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徒弟他就是不吃药+番外 作者:天桥底下说书的(上)

时间:2019-05-15 08:51 标签: 重生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文案 从前有一群剑修,他们很跳很嚣张,今天收拾邪道,明天就去正道搞事,四海无亲朋,仇人遍天下,江湖人称东灵跳跳蛙。 无数修士想方设法要弄死这群人,最后终于成功,剑修死伤殆尽,首领顾余生身陨,空巢长老释英抱着其尸体黯然离去。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

文案

从前有一群剑修,他们很跳很嚣张,今天收拾邪道,明天就去正道搞事,四海无亲朋,仇人遍天下,江湖人称东灵跳跳蛙。

无数修士想方设法要弄死这群人,最后终于成功,剑修死伤殆尽,首领顾余生身陨,空巢长老释英抱着其尸体黯然离去。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天下终于要消停了的时候,释英表示不服。他回到过去,把顾余生收作徒弟从头攻略剧情,顺便把自己塞进徒弟嘴里,誓要打出一个完美结局。

顾余生:师父,我可以吃你吗?

释英:你终于明白了为师的苦心,去,把锅架上。

顾余生:咦,这是什么新玩法?

相思成疾年下攻X包治百病木头受,长老重生后才发现掌门暗恋了自己一百年的注孤生惨案。

作话小剧场是给读者调节心情的彩蛋,与正文无关。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释英,顾余生 ┃ 配角:沈逢渊,鹤五奇,牧海灯 ┃ 其它:天书,年下,作者文案废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释英回到一百年前拯救掌门顾余生,却意外发现掌门身世颇为离奇。二人追寻线索一路探讨,游走正邪两道,降伏妖魔鬼怪,随着彼此身份被一层层戳破,才惊觉什么是天定良缘。作者行文流畅,节奏紧凑,抽丝剥茧揭开前世谜团,由此架构了完整厚实的修真世界观。主线穿c-h-a在各种事件中娓娓道来,感情发展水到渠成,配角也有属于自己的x_ing格和人生经历,因此剧情走向多元化,颇有群像魅力。

第一章

  所谓“冰炭不同器而久,寒暑不兼时而至。”,在修真界,正邪二道历来无法并存。正道风盛则天下太平,邪道势强难免民不聊生。

  自八千年前,天地间第一次出现修真门派,这正邪双方便是争斗不休,期间互有胜负,谁也无法压对方一头。

  世人本以为此等正邪之战是永远也不会停了,谁知一位天才剑修横空出世。他率领东灵剑阁锄j-ian灭魔,历经百年时光,竟是当真把邪道给推平了。

  正道以为没人能灭去的妖皇,顾余生杀了;修士以为没人敢去管的雪衣天城,顾余生灭了;就连世人始终不曾发现其踪迹的祸世魔灵,顾余生也以一己之力让其灰飞烟灭。

  自从有了顾余生,天下邪修再不成气候,人间终现朗朗乾坤。修士们也将其尊为天下第一人,纷纷著书立传修庙建碑,好不热闹。

  东灵剑阁不论正邪,一旦发现恶事便出手惩处,历年来与各大门派积怨颇深。顾余生除魔之前,种种指责和流言蜚语从未停过。如今之所以停了,只因他与魔灵同归于尽,回到沧浪峰时已是一具尸体。

  顾余生尸身回门时,灵兽开路,万民哀哭,各派顶级修士随护。雪花般的纸钱从北方平原不间断地撒到了位于南方的东灵剑阁,北方五派联盟之主——鹤五奇扶着其棺木徒步相送,也算是天下独有的哀荣。

  然而,当送灵队伍抵达沧浪峰时,站在山门前的却只有一名青衣男子。

  据鹤五奇口述,当时那人如寒梅般独立风雪之中,素面烟眉,薄唇轻抿,神情虽平淡似水,待到队伍靠近却是瞬间掀开棺木,抱着顾余生尸身便御剑而去,从此不见踪影。

  末了,鹤五奇望了一眼已归于沉寂的苍茫山峰,面上流露出一丝唏嘘的苦笑,“他就是东灵剑阁仅存的释英长老。”

  东灵剑阁与邪道针锋相对,所受的报复也是最为猛烈。经过百年鏖战,曾经的南方第一大派,高手几乎死伤殆尽,如今释英也带着掌门尸身不知所踪,只余不肯离去的普通弟子死守门派,大概过不了几年就会没落。

  所以,正道各派很乐意给这个剑修至高的荣耀。毕竟顾余生的确是一个救了天下的正直修士,而且,一个死去的顾余生也不能和他们争什么了,这才是最让人放心的英雄。

  原本,这就该是东灵剑阁的结局,带着英烈之名和布满山崖的悬棺,逐渐销声匿迹。或是多年后成为茶楼酒肆的说书剧本,又或是被新鲜的奇闻异事掩盖,就这样再无人提及。

  然而,还有人不想就这样结束。

  当释英睁开眼时,他已身处素日闭关的无垢洞,怀中再没有顾余生冰凉的尸体。

  几声悠远绵长的鹤唳自洞外传来,他的神识扫过,见一青袍老者正在阵法之外张望。

  释英知道,他成功了。

  这个时间的顾余生还不是东灵剑阁掌门,而洞外之人,正是前任掌门——顾余生之师沈逢渊。

  顾余生x_ing子刚烈又极为孤僻,除了自己的剑什么都不相信,可谓是教科书般的剑修。

  而沈逢渊虽也是炼神还虚境界的剑修高手,丹胎已结剑灵,x_ing子却与自己的弟子截然相反,完全就是个随和的小老头。

  正因沈逢渊身亡,顾余生才得以继任。如今再见这久违的和善面孔,纵是历来没什么感情波动的释英也有些动容,只叹道:“掌门师兄,许久不见了。”

  释英的来历在东灵剑阁是个迷,就连沈逢渊也只记得自己少年时此人便已出现。据说是某天夜晚,祖师爷棺木上忽的就长出了一株青Cao,一月后又化作了人形,自称释英。此Cao虽是妖类却无妖气,修为还不逊色于门中长老,简直堪称奇闻。

  前任掌门猜测他与祖师爷有缘,便破例收作弟子,他们这一代接任职务之后,释英便成了掌管药阁的青囊长老。

  释英是Cao木成灵,x_ing子也如木头一般不通人情,入门虽比沈逢渊晚,却甚少称呼其为师兄。如今骤然一叫,还是颇为亲切怀念的语气,倒是叫沈逢渊有些惊讶。

  沈逢渊暗道:这素日木讷的师弟莫非是走火入魔了

  于是赶紧上前查看,这一瞧更是震惊。释英只闭关七日,之前尙是一头柔顺青丝,如今披散着的长发竟是一片雪白,果真是异常之兆。

  沈逢渊不由担忧道:“青囊长老,你的头发……”

  被他提醒释英才发现自己异状,不止刹那白首,身体内的Cao木灵气亦是濒临枯竭。时间回溯并非人力可为,他虽凭借仙Cao异能勉强施展,亦是付出了千年寿元的代价,也不知何时便会用尽生机而枯萎。

  所以,必须在那之前让顾余生服用他,避免未来东灵剑阁大难。

  坚定心中念想,释英到底刚从门中同辈死伤殆尽的未来返回,再见活着的同门只觉亲切,因此回应的话语也柔和了许多,只道:“练功时出了些差错,掌门师兄不必担忧。”

  此话一出,沈逢渊神色越发忧虑,暗道:完了,木头师弟居然叫了他两次师兄,果然是走火入魔!

  沈逢渊认定自己必须照顾好东灵剑阁一门老小,立刻严肃道:“这可不是小事,你是阁中最强医修,务必谨慎对待。要不,我下个帖子召集天下神医给你治治?”

  顾余生悍不畏死,每次出门必定受伤,而且伤势还千奇百怪。因此东灵剑阁三天两头就要召开神医大会,可谓是广大医修的老朋友。

  然而,释英并不想提前享受这份殊荣,只瞥了一眼这个唠叨的老掌门,语气平静道:“我没病,倒是你忧思过度不利修行。这里有一副清心静气的方子,叫你门下弟子抓了来,每日辰时服用。”

  “哦,谢谢师弟。”

  收到来自释英的药方,沈逢渊放心地抚摸着自己花白胡须,暗自点了点头,

  看来师弟走火入魔的情况还不算严重,至少见人就开药的老毛病没改。那他,趁现在多享受几天作为师兄的待遇?

  剑修自古x_ing情乖僻,这东灵剑阁更是修仙界刺头的聚集地,作为此地唯一的正常人,沈逢渊便理所当然地成了掌门。只可惜,在一众弟子看来,能用打架解决的问题掌门非要多费口舌,当真是个好欺负的肉包子。

  所以,为了保护他们的包子掌门,剑修们对外是打得越发狠了。其中又以顾余生最为凶猛,今日斩杀一个妖魔鬼怪,明日揭发一个正道败类,手中的拾花剑几乎没有个归鞘的时候,倒是令沈掌门差些愁秃了头。

  释英常年闭关,对顾余生也是继任掌门那天才知道有这么个人,此时要寻人也无从找起,正好沈逢渊来了,这便问:“现在是何年何月?”

  沈逢渊为人热情,一听这话便笑道:“你这次出关倒是选了个好时间,今日乃天鼎十年二月初二,正好是阁中招收新弟子的日子。青囊长老至今座下没有一个衣钵传人,可要去挑挑有没有好苗子?”

  二月二,正是蛰伏蛇虫复苏之时,民间渴望神龙驱除虫害,便将其称为龙抬头。每年的这一日,东灵剑阁也会招收新弟子,培养新人为世间除害。

  释英是Cao木成灵,修行功法也属妖类,过去从未想到收人类弟子,因此对这些事便没有半分关注。此时他只问:“你门下弟子排到多少了?”

  旁的修真门派地位最高的便是掌门弟子,然而在东灵剑阁,掌门弟子可是最不值钱的身份。

  沈逢渊x_ing子随和,只要少年人诚意拜师就不愿拒绝,看见流落的孤儿也不忍心弃之不顾,隔三差五就要带个新弟子入门,顾余生也是被他这样捡回来的。

  因此,一听释英询问此事,小老头便讪笑着回:“也不多,才九十九个而已。”

  释英并不想对这个惊人的掌门弟子数量作出评价,想到顾余生正是沈逢渊第一百个弟子,此时应当还未入门,这就答应了他的邀请,“你既然要去,带上我。”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