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复唐+番外 作者:云长歌(三)

时间:2019-05-03 08:20 标签: 豪门世家
第106章 李从嘉回到酒泉的时候, 内阁辅臣和周娥皇亲自出迎。 李从嘉远远的就看到了周娥皇身后跟着几个美貌小娘子, 颇具西域风情, 心下狐疑,顿了顿却没说什么。 他需要先慰问大臣们, 跟他们沟通完了,然后再跟周娥皇说话。 周宗等人看到李从嘉虽然脸上略带疲

第106章

  李从嘉回到酒泉的时候, 内阁辅臣和周娥皇亲自出迎。

  李从嘉远远的就看到了周娥皇身后跟着几个美貌小娘子, 颇具西域风情, 心下狐疑,顿了顿却没说什么。

  他需要先慰问大臣们, 跟他们沟通完了,然后再跟周娥皇说话。

  周宗等人看到李从嘉虽然脸上略带疲倦,但精神还不错, 就知道这一趟出使结果很不错。

  周宗带头说道:“臣等无能, 以至殿下奔波。”

  李从嘉笑着说道:“我若不亲去,怎么表达出我们的诚意呢?”说完又问道:“最近酒泉如何?前线如何?”

  酒泉自然是一切无恙, 至于前线就是李平上前汇报说道:“日前得到战报,宰执和上师联手推进,已占领二十余城。”

  李从嘉喜道:“如此说来,归义军怕是要扛不住了吧?”

  李平也笑道:“宰执和上师用兵得当,臣自叹不如。”

  李从嘉摆手:“不必谦虚, 走吧, 先进城。”

  站在城门口也只能是先问候一下大致情况,看看有没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 现在看来是没有的, 李从嘉也就能先回侯府梳洗休息一下,等明天议事。

  回到侯府之后, 周娥皇一直跟在李从嘉身边,她身后的那几个小娘子也跟着她,如此反常, 李从嘉就知道那几个小娘子的出现肯定有什么说法。

  李从嘉洗漱完毕之后,扫了一眼那几个小娘子,发现她们看着自己的目光都含羞带怯,不由得起了一身j-i皮疙瘩。

  “我与娘子说说话,无关人等先散了吧。”李从嘉无视那些小娘子幽怨的眼神,坚持让春生将人都带了出去。

  人走了之后,没等周娥皇开口李从嘉便问道:“这些人哪里来的?”

  周娥皇面无表情说道:“是阿翁帮您纳的妾室,都已经给了封号,一个良娣,三个孺人。”

  李从嘉不可置信地问道:“什么?”

  周娥皇抿了抿嘴,虽然跟丈夫关系算不上和谐,但是后院被塞进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她也是不开心的,此时见到李从嘉皱眉,她又解释道:“良娣是龙王之妹,另外三个孺人皆是肃州大臣之女。”

  李从嘉听了之后快要气疯了:“他有病吧?”

  周娥皇震惊地瞪大眼睛看着李从嘉,她虽然也对李璟不满,但万万没想到李从嘉居然敢这么说李璟,严格来说,这已经是不孝了。

  然而李从嘉此时已经不知道该骂谁了,就没听说过父亲帮儿子纳妾的!

  正妻就算了,订亲下聘都是需要父母出面,毕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纳妾……一般正经人家,就算是母亲都不会过多干预儿子后院的事情。

  李璟此举简直……闻所未闻!

  李从嘉知道李璟肯定会说这是为了他好,联姻是很平常的政治手段。

  然而李从嘉根本不敢去想等释雪庭回来之后,发现他妻妾成群,擦,他这辈子是别想抱得美人归了吧?

  更何况,李璟是真的脑子有病,龙王之妹哦,肃州的公主哦,给一个侯爷做正妻都使得了,现在给他做妾?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权倾朝野要篡位是不是?

  MD,郭荣都死了,李璟怎么还活着?按照历史记载,他去年就该挂了啊!

  李从嘉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转头就直奔正院而去——李璟和钟皇后住在那里。

  李从嘉过去的时候,钟皇后正在侍弄花木,而李璟……在跟好几位美人嬉戏!

  人渣!李从嘉压抑住脾气,先去见了钟皇后,钟皇后见到他之后,便说道:“为了那几位小娘子来的吧?”

  李从嘉气愤道:“阿爹此事办的太没规矩!”

  钟皇后此时已经当老公是死人,也不计较儿子出言不逊,只是说道:“你阿爹也是为了你好。”

  李从嘉神色冰冷:“那可是公主。”

  钟皇后透了个口风:“此事龙王也愿意,否则,怎么会如此顺利?”

  李从嘉理智回笼,直觉这事儿不对,龙王?龙王为什么会同意?这种事情怎么看怎么掉价啊!

  不过他还是要去喷他爹才行,他必须压制住李璟,然后再去思考怎么去处理那些小娘子。

  钟皇后看着李从嘉面色不善,犹豫说道:“我不是为你阿爹说话,只是……这些时日我们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道是你与上师太过亲近……”

  钟皇后剩下的话没说出来,李从嘉已经一身冷汗,强说道:“我与上师亲近又如何?他总是我的救命恩人。”

  钟皇后无奈:“哎,不是那回事,圣人是担心你们有私情。”

  李从嘉冷笑:“阿娘也说了是风言风语,没有点证据的事情就胡乱猜疑,哪里还有圣人的样子?”

  钟皇后见李从嘉一脸正气,心中的怀疑也随着消失不见,估计两个人是真的没什么,否则李从嘉不可能这么镇定。

  她不知道李从嘉的确是没有任何心虚,前些日子那晚的亲密他一直都当自己喝醉了在做梦!

  要是他跟释雪庭真的有私情,估计他能乐疯!

  李从嘉安抚钟皇后了两句,转头就直奔他爹的房间,也不在意里面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直接推门而入。

  他这个举动没把李璟怎么样,倒是将那些衣不蔽体的美人吓的不轻,纷纷找衣服裹住身体,当然也有一些胆子大的,只用轻纱裹住身体,眼神仿佛小钩子一样,一下一下的勾引着李从嘉。

  李从嘉目不斜视,只是脸色不虞地盯着李璟,李璟喝了些酒,反应有些迟钝,过了好一会才发现李从嘉过来,直接将酒杯冲着李从嘉扔过去:“放肆!”

  也不躲,反正李璟喝醉之下也没什么准头,只是说道:“阿爹的好意,儿子心领了,只是我不同意,甭管是谁家的小娘子都别想留下来,阿爹以后也不要再cao心此事了。”

  李璟气得眼睛通红,气喘如牛:“孽子!整日跟个和尚厮混,你不配做太子!”

  李从嘉面露轻蔑:“阿爹喝多了,来人,去弄完醒酒汤来。”

  虽然是在李璟的院子里,但是李从嘉说话没人敢不听,一碗醒酒汤灌下去之后,李璟稍微清醒了一些,刚刚因酒而壮起的胆子,又缩了回去,整个人都怂成了一团,强说道:“你……你这个不孝子,你这是要绝我李家的后啊!”

  李从嘉翻了个白眼说道:“阿兄身体康健,大郎也能说会走,哪里来的绝后?我看阿爹是喝醉了!”

  李璟缩了缩,生怕李从嘉再让人灌他一碗醒酒汤,那东西的味道实在是不怎么样。

  李从嘉见李璟清醒过来,看着他的目光也带着些许恐惧,不由得扬起下巴说道:“阿爹年事已高,还是以安养为要,这些美人……”

  李从嘉扫了一眼那些女娘,此时已经没有一个女娘想要勾引他,甚至连目光都不敢跟他接触,生怕被拿去人道毁灭。

  李璟此时是真的清醒了,他哆嗦了一下,知道李从嘉这是发了狠,他c-h-a手李从嘉的后院,那李从嘉就会让他没有后院!

  李璟满心憋屈最后还是说道:“罢罢罢,以后你的事情我不管便是,你自己好自为之!”

  李从嘉说道:“希望阿爹言而有信。”说完便行礼离开,连门都没给关= =。

  李从嘉出去之后看到满脸担心的钟皇后,心下一暖,比起李璟,钟皇后虽然没什么存在感,却从来没有给他拖过后腿,他不由得问道:“此地人满为患,阿娘住在这里实是委屈了,要不要换个地方?朝露殿那里就不错,正好跟娥皇挨着。”

  钟皇后在这里住着早就憋屈的不行,此时听了之后,自然是千肯万肯。

  李从嘉吩咐下去让人帮钟皇后收拾屋子收拾行李搬家,他自己……则要去头疼怎么去安置那些小娘子。

  其实除了公主的存在比较棘手之外,其他人都还好,然而李从嘉一个也不想要,只有周娥皇的话,他跟周娥皇之前关系不睦,就算他不去亲近周娥皇,对方也不会说出去,毕竟这么多年她都守口如瓶,而且他们两个还有一个孩子,谁都不会怀疑李从嘉有问题。

  但是后宫这么多美人,他都放着不去亲近,那就会出问题了,现在李璟和钟皇后还只是怀疑他跟释雪庭有染,到时候只怕就肯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了。

  李从嘉倒是不担心有什么风言风语,反正现在应该没人敢说到他面上,他还能利用这些流言来试探释雪庭。

  可他又担心有了这样的传言,会有人想要干掉释雪庭,毕竟他跟释雪庭身份地位不对等,或许很多人只会觉得是释雪庭勾引他。

  哎,如果释雪庭真的来勾引他就好了。

  李从嘉脑子里想着有的没的,一会去就看到周娥皇还在他的院子里,见到他就问道:“殿下今晚可要良娣侍寝?”

  李从嘉十分头疼:“不要!备车,我要入宫!”

  周娥皇见李从嘉这个样子,虽然心中奇怪,但也松了口气,她现在真的担心李从嘉喜欢某个美人,然后对方再诞下个小郎君,到时候……李从嘉若是想要扶持自己儿子上位,李仲寓就是个天然的绊脚石。

  或许,该让李仲寓跟李从嘉亲近亲近了,周娥皇看得出李从嘉对李仲寓的确不是很亲近,但也不讨厌,相反在陪着李仲寓玩的时候还很有耐心,人都是感情动物,周娥皇能做的就是背靠娘家,然后让儿子跟李从嘉培养出感情,要不是目前内阁辅臣家中没有合适的小娘子,周娥皇都想给李仲寓定下一门亲事了!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