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崩坏星河 作者:国王陛下(四)

时间:2017-10-27 10:48 标签: 玄幻 异界大陆
玄凉开口说道,我接受你的条件,让我见识一下那个精彩的新世界吧。 哈哈,聪明。王野笑了一下,然后一挥手打晕了源玄凉。 先睡吧,睡醒以后,就是新世界了。 源玄凉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一片蔚蓝如玉的澄净天空,鼻端萦绕着芳草和泥土的清香,这一切都让
玄凉开口说道,“我接受你的条件,让我见识一下那个精彩的新世界吧。”
  “哈哈,聪明。”王野笑了一下,然后一挥手打晕了源玄凉。
  “先睡吧,睡醒以后,就是新世界了。”
  ……
  源玄凉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一片蔚蓝如玉的澄净天空,鼻端萦绕着芳草和泥土的清香,这一切都让他感到些许的陌生。
  在樱岛,在华夏,甚至在他经历过的任何一个地方,无论在绿化工作上投入了多少人力物力,都没有如此令人心神愉悦的天空和大地,哪怕只是简单地躺在地上,都仿佛置身仙境一般。
  “哟,已经醒了?你是这批人里素质最好的一个啊。”
  带着一丝戏谑,王野的声音传入源玄凉的耳中。
  源玄凉试着直起身来,却感到身体异乎寻常的空虚无力,一时间几乎坐不起来。
  “躺好吧,从你睡下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月,像你这种精密机器,半个月时间没有保养,早就四处生锈,腐化不堪了。”
  源玄凉有些出神:“我……果然还活着?”
  “某种意义上说,你已经死了。”
  说着,一张报纸被丢到源玄凉的眼前,樱花日报,樱岛新京都发行量最大的传统报纸,头版头条以全黑白的方式刊登着一条新闻:传奇战神源玄凉的葬礼于今日在圣地举行,樱岛天皇及国家首相等高层领袖全体出席。
  在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天地间,看着自己葬礼的新闻,这份体验真是极其的微妙,源玄凉沉默了许久,问道:“为什么要放我一马?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最初,源玄凉以为王野要把他发配到幽暗星域,但是……那个一片死寂的地方,不可能有这样美丽的风景,对于败军之将来说,这里实在太美好了。
  王野说道:“如果我说是出于对你人格魅力的尊重,你信么?”
  “不信。”
  “我也不信,虽然我的确尊重你的品性,但是对于那些值得尊重的对手,我能做的最多也就是杀人的时候把尸体保留得完整一点。这一次是有人向我求情,所以才给你一次特赦的机会。”
  说着,王野一把拉起了源玄凉:“正好那个人也醒了,去见见你的救命恩人吧。”
  站起身后,源玄凉终于看到了四周的景色。
  这是一片宛如童话仙境一般的嫩绿草原,一望无际的绿草地一直绵延到地平线上,令人望之便心旷神怡。
  不远处,一座樱岛军方的标准行军帐篷刚刚搭建完成,一群少女围在帐篷旁边叽叽喳喳,喧嚣而热闹。
  只是,在见到源玄凉后,少女们的嬉笑声便戛然而止,少数说话的也不由自主地放低了音量,场面显得颇不自在。
  这些都是朝日儿童福利院里的孩子,源玄凉见到她们,心中顿时升起愧疚。虽然抓捕的事情自己没有亲自参与,可自己无疑是纵容的一方,同样有罪。
  王野则轻松自如地和她们打着招呼,而从少女们的反馈来看,王野在她们心中的地位非常高,甚至有几个十三四岁的思春期小丫头大胆地献上飞吻,若不是王野身边跟了一个源玄凉,怕是有不少人会飞扑过来……
  而进到帐篷里,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和医疗药剂的味道扑面而来。
  帐篷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二十张病床,每张病床上都有一位身受重伤的少女,正在接受医治。而最靠边的一个病床上,有位身材娇小玲珑,梳单马尾的清爽少女,正无聊地透过帐篷的窗口仰望天空。
  “哟,雷,我把你的心上人带来了。”
  话音未落,一只瓷杯迎面丢来,王野顺手接住了,笑道:“看起来回复地还不错么,已经可以用暗器伤人了。总之,你当初求我放源玄凉一马,现在活人我已经给你带到了,要表白就抓紧……”
  没等王野说完,病床上的少女就非常豪爽地掀开被子跳了起来,准备与王野刚正面。
  结果当然是未遂,王野单指点了下她的额头,就把活力充沛的少女给按回病床上。
  少女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源玄凉。
  “我呢……并不是因为喜欢,才要你放他一马。但是,源玄凉从我记事的时候就是樱岛的大英雄,我,还有很多姐妹都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所以我们都很清楚源玄凉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件事他是无辜的,至少,不该为那群官僚陪葬。”
  源玄凉忽然感到双目有些发涩。
  “在下,实在惭愧无地……”
  雷转过头,笑了笑:“英雄是个非常沉重的头衔,长门姐是我们姐妹们的英雄,她已经很苦很累了。而你却是整个樱岛国家的英雄,所以我很清楚有很多你也是有心无力。现在,卸下英雄的重担,尝试一下新的生活吧……这些,也算是我对你的报答吧。”
  “报答?”
  雷轻声说道:“还记得十年前,你在福冈城区度假的时候,曾拦下一辆醉驾的卡车,救下了三个过马路的女孩儿吗?这么多年,我一直记得你的救命之恩。”
  源玄凉已经记不起来了。
  如今他脑内芯片暂停运作,许多记忆都无法调取,而凭肉脑记忆的话,这样的小事是记不住的……
  王野对雷耸耸肩:“行了,老实休息吧,别把回光返照的有限精力用在叙旧上。”
  “谢谢关心啦,不过我状况其实还好,只是和樱岛政府军作战的时候受了伤而已,都是硬伤。比起那些被抓去做实验的姐妹,我真的很幸运了,所以不要把宝贵的床位和药物浪费在我身上啦。”
  王野没等她说完就直接抬手射出催眠针:“该熄灯了。”
  而后,王野对一旁负责看护的一位白衣少女说道:“照看好病人,如果她再胡来,我批准你直接打晕她。”
  那位白衣少女神情有些木然,只是默默点头。
  之后,王野带着源玄凉走出帐篷。
  “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对善恶报应,因果循环之类的深有感触了?好人有好报,这句童话故事一样的格言,却在你身上应验了。”
  源玄凉苦笑。
  “好了,下面进入第二个环节,我来回答你之前的第二个问题:这里是什么地方?”
  王野话音甫落,拉住源玄凉的手臂,直飞冲天!
  源玄凉忍着手臂上的微痛,迎着扑面而来的劲风,片刻后与王野一道冲入白云皑皑的高空,身处云团环绕。
  飞行,对源玄凉而言并不陌生,高空的体验也有过太多次,但这一次的天空却让他感到非常的陌生,头顶不再是越发稀薄的大气,而是一种比大地更为厚重的压迫感,逼得他无法再进一步提升高度。
  下一刻,他就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一只双翅展开足有百余米的巨鸟穿梭在云层中,而在那两只巨大的翅膀羽毛间,有火焰与电光在缭绕。
  那巨鸟飞行间见到了王野和他,却只是瞥了下目光便不再理会,双臂一振,便冲入了一团厚重的云团中隐没身形。
  “那是什么!?”
  哪怕在生物实验室中,源玄凉也没见过如此奇特的巨鸟,那巨鸟回眸时,他心中涌起了无限的危机感!
  “金火黑翼巨鹏鸟,这片草原天空的主人,媲美化神级的实力,好在是中立生物,不然刚才你我已经死了。”
  “化神?中立生物?”源玄凉惊愕间,忽然想起了什么,“灵剑ol!?”
  “反应不慢么,既然你已经猜出来了,那我就恭喜一下吧,欢迎你来到我的游戏世界,从今天开始,就请你作为游戏攻略组的一员,为开荒工作添砖加瓦吧。”
  “攻略组,开荒?”
  “是啊,这个世界对我们来说还有太多的未知,所以需要一批勇者去披荆斩棘。而你,我的原守护神大人,探索魔界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魔界?”
 
 
第七十六章:无路可走
  王野并没有向源玄凉解释太多,既没有详细解释灵剑OL的世界,也没有说明魔界是什么,甚至没有限制他的自由。
  从高空落地后,王野便放他自由行动,只是叮嘱要在晚上准时参加行军帐篷处的集会,届时他会对第一批移民进行详细说明,在那之前,源玄凉可以四处转转,熟悉一下环境。
  对于这种放任,源玄凉显得颇为不适应。
  来到这片美丽的世界后,他内心以战俘自居,他在樱岛输了一切,这条命都是人家赊给他的……想不到王野居然对他半点都不提防。
  虽然身体的确是生锈了,火种也很难点燃,但是他毕竟是四星巅峰的超级战士,如果肯豁出一切的话,依然能够爆发出非常强大的力量,至少是足以威胁到一个三星级的力量,王野就对他那么放心?
  不过,现在源玄凉也没有和王野拼个同归于尽的理由,尤其是看到行军帐篷周围,那些欢声笑语的少女,他的心中就只感到一片平静。
  不久前因为他的纵容,这些孩子遭遇了非人的折磨,那么至少现在,就让他将力量用在赎罪上吧。
  源玄凉没敢凑近前去,生怕吓到了那些孩子。
  他可以清楚地从那些孩子眼中看到恐惧和厌恶,作为政府的走狗,这样的目光是罪有应得……尽管也有雷那样,给予他宽容和理解的个体,但源玄凉却有种深深的自我厌恶,宁肯离群索居。
  草原很宽广,足够他走得很远,离开少女们的视线……这片草原出奇的空旷,除了满地芳草,以及点缀其中的野花,竟是空无一物。草原理应常见的小动物,一只也没有出现,甚至泥土中的虫子也很罕见。
  “因为是游戏世界……吗?”
  源玄凉没有玩过什么游戏,只是从资料中了解了一些游戏特征,在他很小的时候,倒是看朋友玩过一些,无论再怎么逼真的游戏,和现实总会有各种细节上的不同。游戏很难做到现实那么丰富多彩,或许这个草原也是因为程序员忘了添加应有的野生动物?还是因为草原上方有一头,化神级别的巨鹏,使得其他的生物都不敢靠近?不过为什么王野他们却能自由自在地搭帐篷?
  胡思乱想了一番后,源玄凉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莫名地接受了游戏世界这个设定,接受了自己生活在一个虚拟世界的现实。
  ……
  到了晚上,草原正中已经搭建起了一个小型的营地,超过十顶大型行军帐篷,简易的发电站和后勤补给车,足以供应上千人的生活所需。而营地内已经挤满了人。
  大部分都是来自朝日镇守府的战俘,但也有一些生面孔。
  营地正中,王野安静地悬浮在半空,等待一群忙碌的少女们架设舞台,布置灯光。
  而这个时候,源玄凉才发现,支撑王野悬在半空中的,并非他自己的反重力模块,而是一口宽刃飞剑,他单脚踩在剑身上,宛如游戏中的剑仙。
  “果然……是游戏世界啊。”
  自语声还未落下,就听王野朗声说道:“好了,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下面就正式开始今天的节目,一个简单的开场介绍。”
  “在场的各位,最早的大概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来到这里,最晚的一批则是两个小时前才刚到。你们之中大部分来自朝日市,应该都还认得我。但也有不少人,是樱岛政府在释放战俘的时候附赠的添头——那帮蠢货连自己当初抓了多少人都没记录好,所以干脆把手里的野生种俘虏一股脑儿释放给了我。此外,还有一些人,是听说我在营救野生种后,跑来避难的难民,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我也一并接纳了。你们之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野生种,但也有不少人是因为野生种而卷入风波的普通人类。总之,大家来自天南海北,人种也各不相同,但我想在各位心中应该都徘徊着一个同样的问题,这里是哪儿?我们之后会怎样?”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