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复唐+番外 作者:云长歌(二)

时间:2019-05-03 08:19 标签: 豪门世家
第66章 李从嘉在听到门房战战兢兢说有两个衣着破烂的和尚要见他的时候, 还略有些奇怪, 等门房形容了一下两个和尚的样貌之后, 他嘴里的一口茶水就忍不住喷了出去。 尼玛,这形象不是释青松和释炎烈吗? 李从嘉连忙让人把他们请进来, 最近这些事情一出接一出,

第66章

  李从嘉在听到门房战战兢兢说有两个衣着破烂的和尚要见他的时候, 还略有些奇怪, 等门房形容了一下两个和尚的样貌之后, 他嘴里的一口茶水就忍不住喷了出去。

  尼玛,这形象不是释青松和释炎烈吗?

  李从嘉连忙让人把他们请进来, 最近这些事情一出接一出,他都快把那些和尚给忘记了,不过也因为释雪庭之前说过了释青松他们已经找到了一家寺庙安身, 所以李从嘉也就没再担心他们。

  再次见到释青松和释炎烈, 李从嘉不由得为这两位感到心酸:他们穿的比上次在大牢里时见到的还不如!

  释青松见到李从嘉之后,脸上的表情倒也应了名字, 真的轻松了不少。

  “总算是再次见到郎君了,不,是大王。”释青松合掌躬身。

  李从嘉脸上带着愧疚之色:“是我不对,行事匆忙,未曾来得及去给几位添些香油钱。”

  释青松含笑说道:“大王不必自责, 若非有要事, 我等怕是不会从九华山出来。”

  李从嘉略心虚问道:“可是有关释雪庭法师的事情?”

  他把人家徒弟给支使走了,都没有跟人家师父说一声, 好像是有点……不太厚道啊。

  释青松表情慢慢变得严肃起来:“没错, 大王可知他现在身在何处?”

  李从嘉有些不好意思:“这个……真不知道。”

  虽然天快亮的时候释雪庭才从他这里离开,但是释雪庭会去哪里, 往哪里走他还真不知道,他也没打算去问,他觉得释雪庭应该能够判断出最好的路线, 他既然不能跟着也就不瞎指挥了。

  释青松面色凝重,显得有些激动:“那四千兵马可是在他手上?”

  李从嘉点了点头补充了一句:“不是四千,是两千多。”

  释青松果断说道:“不能让他带兵!”

  李从嘉惊讶:“为何?雪庭法师做的不是很好?大师不信他?”

  释青松摇了摇头:“谁都可以,只有他不行,若是大王需要人来带兵,我可以让炎烈或者雪河过去,释雪庭必须回来。”

  李从嘉眼中慢慢浮现出一抹狐疑之色:“为什么他不行?在我看来,无论是炎烈大师还是雪河法师,在练兵的天赋上,似乎都不如雪庭法师。”

  释青松沉默半晌,最后才叹气说道:“释雪庭……心里有一头猛兽,那头猛兽是万万不能放出来的。”

  李从嘉听得新鲜,不由得笑道:“哦?放出来会怎么样?”

  释青松一字一顿说道:“天下大乱。”

  “哈哈哈哈。”李从嘉终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天下大乱?大师觉得现在还不够乱吗?”

  释青松表情平静:“如果不把释雪庭心中的猛兽放出来,这个天下很快就会平静了。”

  “不会的。”李从嘉收敛笑容:“十年,至少还要动乱十年,大师真的觉得周国皇帝有天下之主的命格吗?”

  释青松摇了摇头:“他没有。”

  李从嘉点头:“是的,他没有,他的儿子也没有。”

  释青松脸露惊奇:“没想到大王居然也精通此道?”

  李从嘉心说,不,我只是知道历史进程然后在唬你而已。

  不过表面上却说道:“不,我不懂这些,甚至以前也未曾涉猎,我只是知道赵匡胤并非久居人下之人,郭荣如今身体不适,他的儿子柴宗训年纪幼小,而赵匡胤手握兵权,主少国疑,这很难猜吗?”

  释青松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赵匡胤?赵匡胤已经被贬,如今手中兵权大不如前,他又能如何?”

  李从嘉瞪大眼睛:“什么?郭荣贬了赵匡胤的官职?”

  释青松问道:“大王不知?”

  李从嘉靠在椅背上,忍住了没让自己笑出来:“我这些日子深居简出,还真不知道,不管怎么说,大师也太过杞人忧天,周国皇帝若是还能撑便罢,若是驾崩,周国必定会内乱一阵,在这种时候他们也未必还有心力去攻打别的国家。”

  释青松摇头:“不行,释雪庭不能带兵,还请大王告知我他的下落,我亲自将他带回来,否则,将来大王必定会后悔的!”

  李从嘉问道:“你为什么对自己的徒弟这么没有信心呢?”

  释青松一脸忧愁:“他的命格本不该如此,如今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大王,让他带兵真的会出大事情。”

  “只要他不被发现,不被打的全军覆没,那就不算是大事情。”李从嘉笑吟吟地看着释青松问道:“大师精通相面,那为何不帮我相一相?”

  释青松微微一愣:“这……”

  李从嘉挑眉:“看来是已经看过了,如何?我的命格原本是什么样的?”

  释青松低声说道:“大王有人主之相。”

  “也有阶下囚之相吧?”李从嘉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释青松仔细看了一眼李从嘉,眼中略显疑惑:“没有……大王为何如此想?”

  李从嘉叹气说道:“曾经有人给我相面,说过此事,然而如今你却说没有,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们其中有一个是骗子或者学艺不精,另外一种就是……命是可以改的!”

  释青松身体一震,紧抿嘴角半晌之后才说道:“别人都可以改,唯独释雪庭不可以,大王,你真的放心将兵权交给他吗?若他背叛你,你又该怎么办呢?”

  背叛?

  李从嘉的确应该担心,将手中仅有的兵权交给一个人,的确很容易被释雪庭取而代之。

  只是一想到这两个字,李从嘉的脑海中就浮现出昨晚释雪庭出现在他窗外的情形,不由得心头一软:“我的命都是他救得,那支兵他也付出过不少心血,他若想要,拿去就是,有什么怎么办的呢?”

  李从嘉想到这里,不由得心胸开阔,的确,他只是不想成为阶下囚惨死,至于做不做皇帝是无所谓的,所以哪怕释雪庭真的取而代之,他也没什么不甘心,释雪庭已经帮了他很多,更何况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打仗。

  释青松听了之后脸上居然浮现出惊恐的表情,他甚至不顾身份冲过来,握住李从嘉的胳膊说道:“不……大王,你就让他跟我走吧,佛门才是他的最终归宿,不能让他拿到任何权利!”

  李从嘉扭头看向释青松问道:“你在怕什么?释雪庭身上……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释青松表情扭曲,甚至带着一些凶恶说道:“这些不是你该知道的!把他交出来!”

  李从嘉吃痛,愤怒地看着释青松说道:“你疯了!”

  释青松不仅没有松开他的胳膊,甚至另一只手也攥住了李从嘉的脖子,不停的念叨着:“把他交给我!交给我!”

  尼玛,释青松这个样子简直可怕!

  释炎烈似乎被释青松吓到,过了好半天才冲上来说道:“师兄,师兄你清醒一点!这是越王殿下!”

  释青松似乎什么都听不到,状若疯魔说道:“你把他交给我,我一定要得到!”

  得到?得到什么?

  李从嘉被掐的难受,逼出了一句:“来人!”

  柳宜一直在外面,此时冲进来之后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喊道:“来人啊,有人行刺!”

  护卫们来的很快,释青松的力气很大,五六个护卫外加释炎烈一起才将他拉开。

  李从嘉捂着脖子在那里咳嗽,看向释青松的目光中带着些许惊慌,他怎么都没想到释青松会突然发疯,这是搞什么?

  柳宜在旁边声嘶力竭地喊着:“把这两个贼人给我带下去,严加审问,看他们是谁派来的!”

  释炎烈一听,立刻说了句:“大王,今日对不住了,但还是请你相信师兄,他有苦衷的!”

  释炎烈说完就带着释青松一路打了出去,李从嘉这些百里挑一的护卫,二十个都打不过人家一个,他们手里还拿着武器!

  柳宜气急败坏,李从嘉摆了摆手说道:“别闹大了,让他们去吧。”

  柳宜十分不甘心:“可是……”

  李从嘉摇了摇头说道:“算了。”

  他不知道释青松为什么突然发疯,之前释雪庭也不是没有领过兵,怎么这次这么反常?还是有人跟释青松说了什么?

  柳宜跑去尚药局喊来了奉御,这一下子相瞒也瞒不住,宫里很快来人询问到底是何事。

  李从嘉颇为头痛,只好在李弘冀过来看他并且询问的时候随口说道:“是之前帮过我的山匪,虽然他们身份不光明,但终究帮过我,我就让他们入府了,没想到他们居然想要我的命。”

  李弘冀脸上略有些无奈:“你啊,就是太过心软。”

  李从嘉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李弘冀只好说道:“你好好休息,贼人必然跑不了多远,早晚能抓到的,你也不必担心。”

  李从嘉心说我才不担心呢,你们抓不到才好,如果抓到了……

  行刺亲王,这个……好像是……死罪啊。

  这样一想,李从嘉又有些坐立不安,不管怎么说释青松到底帮过他不少,他虽然不愿意相信释青松所说,却也不希望释青松被抓走。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