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皇商 作者:张家小鱼

时间:2017-11-16 11:19 标签: 重生
1 1、零一 穿越,架空 ... 樊幼烨从上辈子开始就叫樊幼烨,在他十岁的时候,善良天真年龄大概小三十的母亲和人搞网恋最后跟人跑了,父亲本来是想拿喝农药以死相逼让樊幼烨他妈妈回心转意,只是当天他爸选的是气温达到三十八度的大夏天,一时抢救不及时最后意
 
1
 
1、零一 穿越,架空 ... 
 
 
  樊幼烨从上辈子开始就叫樊幼烨,在他十岁的时候,善良天真年龄大概小三十的母亲和人搞网恋最后跟人跑了,父亲本来是想拿喝农药以死相逼让樊幼烨他妈妈回心转意,只是当天他爸选的是气温达到三十八度的大夏天,一时抢救不及时最后意外死亡,死亡证明上还写着:自杀!
  
  于是只剩下十岁的樊幼烨抚养四岁的妹妹。
  
  樊幼烨的家庭本来不坏,至少老妈跟人跑的时候还给他留了一台电脑。樊幼烨知道省吃俭用,再加上邻里乡亲七姑八姨的帮忙,最后能够一边上学一边照顾妹妹。
  
  从初中开始,放假的时候就开始在自家门口摆了个小摊卖零食,暗地里卖游戏机卡。销售方向除了对外,还有就是邻居家里打游戏的小胖子,村口上十二岁就会吸烟的二愣子,学校里聚众斗殴被老师叫家长而且为数众多的街华子(小混混)。
  
  樊幼烨的社交范围也就集中在这几个领域,值得庆幸的是在上高中的时候,还依然是乡亲们眼里尊老爱幼的好孩子,老师眼里尊师重道的好学生,妹妹眼里温柔稳重的好哥哥。
  
  这都不算什么,更绝的是樊幼烨最后还考上了大学,还是名牌大学!上学的学费有一部分是学校减免,还有一部分是银行贷款,生活费也来自全村各地。
  
  上学的前一天,邻居家的小胖子、村口的二愣子、学校的街华子都来给他送行,到最后一群奇形怪状的小伙子泪眼汪汪的抱在一起唱《双节棍》。
  
  樊幼烨的一辈子很平凡,很平凡,所以他不懂的是自己怎么好好的就出了车祸,车祸就车祸为什么还要穿越,穿越就穿越你老妈的为毛还要架空!
  
  樊幼烨坐在凳子上摇摆着短小的腿,他现在不是单纯的郁闷的问题了,他现在是憋屈啊憋屈!他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连恋爱都没谈,最后好不容易考上了个大学,还没上一天呢就直接作废了!
  
  不管怎么说,他樊幼烨的现代生活到此为止!
  
  “幼烨,你在这做什么呢?”
  
  樊幼烨抬头,一身飘逸的青衫首先映入眼帘,长发顺着男人弯身的动作从他的肩膀上滑落下来。两只眼睛微微眯着看自己,是他的三叔樊诸轩,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
  
  “三叔,你看春天的花儿多好看!”樊幼烨指了指花园里几簇盛开的迎春花笑嘻嘻的说,谁又知道他的满心惆怅?
  
  樊诸轩沿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是啊,春天来了呢……”
  
  樊幼烨听别人们提起过一些这个三叔的过去,因为樊家是经商世家,到这一代的时候生意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老太太也就是樊幼烨祖母去世之前,曾经给了他一笔钱,当时樊诸轩拿着那笔前就开始到外面历练。
  
  樊家是世代经商,‘历练’也是樊家的传统,孩子长到十六岁的时候就要离开樊府到外面历练两年,两年之后重新回家,到时候会根据各自的表现接受不同程度的位置。说的直接一点,历练是反家人经商之路的开端,过程的好坏不能说明一切,却能给以后的发展带来不小的影响。
  
  只是樊幼烨这个三叔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从一开始最喜欢的就是那些诗词歌赋之类的文雅事物,当然这样的人做生意也不会有什么可喜的下场。
  
  果然,两年之后,樊诸轩两手空空身无分文的出现在樊家的大门口,而且从那之后病倒了很长时间,病好之后精神也大不如从前,常常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说一个人对着围墙一站就是好几个时辰,将花瓣一片片撕碎然后扔进小河里……
  
  大家都说好好的一个佳公子就这么毁了。
  
  但是没有人知道樊诸轩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樊诸轩的大哥樊诸沅,也就是樊幼烨的现任老爹也没问,所有人也都只当他是生意失败,精神上受了打击。
  
  樊诸轩二十岁的时候,已经成婚的年龄,但是他还是毫无动静,三姑六婆上来说亲的也不在少数,不管是看中樊家家产的还是敬慕樊诸轩文采的,一概被拒之门外,就这样过来两年的时间,来提亲的人慢慢也少了。
  
  樊诸轩终于成了一个理所应当的单身汉,只是现在走在大街上还是有小姑娘拿花砸他。
  
  樊诸轩从外面回来之后,老太太已经去世,樊诸沅当时也已经收纳了樊家的大部分财产,看到自己弟弟这样子,本来还想让他进商行的想法也慢慢熄灭了,毕竟不适合的事情只会给两方徒增苦恼。
  
  樊诸沅不是死脑子的人,不像老太太那样,认为只要是樊家的人就必须要经商之类的,于是就给了樊诸轩一处院子,就算是不成家以后也算是他的私有财产。
  
  樊诸轩平时还是住在樊家大院里面,主要是这里的人多平时也热闹一点,这也是樊诸沅的意思,主要是害怕这个弟弟忽然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到时候一个人住在冷清的院子里没人知道,对此樊诸轩也并不推辞。
  
  凭借樊幼烨这段时间和樊诸轩的认识,他可以确定樊诸轩在那两年里肯定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至于是怎么个不得了也不清楚,至少对这个温雅男人的精神打击是巨大的。
  
  看到樊诸轩对着迎春花笑了笑,樊幼烨当下拉了拉他的衣角,道“三叔笑起来在真好看,三叔平时应该多笑笑的。”
  
  只是这换不说还好,下一刻樊诸轩的笑就消失了,将幼烨从秋千上抱下来,给他扯了扯衣角,“去你爹爹的书房吧,大哥刚才找你呢。”
  
  樊幼烨也不多说,点点头就往樊诸沅的书房走去,长廊拐弯想地方还是回头看了一眼,樊诸轩还正看着那抹淡淡的亮黄发呆。
  
  樊幼烨坐在大厅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有油光满面的也有满脸愁容的,现在他们都在做着差不多的事,就是向樊诸沅汇报这个几个月各个商行工作。
  
  樊幼烨现在扮演的是个十二岁的旁观者,两只眼睛一眨不眨,他明白如果自己要做望子成龙的那条龙的话,现在就要开始做铺垫。只是还要做到恰到好处,不能太过火也不能太废材,很长一段时间樊幼烨都沉寂在这种角色的转化以及尺度的拿捏之中,现在基本上也算是炉火纯青了。
  
  只不过这个年代的十二岁和共和国的十二岁还是有差距的,幸运的是樊幼烨从十岁就开始抚养妹妹,十几岁的年龄做什么不做什么也都知道,什么时候装无知什么时候拌好奇也都是按照上辈子邻居家十六岁的小胖子做标准,这样误差应该就不会很大……
  
  樊诸沅处理事情的率在这个年代算是很高了,但是要和现代人比起来就不是一个层次的,等到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樊幼烨就算是在努力还是止不住的开始打呵欠。
  
  樊诸沅看着儿子笑了笑,放下手里的账单将樊幼烨抱到自己腿上,说“幼烨啊,以后做爹爹这个位置好不好?”
  
  “好!”樊幼烨满脸天真的说。
  
  这种语气在这些人眼里看来顶多算是童言,没几个人会当真。不过樊诸沅显然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根本就不考虑一个十二岁孩子的话可信度是多少,眼里的光芒还是深沉如往昔。
  
  樊幼烨是樊诸换唯一的儿子,这也就是说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他没什么竞争对手,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下一任当家人就是他。樊幼烨的母亲是小妾,不是这樊家大院里最有权的女人却是他最爱的,只是天公不作美,在生樊幼烨的时候难产而死。
  
  之后,樊诸沅把刚刚出生的樊幼烨交给了他的夫人,也就是樊家大院的当家主母,王传灵。
  
  樊诸沅和王传灵的感情并不好,这也是为什么王传灵到现在仍旧无所出的原因之一,王传灵的本家也是商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官商,两人当初的结合也是充满了商业的利欲与悲哀。
  
  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感情上的缺失,樊诸换把刚出生的幼烨交给了这个女人,从另一方面也是在宣布,王传灵这个当家主母的位置是稳固的,并且会一如既往的稳固下去。
  
  樊幼烨还有一个比他小四岁的妹妹,仍就是樊诸沅的小妾所生,名字叫樊幼珊,母亲是当地的一户平常人家,无大碍。
  
  樊家生意做得很大,从丝绸、茶叶到古董、田地都有涉及,樊幼烨又是他唯一的儿子,除了樊家老二樊诸换,所有人都相信他继承这份家业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过事实却不总是按照人预料的那个方向发展。前面也说过,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樊幼烨这辈子是衣食无忧的,但这个结论是建立在前面的‘如果’这两个字上的。
  
  这个国家的国号为里,当今皇族姓氏为霍,皇帝名为霍德,国号昌远。这些本来和樊幼烨没什么关系,只是错就错在当今的皇帝不得人心,民间已经开始怨声载道,再加上樊诸沅平时工作的时候也对他没什么避讳,樊幼烨也大概的猜到,里国的亡国之日,指日可待。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