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复唐+番外 作者:云长歌(七)

时间:2019-05-03 08:23 标签: 豪门世家
第268章 释雪庭看着李从嘉半晌没说话, 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从根本原因上来说, 其实跟他没关系, 无论是亚泽王还是拉萨王都已经老了,要不然也不会开始寻找继承人, 只不过,说完全没关系好像也不是。 毕竟释雪庭一手推动了亚泽三个王子之间的斗争,

第268章

  释雪庭看着李从嘉半晌没说话, 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从根本原因上来说, 其实跟他没关系, 无论是亚泽王还是拉萨王都已经老了,要不然也不会开始寻找继承人, 只不过,说完全没关系好像也不是。

  毕竟释雪庭一手推动了亚泽三个王子之间的斗争,将他们以前的暗斗都变成了明争, 亚泽王的身体也是被儿子们气到不行才进一步恶化, 当然这里面说不定也有什么人的手笔,具体释雪庭也不知道, 当然他也不用去知道。

  过了好半晌释雪庭才说道:“大概……有关系吧。”

  李从嘉忍不住笑出声:“好了,不管有没有关系,现在拉萨王去世,信任拉萨王是谁?态度怎么样?”

  释雪庭四下看了看,发现李从嘉的帷帐还是比较大, 防护措施很到位的, 至少他们两个在里面做什么……只要不发出很大的声音应该就不会引起别人注意。

  于是释雪庭凑过来抱住李从嘉,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李从嘉跟释雪庭分别多日, 在看到释雪庭那一刻整个人都变得温温软软, 此时被他这么一刺激,直接腰一软, 整个人靠在释雪庭身上,一时之间那些红尘纷扰尽褪,他没有再提那些事情, 也不想提,只想跟释雪庭安安静静的在一起。

  他们两个人这样相处的时间太少,或者说这个国家留给他们抛开一切相处的时间太少,哪怕有一丁点李从嘉都会特别珍惜。

  释雪庭仿佛也感受到了李从嘉这种情绪,只是静静抱着他也不说话,是不是轻啄他两口,却没有深入——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毕竟只是帷帐,隔音还是很差,外面站着的春生桃符无所谓,但是如果让那些巡逻的听到了,恐怕要出事。

  李从嘉被他撩拨的不上不下,想要继续却必须克制,最后一生气也咬了释雪庭一口。

  不重,倒是一只撒娇的猫,释雪庭喉咙里溢出低低的笑声,抱着李从嘉往下一倒,两个人就躺在了床上。

  他们互相抱着过了好一会,直到春生和桃符实在忍不住低声问李从嘉要不要洗漱,这才分开。

  刚刚那股情绪过去之后,无论是李从嘉还是释雪庭都理智回归,那种感觉虽然好,但他们两个谁都不是能够肆意妄为的人,或者说还没有到能够肆意妄为的时候。

  洗漱过后,李从嘉窝在释雪庭怀里,听他叙述在吐蕃发生的一切,心也随之忽上忽下。

  他之前放释雪庭出来是因为根据以往经验,应该不是特别危险,或者说他对这方面不是很懂,却愿意相信释雪庭。

  毕竟如今的大唐还没到释雪庭必须牺牲x_ing命完成这个任务的程度,然而他真的没想到释雪庭居然这么拼命。

  释雪庭将事情说完之后,补充道:“那尊佛像如今似乎是在雅隆觉阿王的人手上,还没送到匹播城,应该还在争夺之中,只是不知道拉萨王系和亚泽王系还有没有能力去争。”

  他说完之后等了好一会都没有得到李从嘉的回答,本来以为李从嘉睡着了,低头一看却发现李从嘉正窝在他怀里抬头瞪着他,眼中的不满显而易见。

  释雪庭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不满,只好说道:“不要生气,我有分寸。”

  他让李从嘉不要生气,可李从嘉听到这句话反而更生气,直接一翻身骑在释雪庭身上,俯下身,一手撑在释雪庭头边,一手戳着释雪庭脸上尚未好全的伤疤,压抑着怒气低声说道:“这叫有分寸?”

  释雪庭心中一阵叫苦,他跟李从嘉分开好多天,一直处在禁欲状态,刚刚为了不冲动都没敢跟李从嘉多么亲近,现在李从嘉骑在他身上……从视觉到知觉都在刺激着他。

  释雪庭握住李从嘉的腰本来想要让他先下去,然而哪怕有柔软布料隔着,他也能轻易感受到对方紧致柔韧的腰身,还有在寒冷夜晚异常引人遐想。

  释雪庭觉得他有点要忍不住了,可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瞪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在质问他,释雪庭甚至能够感受到李从嘉温热的呼吸吹拂在他脸上。

  李从嘉等了半天没有回答,顿时更加生气,但又不知道怎么好,打?不说打不打得过的问题,他也舍不得啊。

  然而他这种有点急有点气还有些无可奈何的表情引得释雪庭更加抑制不住。

  他干脆也不在抑制,伸手探进李从嘉亵衣之内,感受与想象中一样的滑腻手感。

  李从嘉刚刚已经稍微感受到了释雪庭身体上的反应,本来想要拍拍他胸膛让他严肃一点,先老实认错保证下次不冒险才行,结果被释雪庭这一摸,整个人都有点迷迷糊糊,支撑着身体的那条胳膊忽然就没了力气,整个人趴在释雪庭身上细细喘息。

  释雪庭按耐住自己的冲动,一点点的品尝怀里的美味,等到李从嘉整个人都快软成一滩水的时候,这才翻身开始正餐。

  李从嘉虽然已经有些迷糊,但脑子里还有一根弦,那就是不能发出太大声音让人听到,所以全程都在压抑自己,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隐秘的情事太过刺激。

  越是这样他反而越是情动,到后来释雪庭真的是克制克制再克制才没有一直折腾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醒来,李从嘉只觉得整个人都是酸软的,好在皇帝能坐车才不至于出丑,然后他还十分淡定的以商谈事情为由把释雪庭也带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之后,李从嘉整个人都瘫在那里仿佛一只废猫,十分不满地瞪着释雪庭说道:“都怪你。”

  释雪庭轻笑一声:“明明到最后是你一直缠着我不让我出来。”

  李从嘉脸上一红,在晚上的时候他可能会放的比较开,而且那种时候都全凭本能,再怎么热情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到了白天回想起来就会觉得有些难为情了。

  释雪庭伸手一点点的帮他按摩,消除昨晚因为情事太过激烈引起的不适,嘴里继续说道:“昨晚太突然,有些事情还没有跟你说。”

  释雪庭这个突然用的实在是巧妙,又一次暗示是李从嘉主动,搞的李从嘉很想挠他两下,他之前明明是在质问释雪庭的!

  释雪庭自己起了反应反而倒打一耙!

  只不过李从嘉此时整个人都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只好哼了一声说道:“还有什么说的?”

  释雪庭说道:“拉萨王已经去世,但是到现在新任拉萨王还没有派人来向你报告,这本身就有问题。”

  李从嘉半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昨天胡闹的他把正事都忘了,他问道:“亚泽王和拉萨王去世多久了?”

  释雪庭微微回忆一下:“拉萨王是在上个月的十五去世的,亚泽王比他早一个月多一点,是在上上个月的初十。”

  李从嘉轻笑一声:“这俩人到还是难兄难弟了。”

  释雪庭继续说道:“就算是拉萨王去世的时间到现在也将近一个月,如今你所在的位置距离逻些城已经算不上远,他们却还没有给你消息,恐怕有诈。”

  李从嘉眯着眼想了想,忽然坐了起来,将春生喊进来说道:“去通知下面人,告诉他们准备扎营。”

  释雪庭没有意外,如果李从嘉不这么做,他也准备劝一劝的,现在吐蕃情势未明,贸然过去只怕有会出问题。

  下面人都有些意外,这次跟着来的赵匡胤直接过来询问李从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当赵匡胤看到释雪庭的时候就准备转头离开了,他知道肯定是释雪庭带来了什么消息,这才让李从嘉匆匆下了扎营的准备。

  当然他刚进来,怎么也要跟皇帝打个招呼再说,所以他在行礼之后问了一句:“陛下,是要长期扎营吗?”

  不得不说,有一个聪明的手下比一个笨拙的省心太多,赵匡胤只是从蛛丝马迹之中就推测出了吐蕃那边出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不能继续前进,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李从嘉想了想说道:“找好地形,也不用做太长期的准备,若是不妥,我们直接打道回府。”

  赵匡胤嘴角一抽,难道不应该是解决问题,然后继续前往目的地吗?怎么转头就变成了打道回府?能不能有点坚持啊陛下?

  陛下没有坚持,陛下此行心愿基本已了,没啥坚持了。

  毕竟他虽然嘴上说的大义凛然,然而那都是糊弄下面人的,他主要目的就是过来看释雪庭,释雪庭不能回来,那他就想方设法过来喽。

  本来李从嘉以为要到逻些才能看到释雪庭的,没想到释雪庭主动找了上来,这样那么逻些去不去都无所谓,他对于主持吐蕃那个什么雄鹰会没什么兴趣。

  吐蕃大一统不符合大唐的利益,他们越乱,大唐才能在其中浑水摸鱼,当然吐蕃乱起来,那么能够浑水摸鱼的就不仅仅是大唐,到时候大唐能不能捞到最大那条鱼还说不好。

  赵匡胤忍住了心中的疑问,没有问出口,转头就去安排扎营的事情。

  他走了之后释雪庭才说道:“怎么让秦国公跟来了?”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让一个国公这么鞍前马后的忙活都不太对,应该再选一个合适的人。

  李从嘉摊手:“他自己非要跟来,还说在长安呆的骨头都长毛了,我不让他来,他都要在宣政殿撒泼打滚了,我能不同意吗?”

  释雪庭脸上的表情绝对是哭笑不得,他实在没办法想象赵匡胤在宣政殿撒泼打滚的情形,毕竟那可是宣政殿,如果是在李从嘉的书房倒是还有可能。

  李从嘉又低声说道:“不过我觉得赵匡胤非要跟出来也是有目的的。”

  释雪庭有些意外:“什么目的?”

  李从嘉说道:“提醒我不要太晚回去啊,否则会耽误大郎的婚仪。”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