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崩坏星河 作者:国王陛下(六)

时间:2017-10-27 10:47 标签: 玄幻 异界大陆
前加奈子说非要回到九州才有技术条件进行手术,也不完全是说谎。 当然,华夏作为超级大国,技术储备之雄厚可以说傲视全世界,九州大陆能够具备的条件,华夏共和国也一定能具备。但要在华夏境内筹备这项手术,需要动用的资源之多,必然会惊动方方面面的人。如
前加奈子说非要回到九州才有技术条件进行手术,也不完全是说谎。
  当然,华夏作为超级大国,技术储备之雄厚可以说傲视全世界,九州大陆能够具备的条件,华夏共和国也一定能具备。但要在华夏境内筹备这项手术,需要动用的资源之多,必然会惊动方方面面的人。如今风吟作为众矢之的,围绕他来动用资源显然不明智。
  所以加奈子在来华夏前就已经做了两手准备,她事先联系了通海星赵家,以及天京城的文家,由这两个大家族暗中准备了部分资源,虽然不能进行完整手术,却至少能通过部分改造,帮风吟处理掉体内的暴走火种,移植新的火种,清理游离能量,以恢复基本的行动能力。
  这里面的细节工夫还有许多需要琢磨,例如要如何才能暗中行事不被人发现,万一被发现,要如何做到不拖累到两大家族,再比如,如何才能在手术资源筹备完成后,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为风吟完成手术,以及术后的理疗要如何开展……
  这些问题,加奈子都是与王野讨论后做过精心布置,可以确保万无一失了,才从九州大陆冒险来到华夏腹地的,然而加奈子本人却在这个时候被王野支开。
  天龙接手相关工作就显得非常匆忙,她本就没办法像加奈子那样处理事情游刃有余,这几天更是焦头烂额。光是要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所有手术素材悄悄搬运到风吟的病房中,就已经让她精疲力竭。
  幸好这段时间围绕在风吟身边的人少了许多。
  作为功勋战将,他的下场太惨,以至于许多原先的中立方都开始动摇。围绕风吟,华夏政坛开始了新的角力,而在此期间,作为焦点的风吟本人反倒没什么人去关注。
  因为没人觉得这段时间还会有人对他下手,而他本人也成了废人,所以倒不如放他在医院静养。
  多亏了这一盲点,天龙总算有机会为风吟进行改造手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天龙悄然潜行到风吟的病房中为他宽衣解带……而后按照说明书,一步一步为风吟做完了初步手术。
  由于花费的时间比预期药厂,她甚至来不及确认手术成果,就不得不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病房,免得被夜间巡查的护士长发现。
  回到住所后,天龙足足睡了一整天时间,才恢复精力,之后她第一时间就再次潜入风吟的病房,想要看看他的术后状况。
  然而,或许是理所当然的吧。
  风吟已经不见了。
  ……
  在天龙急如热锅蚂蚁的时候,风吟正漫步在天京上城区的公园绿荫中。
  夜幕笼罩,寒风刺骨,风吟不由一个寒颤,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彻骨之寒”了。
  自从接受改造,成为超级战士以后,他就变得寒暑不侵了,如今算是回归本源,倒有些不适应。
  按照天龙在手术时候的解释,目前他只是初步恢复行动能力,新移植的人造火种才开始和肉体融合,功效发挥不出百分之一,还需要漫长的术后恢复,以及进一步的改造手术。
  但以风吟自己的感觉来看,他的术后恢复算是相当良好,或许是之前做过几年超级战士的底子还在,与新火种的融合非常顺利,不过毕竟时日有限,还远远没能变成超人,最多也就是一般兵王的水准,可以在都市里泡泡美女总裁,欺凌一下无知恶少之类。
  但是,距离他想要的那个水准,还差得很远。
  在寒风中走了一会儿,风吟一边悔恨着自己从医院溜出来居然没多穿几件衣服,一边则在暗暗计算着时间。
  每周六晚9点,某个人必定会在这个公园散步,几乎雷打不动,而现在……距离9点应该只有几分钟了。
  风吟正要找那个人谈谈话。
  树林间,一座古色古香的钟表路灯随着钟摆的晃动发出咔咔声响,在静谧的公园与风声、虫鸟鸣叫声交杂起来。风吟站在树后,静静地看着表盘上的时针一点点接近九点。
  卡塔,卡塔。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风吟轻轻吸了口气,然后屏住呼吸。
  那是一个身材胖大的中年人,一个人就占掉了供两人并行的林间小路。
  一步,两步……终于,当胖大的中年人接近到座钟的时候,风吟动了。
  虽然已经不是超级战士,但他的身手之灵敏迅捷却依然带着往昔的影子,只两步就跨到了中年人身后,左手持着一柄手术刀抵到了对方脑后,右手则轻巧地在中年人手腕上一抹,将移动终端顺势取了下来。
  “不想死就别动,也别声张。”
  风吟说着,将取下来的移动终端随手摆弄了两下,上面的定位程序和警报程序顿时失灵。
  胖大的中年人早就浑身僵硬,一动不动了。
  风吟虽然只开口轻声说了一句话,但对这个中年人而言,这一声却无异于晴天霹雳。
  “风吟,你,是你?你还活着?!”
  风吟没好气地将手术刀稍微往前刺了一下,令庞大的中年人疼得浑身发抖:“从来也没有我死掉的新闻传出去吧?有必要这么惊讶吗?”
  胖大的中年人连忙说道:“我也是听人传言的,我对你的事情关注不多所以并不知道……”
  “关注不多?真是笑话!”风吟毫不客气地将手术刀往前再递了几毫米,油腻的血液顿时涌了出来。
  “风吟,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你就是……”
  “就是什么?华夏的罪人么?哈哈,罪人又怎么样?难道能比当功臣的下场更惨?那些祸害华夏的贪官污吏们在监狱里安享晚年,我这个功臣却要在病床上苟延残喘,换做是你,你会当功臣还是罪人?”
  听到这话,中年人终于意识到风吟的怒火,顿时噤若寒蝉。
  半晌,他轻轻开口:“我,我真的不知道……”
  风吟冷笑:“古青,天京市分管所有改造工厂项目的副市长,你特么告诉我你不知道?!你以为我会相信这一切都是一个老技师的心血来潮?你以为我会相信新闻里说的他畏罪自杀,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你当我和你一样蠢?!古青,我现在已经是烂命一条,绝对不在乎死前拉任何人垫背!你再敢说一个不知道,我现在就宰了你!”
  “不要,不要杀我!我全都交代,全都交代!”性命有关,古青哪里顾得上别的。
  “好,我也不多问,就两个问题,第一,幕后黑手是谁?”
  古青愣了一下:“啊?”
  “我回归华夏之前,就预料到我这败军之将一定会遭受冷落,但是……却没料到对我的排斥会到这个程度,更没料到竟有人胆敢对我这功臣痛下杀手!”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你没那个胆子。杀了我容易,但是我死了,你们也要推一个人来平息众怒,以你的胆量绝对不敢出这个头。”
  古青尴尬地干笑着:“是,是,我的确没那个胆量。”
  “那么指使你的人是谁?现任市长?副总统?国防委员?”
  古青紧抿着嘴唇,颤抖了一会儿,却不敢把答案揭晓出来。
  风吟也不催促,只是一个又一个地说着自己的猜测,而当他说到第二十个人名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洪天陵,对吧?”
  古青浑身一震:“不,不知道。”
  “就是洪天陵了,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你的心跳和脑波都有变化。”风吟冷冷地说道,“接下来是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杀我,对洪天陵有什么好处?”
  “我,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洪天陵说,要通过你来找王野……”
  “哈,通过我来找王野……我猜也是。”风吟讽刺地笑道,“但是,就为了钓王野,就不惜对我这个功臣痛下杀手?到底是王野太值钱了,还是华夏的功臣已经一文不值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听说太胖的人会爆炸
  古青无法回答风吟的问题。
  是王野太值钱,还是风吟太不值钱?
  老实说,这件事他也是莫名其妙,华夏官场虽然官僚习气早已积重难返,但是做事也很少有这么离谱的。古青在刚刚接到命令的时候,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对风吟下手?上面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就算是要钓王野,也不至于用这么丧尽天良的手段吧?
  但无论上面脑子坏没坏,任务都布置下来了,古青总不至于为了公平和正义,和自己的仕途过不去,上面怎么指示的,他就怎么自行发挥一番然后执行下去。
  “我,我真的只是听命行事啊,其他的事情不管我的事,不要杀我……”
  “哦?听命行事?你倒是挺会撇清自己的。”风吟冷笑,“上面给你任务,你打个折扣,或许就能救我一命,于你而言也无非是给上级留下个办事不太得力的印象。是你自己选择了不折不扣地执行,为了自家前程把我置于死地,现在你告诉我你只是听命行事?听命行事本身就是最大的恶,你根本就死有余辜!”
  古青只听得毛骨悚然。
  风吟这个人的性格,他多少是有些了解的,说迂腐或许有些过,但绝对是个讲道理的人,不会因为一时冲动就去杀人放火,这种人在政坛里说是心慈手软也不为过。
  所以古青才拼了命地示弱装可怜,营造一个弱者的形象,以求能让对方手下留情。
  然而风吟却堂堂正正地判了他死刑!
  古青简直尿都要吓出来了。
  “别杀我,别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风吟说道:“啊,很聪明嘛,我要杀你,根本没必要和你浪费唇舌,所以的确是要你为我做几件事,做得好,我就当你是听命行事无可奈何,做的不好,你就以死赎罪吧。”
  “是是是是,您说,您说,什么事情都可以!”
  “带我去见洪天陵。”
  “啊啊!?”丹青这下真的是没忍住,裤裆一阵发热,水流汩汩,双腿随之绵软无力,险些当场坐倒。
  风吟当场皱起眉头,忍着恶心的味道单手提着古青的脖颈,让他站直身体。
  “怎么,做不到?”
  古青哭丧着脸:“您也看到了,我都被吓成这样了……这件事根本是在要我的命啊。洪院长是何许人也啊,我要是把您带过去,那可是抄家灭族的罪,您还不如直接把我杀了呢。”
  风吟嗤笑:“好啊,那就杀了你好了。”
  说着,手术刀就抬了起来,银色的刀刃在路灯照射下反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晃得古青魂飞魄丧。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带你去就是了。”
  “好,这就对了。”风吟放开了古青的衣领,任由他跌坐在自己的体液中,“就像你绞尽脑汁来要我的命以讨好上司一样,绞尽脑汁来保住你自己的性命吧,古青副市长。”
  被那摊经夜风冷却迅速转凉的体液浸泡了一下,古青反而冷静了少许,开始认真考虑眼下的处境。
  他没有拒绝风吟的本钱,性命握于人手,一切都要以保命为先,那么……
  “我可以带你去见洪院长,但是……请你一定要配合我的指示,不然咱们两个谁也活不成。”
  风吟冷笑道:“洪天陵虽然权势滔天,但能拿你一个堂堂天京副市长怎么样?他有家族,你没有吗?”
  古青的五官都扭曲了:“您这话说得……我们古家就算给洪家当附庸都略显不够资格,洪天陵更是洪家权势滔天的当红人物,他要杀我,连招呼都不用打啊。”
  “哦?那你可以多努力了,咱们两个的性命,都握在你手上了哦。”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