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伯爵只想家里蹲 作者:花间离火

时间:2019-07-11 12:29 标签: 欢喜冤家 血族 爽文 打脸
文案 血族伯爵一睡万年,醒来后被视为世界救星/灾星,寄予多方厚望。 然而他最大的愿望只是在睡梦中死亡,奈何总有人搞事情。 昨天有人惦记我的优秀基因,今天后代拉我统一世界,明天食粮(攻)扒我马甲。 这日子过得好开心,才怪。 受不着调,到处惹事生非

文案

血族伯爵一睡万年,醒来后被视为世界救星/灾星,寄予多方厚望。

然而他最大的愿望只是在睡梦中死亡,奈何总有人搞事情。

昨天有人惦记我的优秀基因,今天‘后代’拉我统一世界,明天食粮(攻)扒我马甲。

这日子过得好开心,才怪。

受不着调,到处惹事生非,被强制沉睡一万年。醒来后积极做好事,每天和攻互怼,上演打死不认,以及各种c.ao作。

攻:是不是你咬的,只有你是吸血种族。

受转头抹了下唇角:不是我,吸血未必是血族,还可能是蚊子。

攻面带微笑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是吗,那别让我抓到,否则……颠了颠手中的蚊香。

cp:外表妖孽散漫任x_ing受*装作温柔内里腹黑记仇攻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血族 打脸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朔 ┃ 配角: ┃ 其它:

  ☆、请帮个忙

  “结束了吗?”

  “都处理干净了,常言道虎毒不食子,怕是没人看到这景象。”

  “别废话,世家的事说了也没用,与其这样不如顾好自己,再往前就是混乱带了,处理完赶紧走,慢一秒不定碰到什么倒霉事。”

  话语落下,一阵脚步声后,四周彻底安静,伊朔却嗅到一熟悉的气味在空气弥漫。

  血,那是很多的血,直到将地面染红,谈笑的伙伴一一倒地。

  过去画面在脑海一帧帧的回放,所有事情串在一起变得清晰明朗。

  胸口的痛觉慢慢消失,血迹却连着衣服凝成一块,紧紧的贴在身上。

  这空间分外安静,只有水流声滴答作响,节奏力量没有分毫改变,好似永恒般枯燥。

  “咔哒。”不知哪里的齿轮转动了一下,随之便一阵急促的跳动声响起,而另一个声音也加了进来。

  心脏在律动,血液流淌汇聚到了一处,指甲由此染上深红,两颗虎牙刺破唇角,给苍白的脸添了一分颜色。

  睫毛轻颤,一声音打破了宁静,他开口道“好吵。”

  指尖探入衣襟,取出一块古旧的怀表,拇指用力盖子弹开,只见里面的秒针恪尽职守的转动着。

  玻璃表盘倒映出眼底的深红,此时那三根指针指向一处,零点零零,新一天开始旧一天结束。

  伊朔举着那怀表看了许久,慢慢的回忆起一切,随即将表盖合住,闭上眼沉默了三分钟。

  自地面站起指尖卷了卷发丝,从裤兜中掏出一物,据说这是载他们去往边陲小镇的船票,他们能在那里安稳的度过一生,然而……

  伊朔挑起眉讽刺的一笑“真安稳,安稳到将人送到黄泉路上。”

  船票被揉成了一团,捏在三根手指间,看着舱室内倒着的同龄人,瞳孔映出纯粹的红。

  这里倒下的无一不是世家子弟,杀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亲身父母。

  在这世界人们对基因进行解码,以此来判断人的价值。

  像某些基因让人更长高,某些让人聪明,将这一切综合评价,便形成了所谓的基因等级。

  而这个世界处处依仗这个东西,人们以它挑选自己的伴侣,学校以它来分班,医院也以他作为治疗参考。

  等级高的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有大把人追捧,等级低连的生育都为人诟病,美名其曰不要给世界制造下一个悲剧。

  至于这具身体的主人,便是所谓悲剧中的一个,他基因等级只有E,这意味着比起家族里其余人,他的生命更短,体力更差,学习力更低。

  但若脱离家族以平民做比,他只是平常,可世家向来自傲不屑和平民比较,为了这面子哪怕用满地鲜红维护,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将那一团船票塞入裤兜,伊朔并不着急,他晓得会有算账的时候,至于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先想一想怎么活离开。

  从这里望向窗外,那边是无垠的星空,许多光点在其中一闪一闪,由小到大连缀成一道星河。

  “这颜色真不错,如果可以我真想欣赏一阵,可惜怕是不能了。”

  伊朔摇着头眼中不无可惜,然而下一秒舱体便剧烈的颤动了一下,警告声没完没了。

  “警告,受到攻击,请做好准备,重复一遍……”

  “混乱带,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名字,真让人讨厌。”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连当尸体都不让你舒舒服服的躺。

  伊朔有几分不爽,可无力改变什么,他晓得在这里若将炮火比作烟花,便天天是新年模样。

  今日这个把那个揍了,明日那个把这个烧了,军队,海盗,商船,j-i毛蒜皮深仇大狠打的不可开交,以致不挨两颗子弹,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这走过一遭。

  舱体不断颤动,失控的飞船正笔直的闯入战场,声音一下接着一下,四壁被攻击凿的坑坑洼洼。

  伊朔揉了下耳朵,啧了一声神色不耐,好不容易来到这万年后的世界,可不想早早的将自己埋葬。

  脚边用力身形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只见那墙体掀飞落入太空不见踪迹。

  走廊里一片空荡荡,这艘飞船已被彻底遗弃,只留下满地尸体静悄悄的躺在这里。

  他一路赶到控制室,面前屏幕上火光阵阵,而控制板透着一股陌生的气息。

  伊朔拄着头静默良久,只得出唯一一结论,密集恐惧症的人不适宜c.ao纵飞船,键太多。

  “警报飞船受损百分之三十,处于攻击范围请逃离,请逃离。”

  机器声不断催促,伊朔抬手拉过椅子,坐在起上尝试调转方向,然而此时炮火在瞳孔中放大。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