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我凭本事养的龙 作者:顾臣臣(下)

时间:2019-07-11 12:35 标签: 情有独钟 生子 甜文 萌宠
第53章 养龙53 冬日中午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眼,积雪刚刚化完,群山依然翠绿,溪水依然清澈,路两边的土地里满是泥泞,空气里是说不出的清新味道。然而这些大自然的美景,暂时无人有暇观赏。 头发花白、老年斑渐生的老人不断念叨着不能回来之类的话,越说越慌,

第53章 养龙53

  冬日中午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眼,积雪刚刚化完,群山依然翠绿,溪水依然清澈,路两边的土地里满是泥泞,空气里是说不出的清新味道。然而这些大自然的美景,暂时无人有暇观赏。

  头发花白、老年斑渐生的老人不断念叨着“不能回来”之类的话,越说越慌,在原地不停转悠,几乎带了哭腔。

  董明跃头皮都绷紧了,表情有点尴尬,总觉得是自己多嘴,才让人变成这样。

  知道不是对方的问题,禹周和冲他摇了摇头,同时自己心里也留了个问号,不明白为什么外祖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现在不是追根究底的时候。外祖母揪着头发,眉头皱成一团,情绪很是不稳定。他上前挽住她,轻拍后背,音量放轻:“好好,不回龍栖岩,也不会被抢走,没事的。”

  他的声音温和,像山间清泉,给人信任和安心的感觉。在他的安抚下,外祖母渐渐安静下来,表情也恢复平静,又像小孩一样打了个哈欠,说困了。

  董必应的妻子见状,连忙上前帮着把老人扶进房间,禹周和看她睡到床上闭眼休息后,才阖门离开。

  客厅里,董明跃挠了挠下巴,满脸疑惑,“族长,周和的外祖母怎么听到龍栖岩三个字,反应会那么大?而且她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又是不能回龍栖岩,又是会被抢走的,说得好像他们这里是虎狼之地根本不能踏进来一样。

  董必应摇头,“很久前的事了,你就别管了。”

  董明跃心里好奇,不过既然族长不肯说,那就算了。好奇心害死猫,他耸了耸肩,压下蠢蠢欲动的追问欲。

  “回去吧,你妈肯定在家等你吃饭了。”董必应语调轻松,拍了拍董明跃的肩。只是等人走后,他脸上故作的轻松消失无踪。

  禹周和回到客厅,见董必应抿嘴表情严肃,心里念头转了几转,特意放重脚步,弄出声响。

  董必应回头,知道他有问题要问。“别管”这说法能应付董明跃,但应付不了当事人。董必应叹口气,打了个往旁边走的手势,“我们去安静的地方说。”

  “好。”禹周和跟上。

  到了后院,四下无人,董必应搬来两条凳子,让人坐下后开口:“有什么问题,就现在问吧。”

  脑海里闪过几个念头,禹周和选了其中一个最为含蓄的开头,“我记得您说过,我以前在龍栖岩住过一段时间?”

  之前没怎么上心,但刚刚外祖母说出“不能回龍栖岩”,前提应该是他们曾经来过这里才对。电闪雷鸣之间,他突然就想起董必应曾经说的那些话。

  那时他刚见到小怪物,刚得知有龙这件事,董必应为了说服他留下来,说他也是养龙族人,而且小时候曾经在龍栖岩这地方住过。

  董必应没想到他会提这个,愣了愣才回神,失笑道:“记x_ing不错,是这样没错。”

  禹周和道:“可我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印象,您能告诉我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吗?”

  难道是三四岁?可他记事早,按理说也不会一丁点印象也没有。

  董必应:“差不多八岁吧,刚好是暑假,你父母在外面工作比较忙碌,你外祖母就自己带着你回来探亲。”

  八岁,这个时候他肯定已经记事了……

  禹周和的食指无意识蜷曲,认真回想,发现他对八到九岁那段时间的记忆特别模糊。那一年发生的事都好像隔了层网纱,朦朦胧胧的,没办法说出个所以然。

  他对上董必应的视线,慢慢道:“我外祖母说不能回龍栖岩,我会被抢走,是因为那次发生什么事了吗?”

  董必应烧好水,给两人各泡上一杯绿茶,茶叶打着旋在水里由卷变平,悠悠浮上来。听见他的问题,点了点头,“是发生了一件不太好的事。”

  禹周和盯着他,“是什么?”

  董必应说:“你差点被龙带回龍窟了。”

  禹周和眼睛微微瞪大。

  他八岁,那就是差不多十四年前。

  一般龙蛋隔二十年左右才会出现,再由养龙族抚养。禹周和知道,上一回的养龙监护人是陈教授,那只银色幼龙在二十二年前破壳,差不多一年后回了龙窟。

  也就是说,十四年前没有幼龙出生,又哪里能有龙把他带回龍窟?

  董必应解释说:“不是幼龙,是成年龙。你当时和你外祖母一起上山,中途迷路走散,不知怎么就到了龙窟外围,刚巧被一只成年龙发现,它似乎有把你抓走带回龍窟的打算。”

  禹周和不解,怎么会有成年龙,不是说回到龍窟后那些龙就在里面定居,不会再出来的吗?

  董必应说:“族里确实没有成年龙出现在龍窟之外的记载,不过也有可能只是出来得少,没被人发现过。”

  是有可能,禹周和不再纠结这个,换了下一个问题,“那您知不知道那只龙为什么要抓我?”

  董必应摇了摇头,“不清楚原因,只知道当时那只龙拖着你,一直往龍窟的方向走,幸好陈遇和其他几个族里的壮年看见了,才把你救下来。”

  陈遇就是禹周和的导师陈教授。他不知道中间还有这样的事,一时惊讶不已。

  董必应继续描述那时的场景,“你被救下来的时候已经昏迷,头上都是血,陈遇把你抱回村里,刚好我也在,就开车一起把你送去镇上医院,过了三天才醒。你外祖母可能是被这事吓坏了。”

  禹周和不太确定地问道:“因为我差点被龙抓走,还受过伤,所以外祖母再也不肯回龍栖岩?”

  董必应点头,肯定道:“应该是这样。”

  禹周和沉吟,外祖母很疼自己,说不定真是因为害怕他再受伤,才对龍栖岩这地方意见很大,不愿意再来。

  董必应把茶杯往他的方向推了推,让他喝口水。

  其实有一点他没说,那就是当时八岁的禹周和被发现时,手臂和半边脸上都覆满银色鳞片,看着确实有些可怖。有看见的族人说他是被龙诅咒了,在养龙族里一度引起恐慌,甚至有人提出要把年幼的他直接交给龙族处置。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