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儿皇万岁+番外 作者:若水敛尘(下)

时间:2017-09-19 13:49 标签:
那样叫,不够尊敬吧? 祁连日便看见一柄重锤砰地一下砸下来,那颗冰冻的心啊,瞬间粉碎! 你是我父皇,你想怎么叫我,哪有什么恭敬不恭敬的? 可那不好吧? 我说好就是好!祁连日斩钉截铁。 哦----那......小日?若修然试探着叫。 这简直就是执行命令的扯线
那样叫,不够尊敬吧?”
 
  祁连日便看见一柄重锤砰地一下砸下来,那颗冰冻的心啊,瞬间粉碎!
 
  “你是我父皇,你想怎么叫我,哪有什么恭敬不恭敬的?”
 
  “可那不好吧?”
 
  “我说好就是好!”祁连日斩钉截铁。
 
  “哦----那......小日?”若修然试探着叫。
 
  这简直就是执行命令的扯线傀儡,哪里能盛得下过去那么多言传不得的亲密情谊?
 
  可这毕竟是叫了小日了,总比叫太子好吧?
 
  祁连日没精打采地嗯了一声。
 
  然而若修然却突兀地从被子里跳出来,整个人熊抱住祁连日,这种动作很有若修然天不怕地不怕的个人风格,祁连日心中一喜,他果然是没变的,他只是在和我闹着玩----然后着惊喜还来不及上脸,“我我我我......我再也不敢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你下次别把我一个人扔下了吧,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一串话就砸进了脑袋,瞬间把祁连日那还没来得及成形的兴致砸飞出去。
 
  一叠声的认错,一连串的哀求,若修然梦里说过了,呓语也念过了,现在又提,......祁连日的脑子蓦地回放起他把报国从他身边调走的那个夜晚,他在蟠龙殿初见哭的稀里哗啦,形象全无的那个父皇......他其实不是一般的害怕,害怕蟠龙殿的阴森,害怕一个人的夜......那些原本存在于他的想象却能分分明明的让心寒的东西!
 
  回忆会把一些线索织成遮天的网。
 
  祁连日后悔不迭。这个被他一个恶劣命令吓破胆的父皇,他看着碍眼,想着内疚,听着心疼,这事从一开始就是他小心眼小家子气造成的,是他做事太绝,得解释,得道歉,于是祁连日开口,“父皇,你先放开我!”
 
  若修然盘在他身上的胳膊腿,一下子就硬了,祁连日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嘴上就封个结实。
 
  唔?祁连日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这是怎么个意思?
 
  不过祁连日也没有愣多久,他心里正琢磨呢,且不说这父皇即便在梦中都不忘承诺如果下次在出状况,就用嘴给他吸出来......好吧,得承认,祁连日咋一听的时候心里的确是不纯洁的蠢动了一下的,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联系了若修然现在的行为,祁连日很快就想明白了,若修然恐怕还纠结着这事呢,他想用行动表明他真的是要改好,且不说这改的样子会不会让祁连日满意,不过,先接受了他的投怀送抱也不错,等他以为自己已经原谅了他,那时候再来个出其不意的自我检讨......效果应该比他这么冒冒失失没情没面的道歉更好一些吧?
 
  虽然这样好像有点趁人之危,不过祁连日想,管他呢,只要最后能还我一个通透明朗的父皇,那就怎么都好!
 
  这两人一个着急表明心迹,一个心怀鬼胎顺水推舟,于是吻着亲着,就不可避免的一起翻上床了。
 
  大概是怕祁连日反悔,若修然已落了实地就开始拉扯祁连日的衣衫,可是也不知道他是太虚弱了,还是太惶恐了,一双手抖啊都得半天也没把祁连日的半身衣服扯下来,倒叫祁连日给他扒了个精光,这一下更加着急,可是越急越出错,衣服没扒掉,倒是嗓子眼里呜呜咽咽声先出笼了。
 
  祁连日这下是真的有点左右为难了,唱戏唱全套的话,他现在就不能太殷勤了,可是要是不自力更生......他今天只怕要吃不到啊!
 
  祁连日的脑子里焦急的转着念头人一想事情总会不由自主的散发出一种严肃的气息,若修然正全副精力都用在讨好祁连日上,对这气息,他分外的敏感,当下便弱了气势,有点要缩手缩脚的趋势,等到祁连日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若修然已经是眼眶红红鼻头红红眼珠湿湿的可怜相了,怎么看怎么的让人食指大动。
 
  尤其那怯怯的眼神,与若修然平日里的理直气壮截然两级,勾得人就像不管不顾的压下去,把他揉碎了,彻底弄哭!
 
  可这不是他的本性!祁连日艰难的说服自己,也艰难的把那欲火生生的压下去,父皇现在挑起的不是他的情欲,而是他的凌虐欲,他要是真这么干了,只怕若修然以后都会变成这副摸样了,而他,要一个时时刻刻会被吓哭的胆小鬼做什么?
 
  所以要么父皇主动,要么他就只能苦忍艰忍!
 
  这主意打定,祁连日再怎么急,也只能慢慢熄了自己的心火,他停下动作,在心里苦笑,果然是自作孽,昨天一时冲动,今天就得全部换回去了,还连本带利!
 
  “父皇,咱们聊聊,你别这样,像以前那样,理直气壮的叫小日,理直气壮的骂我是混小子,那样不好吗?我知道我昨天......”祁连日这里尽量挑着不上火的字眼一字一字的往外蹦,若修然忽然在他怀里扭了下,身----
 
  “你别动!”
 
  祁连日哑着嗓子吼完才发现又把若修然给吓到了!可他也是身不由己啊,若修然那一个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动作,把他支起来的小兄弟结结实实的压了一记,挤压的快感差点逼得他伸出手去,这声音好得了吗?
 
  所以这个躺着聊的环境实在是不怎么安全,祁连日想着,我该坐起来,或者站起来,离他远一点才行。可这从若修然身上缓缓直腰的动作才进行了一半,就听到若修然低低的啜泣声在耳边呜呜咽咽地响起。一声一声的凌迟着祁连日的理智,于是这挺腰的动作就卡在了半途,再进行不下去了,祁连日叹了口气,倒回去,把那只大抱熊从背后给抱回来。
 
  “父皇----”祁连日试着让自己平心静气,别那么色欲熏心的,赤裸在抱怎么了?只要我自己坚定就好了嘛!但他忘了,他想清心寡欲做圣人,那也得若修然配合,于是他那个父皇又一次有煽风点火嫌疑的撩人动作之后,他迫不得已的追加了句,“我警告你别乱动!”
 
  过于正经严肃的声音终于让若修然听话了,他瑟缩了一下,然后乖乖的僵硬了身体,弱弱的“嗯”了一声。
 
  所以下面该祁连日接下去说了。
 
  可是该说什么呢?
 
  该先道歉?还是解释呢?如果解释,该从哪说起?是大上次他只是想投桃报李却被若修然误会成了想咬人而恼羞成怒?还是昨天他其实只是呕一时之气?祁连日觉得他这辈子还没这么挫败的欲语还休过。
 
  正在祁连日为该从何说起的问题僵持不下的时候,连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殿下传的午山送来了,是现在就摆进去还是......”
 
  “送进来送进来......”祁连日尴尬之余无比的感激连七的打岔,连忙一叠声的吩咐。而等到连七饭菜摆到尾声,祁连日又想起另一件事,于是吩咐道,“再去催催那边的要熬得怎么样了,赶紧送过来。”
 
  连七答了一声是,落地无声的退下。
 
  被这么一打岔,祁连日的尴尬没见少,酝酿了半天的解释倒更重的卡壳了,到最后再看着若修日那躲躲闪闪的小眼神,更加说不出口,只好吞吞吐吐的挤出一句,先吃点东西吧!
 
  是啊,是该吃点东西,若修然被下了一夜,又混了一上午,肚子里一定空了,祁连日想着,添了一大碗饭给他。
 
  若修然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斜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祁连日恍然大悟,“叫你别动只是在我怀里的时候别......算了,你还是先做起来吧。”
 
  若修然这回倒是听话了,乖乖掀了被子,可他刚刚才出了一身大汗,又躺了这么久,这一下起得猛了,衣服没抓到角人已经先摇晃了起来。祁连日眼疾手快,丢了饭碗冲上去,“慢点慢点,先躺下,休息一下。”
 
  若修然继续乖巧听话!
 
  太乖巧听话了,让祁连日觉得自己现在说什么都像是在欺负人,而且是在欺负一个被他吓破胆的可怜人......所以他踌躇了一下之后自言自语,算了,今天就让他做一次名副其实饭来张口的帝王吧,我来伺候他,全套。
 
  先喂他吃饭,然后喝药,喝药的时候继续以前的喂法?那之后倒是可以顺理成章的亲下去,做下去,虽然有绕回刚刚的法子,不过这个是诱惑,总不是强X了,所以......嗯,耳酣情热的时候解释会不会效果好一点?
 
  祁连日心事重重地转过身去拿碗,围着辈子椅栏而坐的若修然忽然绽开一个鬼鬼祟祟的无声诡笑,挤眉弄眼的。等到祁连日端了饭菜一转身的功夫,那些些诡异的笑弧已经奇迹般的被磨平,恢复成之前的低眉顺眼。
 
  喂食,嗯,其实有点难度,但好在若修然配合得紧,倒也没弄出饭粒掉满地的惨烈,只是若修然那看人眼色下菜碟的眼神实在让祁连日很不爽,那种自己是凶神恶煞不敢不从的见鬼的顺从!
 
  一顿饭若修然吃得极尽小心翼翼之能事,喂得祁连日满肚子邪火恨不得烧垮蟠龙殿的房梁。
 
  什么粉红暧昧全没了!
 
  没关系,没关系,祁连日在心里给自己鼓励,后面还得为药呢。
 
  结果,药碗一端来,祁连日刚说了一声该吃药了父皇,若修然立刻装了弹簧似的扑过来,好像怕被人抢似的,就着他的手咕咚咕咚像喝白开水,一气喝光,还咧嘴儿为了个饱嗝,一口药香喷了祁连日满脸满心。
 
  祁连日这回真的是张口结舌错愕到极点了!
 
  若修然也一脸不明所以的惶恐看着他,终于说了饭后第一句话,“小日,父皇以后都听话,你别再把我丢下了好不好?”
 
  好......个屁啊!祁连日差点骂出来,可是一接触了若修然那副瑟缩的胆怯,终于还是哑了火,“不用,真的不用,你还是以前那样最好,真的,最好!”算我求你了!
 
  “不好!”若修然急得又快哭了,“会把小日惹生气,会把我扔在蟠龙殿的!”
 
  呃......真的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有苦说不出的夹缠不清了!
 
  祁连日想,为什么我就不能干脆点?我的决断我的杀伐哪去了?我处理数万人命的时候的从容哪里去了?为什么只是他的一个不自在表情,一个闪躲的眼神就能让我畏缩不前?三心两意,朝令夕改......得了,这还没挺到晚上就已经接二连三的连改主意了!
 
  若修然还是那副小媳妇的神情,祁连日让他动,他就动,让他躺,他就躺,让他说话,他就开口蹦两个单字,然后小心瞄这祁连日的面部表情,一点点的风吹草动就能让他闭了嘴泫然欲泣!
 
  这日子没法过了,祁连日在脑子里勾勒了一下未来生活的每一天,然后不得不承认,他昨天犯的错误简直就是把他自己的天捅了一个窟窿!
 
  晚上,祁连日想,他的耐性只能坚持到晚上,如果若修然熄灯以后还是这副德行,那他就......就......反正看不到他的表情了,那就做吧,做到他死去活来,做到他告饶不止,就不信那种生----死----关头,他还逼不出他原来的样子,大不了......祁连日咬着牙在肚子里默,大不了让他在上面嘛!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