满肚子的气就跑了上来。看著叽里呱啦的众仙们,月老冷哼一声,搅动著手中的红线,半眯著眼离他们远远地站著。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