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不靠谱大侠 作者:田十(五)

时间:2017-09-25 16:18 标签:
的专业编剧,一个是死要钱,一个是脑子僵硬,再一个,眼界不开阔。 张怕说:你说的太专业,我听不懂。 苏有伦说:我的意思是,世上肯定有大把好编剧,有大把牛人,但是,一个是我遇不到,一个是牛人未必愿意搭理我,你写的那个本子我看过,作为网络剧来说,
的专业编剧,一个是死要钱,一个是脑子僵硬,再一个,眼界不开阔。”
  张怕说:“你说的太专业,我听不懂。”
  苏有伦说:“我的意思是,世上肯定有大把好编剧,有大把牛人,但是,一个是我遇不到,一个是牛人未必愿意搭理我,你写的那个本子我看过,作为网络剧来说,非常不一般。”
  “你看过?”张怕看胖子一眼。
  胖子说:“反正不拍了,剧本闲着也是闲着。”
  苏有伦说:“一个人做事情总要有目的,你是个写手,要珍惜还能写字的每一天,现在我给你机会,其实不论我要求什么,只要给你公平报酬,你就应该把握这个机会,你说是么?”
  张怕说:“不是,因为不论我写什么,首先不能反社会,不能违法。”
  苏有伦笑道:“你和我抬杠是么?”
  当然是的,张怕想了下:“好吧,你想写什么?”
  苏有伦说:“咱俩是第一次见面,你还不熟悉我,我这个人做事情喜欢从头想到尾。”
  张怕说:“那你活着一定很累。”
  苏有伦又笑起来:“你想证明什么?”
  张怕张了张嘴,拿起酒开喝。
  他发现苏有伦很聪明,自己说的很多话好象小孩子斗气一样的幼稚。
  见他不回话,苏有伦继续说:“我做事情喜欢从头想到尾,对帮我做事情的人也愿意从头想到尾,我觉得一个人能否成功,不在于他多有才干,主要取决于能给别人带来什么,比如说我,我开公司招人,就要考虑自己能给员工什么。”
  “员工跟我混,肯定是想要一个美好未来,那么,我就应该尽量给他一个还算不错的未来,这样才能留住人,这样才能让员工为公司考虑,这样公司才能发展壮大。”苏有伦说:“虽然咱俩还没有合作过,但是我对你也有一个长远计划。”
  这句话说出来,张怕必须得高看苏有伦一眼,难怪王坤能死心塌地给他干活,难怪胖子这些人一脚扎进公司、就再也没谈退出的闲话。这个人是真有本事!
  苏有伦接着说:“想不想听听我对你未来的规划?”
  张怕说:“我跟别人不一样,就怕规划,就怕生活成规律。”
  苏有伦笑道:“说假话的人见多了,但是能说成这么真的,你是第一个。”停了下又说:“你是把自己都骗了吧?”
  张怕叹口气:“今天学个乖,以后一定不能跟特别聪明、同时又锋芒毕露的人在一起,会被气死的。”
  苏有伦还是笑:“你赞美人的方式真特别。”
  张怕啊了一声:“我就是想喝顿免费酒,咱能换话题么?”
  苏有伦说:“话题可以换,机会不能换,对于我来说,只是在酒桌上跟你说一通闲话,对于你来说,很可能是一个机会,是一个能得到别人认可的机会。”
  张怕思考片刻:“继续。”
  苏有伦说:“我成立这个公司,虽然目的不是为赚钱,可也不想赔钱,我要把公司做成一个品牌,要做成一个被人认可的东西。”说到这里停了下,问张怕:“明白我的意思吧?”
  张怕用带点无奈的语气说:“明白。”停了下,认真说道:“见过泡妞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泡妞的,真的,太下本钱了。”
  苏有伦说:“你也挺聪明的。”
  “正因为我聪明,才不愿意跟聪明人说话。”张怕说:“不就是睡女人么?您老人家硬是把睡女人做成事业,我是想不佩服都不行。”
  苏有伦接话道:“为什么不能做成事业,同样是睡女人……试问一下,睡女人没错吧?世界上正常男人,有哪个不想睡很多女人?”
  张怕说:“想是想,做是做,你不能用想法判定一个人的品质。”
  “不用偷换概念,我没谈人的品质问题,我不是跟你上课,也不是和你辩论,我在讲一个事实。”苏有伦真的是很聪明,接着说话:“别人睡女人,拿钱砸,这是绝大多数男人唯一能做的事情,穷人就吃饭唱歌,有点钱的送礼物,再有点钱的住五星级、买LV包,高级一点的包个飞机包个游艇出去玩啊……有意思么?”
  张怕说:“别问我没做过的事情。”
  苏有伦笑道:“我越来越看好跟你的合作了。”
  张怕说:“我很贵的。”
  “你贵不贵,取决于未来我能给你什么样的机会。”听这话说的,那是何其自信,实在是骄傲的可怕。
  张怕说:“商量件事,把你那一千两百万的车借我玩几天。”
  “不借。”苏有伦干净利落的拒绝掉。
 
 
第336章 我大概是唯一一个
  张怕说:“你这是不按牌理出牌啊,表现的像很重视人才一样的找我合作,有点好几顾茅庐的感觉,咋整的连辆车都舍不得。”
  聪明的苏有伦根本不接这句话。
  张怕摇头道:“不行,跟你说话容易叹气。”
  苏有伦说:“你这人有病,不正常。”
  “哦?”张怕看过去。
  苏有伦接着说:“喜欢跟自己较劲,喜欢为难自己,喜欢跟所有人做对,简单一句话,活得有点儿悲剧。”
  跟着又说:“正经劝一句,千万别让自己太有个性,其实你什么都不是,以为自己很特别,事实是在别人那里连个泡沫都算不上。”
  张怕沉默片刻说:“聪明的有钱人真讨厌,你就不能像电视里那种傻乎乎的富二代一样过着白痴一样的生活么?我一捧你,你马上觉得我是你生死朋友,别说借两天汽车,就是送给我又何妨……你说是吧?”
  苏有伦笑了笑,回避话题说道:“还是那句话,我觉得咱俩合作能挺愉快,而且,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是抬高了你的位置。”
  张怕说:“你说抬高就抬高?一个人的位置如何,不是金钱能够决定的。”
  “不是么?”苏有伦浅笑着看他。
  张怕叹口气:“好吧,说你对我的规划。”
  “严格来说,是我对自己公司的规划。”苏有伦说道。
  张怕马上打断道:“那不用说了,我能猜到。”
  “你能猜到?”苏有伦微笑问话。
  张怕说:“你就是一个大色狼,喜欢睡女人,还不喜欢睡滥女人,可是出去找女人又太费时间,正好有网络直播这种高档行业,通过了解觉得大有可为,然后就砸钱呗,成立公司,做大做强,也是看起来很正规,吸引天底下的美女来找你,既能达成泡妞目标,还不得罪人,同时很低调。”
  看眼苏有伦,张怕继续说:“为了让公司更有竞争力,能吸引更多美女来你这里,而不是签给别人,你一定要多元化发展,增强吸引力,现实里弄个影视公司,把网络直播的钱投进去,拍电视拍电影拍网络剧……还要细说么?说起来我都觉得累。”
  苏有伦说:“再说两句。”
  张怕恩了一声:“你还会推歌手,多方跟人合作,不过目的不是捧红谁谁谁,而是让她们以为你会捧她们,所以呢,录音棚会有,影视城也会建一个,还会有专门的业务公司联系各种业务,比如送人上电视节目、或是参加商演什么的,你会把一切都做的很真很真……可惜,动机不纯。”
  苏有伦笑道:“哪有什么纯不纯的?男人生活的目的不就是征服女人么?”跟着又说:“再聊聊你。”
  “没什么可聊的,你对我的规划无非是先写个本子看看,演员就是你那些妹子。”说到这里笑了下,接着说:“其实本子写成什么样不重要,你会说很满意,让我接着写,也是随便我写,写连续剧、写电影,你会跟我签个待遇优厚的合同,是这样吧?”
  “大体上是。”苏有伦说:“网上这块,我其实不管,是王坤负责;现实公司这块,目前也是王坤负责,不过等未来做大做起来,就得找个人分担一下,比如你说的影视城,地点都选好了,但是我懒得谈这些事情,目前还是王坤负责。”说到这里看看一桌子的人,笑道:“说句实话,就你们这一圈人,打架行,吵架行,管理公司不行,甚至假装有钱人也挺为难,你在这里属于矮子里挑大个儿,如果你愿意加进来,可以先跟王坤熟悉几天,然后再说以后的事。”
  站在苏有伦的角度,他肯定要考察张怕。
  站在正常人的角度,张怕应该会尽量争取这次机会。
  可惜张怕从来都不正常,笑了下说话:“得让你失望了,我对写剧本还有一点兴趣,可是对管理你的公司,完完全全没兴趣。”
  苏有伦笑道:“你不喜欢女人?”
  “喜欢。”张怕回道。
  “就是啊,你一面写剧本,一面掌握影视公司一定的话语权,女人会主动找你。”苏有伦说:“正常男人,哪个不想左拥右抱?”说着看王坤一眼,再跟张怕说:“你问问王坤就知道了,他同时和几个女孩在一起过。”
  张怕笑了下:“想法是想法,我还想抢银行呢,不一样没抢?”
  苏有伦笑道:“抢银行犯法,你和女孩睡觉犯什么法?你情我愿的。”
  张怕摇摇头:“真不愿意和你聊天,好好吃个饭,说这么多废话。”叹口气问道:“你睡了多少女孩?”
  “说出来你会很羡慕的。”苏有伦笑着回避问题,不直接回答。
  张怕说:“是啊,为了睡女孩,你能砸出几千万……对了,还要搞影视城,没有一个亿下不来吧?”
  苏有伦回话:“你说错一件事情,也是理解错误,首先,我确实要投资,也确实要拿出一个亿左右的现金,不过这笔钱不是浪费掉,不是说扔出去打水漂,首先要成立公司,会签一批漂亮妹子,这些妹子可以帮我赚钱,其次建影视城,我不会像很多大影视城那样一建好几年,影视城是什么?是拍戏的道具,我会圈出一块地方,好象摄影棚那样随意变化场景,可以对外出租……不细说了,总之一句话,我不但要让女人投怀送抱,还要赚钱。”停了下补充道:“起码不能赔钱。”
  张怕说:“你真是一个有理想的色狼。”
  “有理想的色狼多去了,给你讲个故事,有个男人被女朋友甩了,那家伙开始奋发图强,后来特别有钱,这样的例子有太多太多。”苏有伦看看张怕:“你之所以一直表现得风轻云淡,应该是没遇到这种动力。”
  张怕摸摸头:“吃饭。”
  苏有伦也摸摸头:“回去好好想想。”
  张怕说:“不用想,你就告诉我写一本子给多少钱就行了。”
  苏有伦说:“单独谈本子的话,应该是你先写出来,我再定价钱。”
  “那算了。”张怕找乌龟说话:“记住人没有?里面的人。”说是看守所里欺负他的人。
  乌龟问:“你要动手报复?”
  张怕说:“不是动手,是劝你最好忍一段时间。”
  乌龟说:“放心,我比你能忍,别忘了我的名字。”
  这顿饭吃到很晚才散,不过苏有伦很早离开,在跟张怕说过那一堆话之后没多久就起身告辞,王坤跟着一起。
  等两位领导走掉,胖子问张怕:“我有两件事不明白,一,苏有伦是不是见过你?他为什么要拉拢你?二,你为什么要拒绝?”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