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你确定你在撩我? 作者:奎籽

时间:2019-05-15 08:47 标签: 重生 前世今生 破镜重圆
文案: 一千多年前 琉淸:花季的花是真美。 某位领位:那是,我们黔坤楼的花是六派中最好的! 琉淸:可是吸引我来黔坤楼的可不是这花,而是楼主呀! 黔奕:...... 一千多年后 琉淸:这花真美。 黔奕:不如你。 琉淸:...... 黔奕:在我心底,世界万千,都不

  文案:

  一千多年前——

  琉淸:花季的花是真美。

  某位领位:那是,我们黔坤楼的花是六派中最好的!

  琉淸:可是吸引我来黔坤楼的可不是这花,而是楼主呀!

  黔奕:......

  一千多年后——

  琉淸:这花真美。

  黔奕:不如你。

  琉淸:......

  黔奕:在我心底,世界万千,都不如你。

  琉淸内心:你怎么比我还能撩?

  黔奕:因为你是撩我,而我是在认真追你!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前辈子把攻撩了个彻底,结果把自己毁了个彻底的受,第二辈子撩攻不成反被撩的一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前世今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黔奕,琉淸 ┃ 配角:柏老,阿莫纳 ┃ 其它:我是亲妈

序 一千年(上)

  雪花飘落的季节。

  白茫茫的一片,万物寂静。

  这是,他最喜欢的景色。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里么?”

  最初记下淸这个人,是因为在这白茫茫的雪季里,那人眉眼微俏,一双漆黑的眸子里满当当的全是自己的模样。粉白色的双唇,用最为平淡的语气,说出最撩拨人心的话语——

  “因为只有在寂静的时候,我才能仔细听到你的心跳声。”记忆里的人白细的食指轻点在黔奕的胸口,继续说道,“就算是自欺欺人也好,只有在此刻,我会觉得,这颗心脏的跳动,是因为我。”

  雪落在地上,寂静无声,白茫茫的一片天地之中,只有胸腔里那一颗心脏还在跳动。

  “从今天开始,你要记住一点,你的这颗心脏,是属于我的。”

  这个人,总是能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最动人的话语。

  “那现在呢?”黔奕望着面前已被雪覆盖住的世界,对着静靠在自己肩上的人问道,“你听到了那只属于你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了么?”

  被问话的人没有回答,他睫毛微长,盖在了如同雪一般白皙的面庞上。他静静地睡着,像是在聆听。

  在雪中坐了许久,黔奕起身,起身的过程中不忘把身边靠着他睡着的人打横抱起。

  “该走了,就算你喜欢雪也不能看太久,毕竟你身体不好,看久了容易着凉。”

  嗯,是的,他身体不好。

  即使是拥有着让所有人都憧憬的力量,这个人本身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差了。别说是去看一场雪了,普通人洗个头自然干一两次是没有什么事的,但对于他而言,要是不擦干就意味着第二天会有一场剧烈的头痛。

  可是就算是这样,每年的冬天这人还是喜欢带他来看雪。就算每次回去之后都要大病一场,还是要坚持不懈地带他来看雪。

  他喜欢雪,所以.......他的时间,也停留在了雪季。

  甚至于他的名字.......也埋葬在了这片大雪之中。

  黔奕最开始见到琉淸的时候,琉淸的身份是富敬堂赏嫁过来的养子。所谓赏嫁,是因为富敬堂是当时六尊之首,除去富敬堂之外的另五派,都以富敬堂马首是瞻。黔奕所在的黔坤楼刚好就是这五派之一,也是五派中最为没落的一派。

  富敬堂表面是赏,其实是为了监视黔奕的动态,毕竟黔奕是黔坤楼如今最为出色的一辈。他后天启蒙开始便是六翼包身,前途不可限量。就算富敬堂最为为人敬仰的第一任堂主,启蒙时期也不过是四翼包身,后天不断地修炼,这才突破了八翼的境界。

  八翼是识神,九翼方可化神。

  所以这赏嫁个男的过来,表面上是赏赐,实际上监视不说,恐怕还有着让黔坤楼断子绝孙的意思吧?

  只是这真的不好拒绝,毕竟琉淸这知名度是摆在那里的。公认的六派第一美人,富敬堂十二年前在穹断天渊捡来的养子。

  这个赏嫁在外人眼里那就真的是赏,毕竟琉淸这人是真的美,就算是男人看了,都忍不住要驻留片刻。而在见到琉淸开始,黔奕就明白了,这个男人的美,还不是他的唯一。

  重点是,这男人美,还能撩。

  可偏偏他不撩别人,就撩黔奕一个人。

  “你不用梦灵花铺满路迎接我没有关系,我自己走过来。”那天大婚的时候,是琉淸一人穿着最朴素的白色,走到了黔坤楼的门前。

  黔奕抬头看一眼就知道,这个人就是赏嫁过来的对象琉淸。

  “哪位?”黔奕故意问出让琉淸尴尬的话语。

  可是琉淸非但没有尴尬或是生气,他就站在那里,微微一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身边唯一的人,我叫琉淸,你要记住。”

  黔奕当时还真就没有记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占着他唯一妻子名分的男人,他干嘛要多此一举地记住?

  可琉淸根本没有打算这么简单地放过他!

  刚好是雪季,琉淸硬是拉着黔奕去看雪,在雪地里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了那番话,就算是黔奕第一次遇见琉淸,都忍不住为之心动。

  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你相信一件钟情么?”

  “不信。”

  说完,黔奕就很不道德地丢下了琉淸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自己一个人先回了黔坤楼。琉淸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就算黔奕对他不闻不问,他始终要出现在黔奕双眼可见的任何一个角落。

  包括黔坤殿。

  六派都有自己的大殿,就算是最没落的黔坤楼,也有这属于自己的大殿。大殿上的主位是属于黔坤楼的楼主所有,而与之并排的位置,本就应该是属于琉淸的。

  可是黔奕就是不允许琉淸坐上去,琉淸跟黔奕斗争过多次,最后只能妥协。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