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小贼别跑,乖乖躺好 作者:幽玄灵

时间:2019-05-03 08:24 标签: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甜文
文案: 陈梓陌为了心心念念的萧然放着京城的大理寺少卿不做,却回了青州做知县,不想心上人不好好安分地当他的萧家小少爷,居然在暗地里学人司空靖当起了侠盗!大人,这人我们是抓还是不抓啊?耿直的侍卫黎落问道。抓!当然要抓!陈梓陌咬牙切齿道,抓到了要

文案:

陈梓陌为了心心念念的萧然放着京城的大理寺少卿不做,却回了青州做知县,不想心上人不好好安分地当他的萧家小少爷,居然在暗地里学人司空靖当起了侠盗!“大人,这人我们是抓还是不抓啊?”耿直的侍卫黎落问道。“抓!当然要抓!”陈梓陌咬牙切齿道,“抓到了要让他一辈子都跑不了!”

腹黑县太爷攻X傲娇小少爷受,1V1,温馨向,HE。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梓陌,萧然 ┃ 配角:南宫殇,南宫庆,司空靖 ┃ 其它:温馨,1V1,HE

第1章 第一章:贬谪

  “哈哈哈哈哈哈,梓陌,朕没有听错吧,你刚刚说了什么?”坐在龙椅上的年轻皇帝笑的东倒西歪,全然不顾帝王之仪。

  “臣请愿,下派至青州县衙做知县。”陈梓陌再次开口,一脸的严肃正经。

  南宫殇脸色微变:“陈梓陌啊陈梓陌,你放着京城大理寺少卿的职位不做,偏要跑到穷山僻壤去做个九品芝麻官,你把朕的皇家颜面放哪里了!”

  “皇上,臣绝对没有亵渎皇恩的意思,只是。。。”陈梓陌低头,不知该如何辩解,只要是牵扯到那人,自己总是变得不那么理智。

  “朕知道,只是你舍不得心里惦记的那个小少爷,是么?”南宫殇笑得甚是不怀好意,陈梓陌啊陈梓陌,你这么个翩翩公子,居然败在了一个无所事事的小少爷身上!

  “皇上英明,还请皇上恩准。”陈梓陌一脸的平静,似乎对于皇上知道这件事并不感到惊讶。

  南宫殇走下案台,来到陈梓陌面前,伸出右手将对方的脸抬了起来,这动作略显轻佻,但是陈梓陌并不动声色。

  南宫殇打量了底下跪着的大理寺少卿,三年前的新科状元,真真是生了一张不错的脸啊,多少名媛贵族挤破了头想嫁给他,却都一一被他拒绝了。

  “梓陌啊。”南宫殇放开了他,“朕有点好奇了,你的心上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直平静无波的陈梓陌在听了这话后却动摇起来,紧张道:“陛下,他。。。”

  南宫殇制止了他的讲话,“你想说什么朕清楚,这三年来你的心思就一直不在这里。说来也奇怪,人人都挤破了脑袋要往京城发展,你偏要去那穷山僻壤。可是梓陌啊,怎么办,朕可着实舍不得你啊。”

  陈梓陌抬头看向南宫殇,眼前的男人正用着一副绝对的强势的不容人拒绝的姿态看着他。

  陈梓陌再次俯身,“臣惶恐。”

  南宫殇叹了口气,这人的脾气怎么就是这么倔呢,已经留不住他了吗。。。

  “你知道,想要你留在京城,朕有着千千万万种的办法,比如。。。用你那心上人做要挟。”南宫殇满意的看到底下的人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不可控的微微颤抖了下,“但是,朕一向是很明事理讲道理的人,你的请求朕可以答应,不过。。。”

  南宫殇微微停顿了下,继续道:“放你这么个人才去做小小的知县实在是太浪费了,你必须帮朕做点事情。”

  ——————分割线——————

  “大人,我们到了。”

  陈梓陌看着城门上书写的青州两个大字,有点感慨万千,明明只离开了3年而已,为什么会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那个人,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了。。。

  “走吧,直接去县衙。”

  因为没有任何通知,当陈知县到达时,县衙里上下一干人等甚是慌乱了一通,听说这陈知县一直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不知是做错了什么被贬到了这当知县。

  陈梓陌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众人,不可察觉的皱了下眉头。

  “行了,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吧,我没这么大的官谱。郑主簿,麻烦你跟我去书房,县里的事大致跟我说下吧。”

  “是,大人。”郑泽暗自擦了把汗,这陈知县未通报一声就杀了过来,也不知是何居心,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自己可得小心行事才行。

  “大人,这是县衙的账簿,这是近期递交上来还未处理的案卷。”

  陈梓陌看着书桌上堆成小山的卷宗,暗自叹了口气,“以前的卷宗放哪里了?”

  “啊?”郑泽一开始没明白过来,谁没事想要去翻那些陈年旧案的卷宗啊,“哦哦,都收起来了,在仓库里。”

  “收拾出来一间屋子,将那些卷宗分门别类整理好,恩。。。七天?算了,给你半个月时间,人手随你调配,没问题吧?”陈梓陌的凤眼斜睨了郑主簿一眼,明明生了一张好看的脸,给人的感觉确带着一丝威严和冷硬。

  “是是,没问题。”郑泽再次擦了把冷汗。

  陈梓陌把人都打发了出去,无力的靠在椅背上,南宫殇啊南宫殇,你可真是给我派了件好差事。

  ——————分割线——————

  “什么事?”陈梓陌抬头,看向笑得一脸邪魅的男人,咯噔一下,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知道朕登基以来,一直想除掉一人,可无奈抓不住他的把柄,你可知朕说的是何人?”

  “臣。。。知道。”

  “陈爱卿啊陈爱卿,知朕者莫若陈爱卿啊。”南宫殇笑着拍了拍陈梓陌的肩膀,“那么陈爱卿可否愿意助朕一臂之力啊?”

  “臣。。。定当竭尽全力!”

  ——————分割线——————

  “大人,这些是拜帖。”

  “呵。”陈梓陌看到黎落手上厚厚的一叠拜帖,嗤笑了一声,“黎落啊,你看,我这个皇帝身边的前红人居然有这么多人来巴结,都说山高皇帝远,我要是在这敛财怕是也无人知晓的吧。”

  “大人!”黎落急道。

  “哈哈哈哈,南宫殇身边怎么有你这么个实诚的护卫。。。”

  陈梓陌还想调侃黎落,却被黎落喝道:“大人!怎可直接唤皇上的名讳!”

  “怎么,你要向皇帝参我一道吗?”凤眼微微上挑,有着让人不能忽视的压迫感。

  “在下不敢!”黎落低头道。

  “就算你真参了也无妨,我在他手里也不多这么个把柄!”说到这里陈梓陌暗自咬牙,南宫殇那小子,简直是个狐狸中的老狐狸!自己的道行终归是太浅啊。

  “大人,这些拜帖?”

  陈梓陌看了一眼略无措的黎落,接过拜帖翻了一下,“啧啧,知府大人居然屈尊降贵的邀我百花楼一聚,我这个九品芝麻官要是不去岂不是太不识相了。”

  “属下明白了。”

  正当黎落准备退出去的时候,陈梓陌却叫住了他。

  “你。。。”陈梓陌犹豫了下,继续开口道,“帮我查个人。”

  “是。”黎落有点惊讶,从来都是云淡风轻的陈大人居然露出了。。。犹疑的姿态?

  

第2章 第二章:百花楼赴宴

  “啊呀呀,陈大人一路辛苦了,来来来,快请坐,今天老哥我为你接风啊!”

  青州知府裴致远一副很熟络的样子,笑着亲自迎接了陈梓陌。

  “裴大人客气了,下官实在是不敢当。”陈梓陌笑的一脸的谦虚,“裴大人,请。”

  “请请请!”

  两人入座,酒菜佳肴上桌,裴致远观察着这位年轻的前大理寺少卿,这人也不知是什么来头,只听说是三年前高中状元,在京城混的是风生水起,官拜大理寺少卿,更是皇帝身前的红人,不知怎么的就跑到这里来当知县了。莫不是明里贬谪,暗里其实是微服私访?

  “那个,陈大人啊,听说陈大人一直在京中任职,怎么忽然就。。。”裴致远忽然住了嘴,因为眼前的这位陈大人明显的变了脸色,“陈大人?”

  陈梓陌在一瞬间还是一脸的y-in郁,转眼却又笑得温和儒雅,让人以为之前的一幕其实是错觉。

  “哎,不瞒裴大人说,都说伴君如伴虎,这句话一点都不假。”陈梓陌屏退了左右,“其实都怪下官一时的酒后糊涂。”

  “这话如何说起?”裴致远惊道。

  “裴大人,你可知道燕贵妃吗?”陈梓陌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太傅卜圣杰的孙女?”裴致远暗暗惊到,不愧是朝中红人,认识的都是一等一的大官啊。

  “你是没见过那燕贵妃,真真是惊为天人啊!”陈梓陌酒意上头,有点微醉,话语也就随意起来。

  “在下虽没见过燕贵妃,但也略有耳闻,听说是个端庄文雅娴熟的女子。”

  “哈哈哈哈。。。文雅端庄?这些词怎够形容她!那人就是天女下凡,没有人不会倾倒在她的容颜之下。”

  “那,陈大人,你到底是做了何事被贬至此?”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