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境梦风声……呼——周旭

时间:2019-06-10 10:26 标签: 周旭
文案: 传说仙境乃是某个神的作品。他制造了一个系统所谓混元仙气,此系统能将人间里有功德,善良无限的人带到仙境里,让他们远离战争和疾病,让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仙境里,让他们装点仙境。这些人

文案:

传说仙境乃是某个神的作品。他制造了一个系统所谓“混元仙气”,此系统能将人间里有功德,善良无限的人带到仙境里,让他们远离战争和疾病,让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仙境里,让他们装点仙境。这些人就自称为“仙”。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幻想空间

主角:武劳力、音、花乐、花可┃配角:维克、村长爷爷┃其它:仙

01.音之地

眼前的世界是漆黑着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难道我的世界是这样的吗?”漆黑的,一切都是漆黑的,这世界漆黑得让人害怕。在这漆黑的世界里能感觉到有东西在伤害着你,伤害着我们那无比脆弱的身体,这东西从你的每一寸肌肤上一直刺入骨髓,让人无处藏身。

“这东西是寒风吗?它弄得我的胃如翻江倒海,很难受。”这个黑暗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难道除了黑暗就没有其它令人惊喜的东西,哪怕是能令人感觉到一丝丝温暖的东西。必须睁开眼睛去看一看,是谁令那不幸落入这个世界的人无比难受。

他尝试着睁开眼睛,感觉很无力,就像眼睛不属于他的一般。

“我很害怕,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东西。”

终于几片茅叶一样的东西在他的面前晃动着,他看到了不同于黑暗的东西。

“我是它们吗?还是凶手就是它们……不……不对……哦!对……凶手就是它们。它们招摇得越厉害我的身体被千万根冰刺扎得越过分,我的胃闹腾得更厉害。”

终于他再也无法忍受住胃里的闹腾。他往旁边翻身,将胃里的东西倒了出去,一时间一股热辣辣的眼泪花充满了他的双眼,看不清吐了些什么。将那热浪般的眼泪花涂在手上,才看清了他吐出的东西,那是黑色的而又令人无比恶心的液体。

这时他发觉有东西在不远处望着他,他很害怕但他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可是他又无法压制住对那个恐惧的好奇心,慢慢地随着寒风吹来的方向瞄向那个令人害怕的不远处。

寒风中,草地上,飘飞着一个女孩。她的水红色衣物和乌黑的头发很柔很柔,随风飘荡着,一起飘飞着。她的眼睛像秋天的水波一般清澈明朗,充盈着“奇怪”盯着他看。那是多么好看的身影啊!她能让人有一种很舒畅的感觉,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很轻松很轻松。

他真感谢他刚才的好奇心,能够早一点看到她的温暖,早一点得到舒畅。

他一直看着她,她也一直看着他,时间仿佛就在此刻停止,仿佛永远的定格在了那里。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许个愿望,让自己永远的活在此时此刻,他就想一直这样看着她,只可惜……一阵又一阵的寒风吹得他的胃无比难受。又一个侧身,他将胃里那难受的东西吐了出来。舒坦了,这一吐舒坦了许多。

他轻挪了一下,靠在糟木桩上,然后尽量地把身体舒展开来,想让自己的胃舒坦一点。可是寒冷的凶手总是与他过不去,让他冷得无处藏身,他随手从旁边乱抓些干草来盖在身上,希望能抵抗得了一点点无情的冷风。

值得庆幸的是他身旁的干草较多,也许现在的季节是秋季,才会有较多的干草为这个无能的身体胡乱地准备着。尽管盖着的身体部位不算太多,这对于他来说已经知足了,总算没有刚才那么冷了。

还好那女孩还在。大约二十几岁的样子,依然的柔发,依然柔柔的水红色的衣衫在寒风中飘动着。现在……好多了,他感觉全身上下真的好多了。

她朝他这边飘飞而来,这不是他的幻觉,她确实是从那些任由寒风吹抚着的茅草之上飘浮过来的。一直漂浮到了他的身旁,可她并没有落在地上,眼里充满着好奇,轻盈地绕着他飘飞。

她终于落地了,再打量了他一下,没有说话,却又轻盈地飘飞而起落在了他的另一边,她用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脸。阴暗的天空下她是明亮的。他发现她的肌肤里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柔和的白荧光。在这寒冷的天地间让人无比温暖,她的手指是温暖的,将他那寒冰一样的脸融化了。

她说话了:“你是谁?”

那声音真好听,轻轻的,像干净的小溪水在流淌,还含有一点沙沙的音色。让人听了很轻松,很舒畅。

她对于眼前这个赤身裸体的陌生男人没有什么害羞。他本没有力气搭理她,可她又从这一边轻盈地飘到了他的另一边,然后又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

多么美妙的声音呀!多么令人舒畅的身影呀!让他无法抗拒那充满好奇的问候。

他艰难地回答:“我不知道。”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躺在了这里。

“不知道。”

她又说“不知道你自己是谁吗?”

“对”他回答道“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我不记得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里。”

他又接着补充道:“现在很难受,等一下就有可能想起来了。”

他发现她并没有真正的坐在地上,而是飘浮在地上。之后局面进入了一段沉静的时刻。他很害怕,害怕过分的安静。害怕周围茅草的哗哗声,害怕呼呼的风声,因为它们把世界显得无比的沉静,就像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已经全死了一般,他害怕孤独。啊!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他好像是一个非常勇敢的人,那为什么会害怕周围的声音。旁边的那女子依然用她那水波一样的眼睛看着他。

终于,她说话了:“你怎么光着身子,是在沐浴西风?”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