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不靠谱大侠 作者:田十(三)

时间:2017-09-25 16:19 标签:
睡不着,裹着被坐在床上发呆。 夜半时候,会让你的冷清加倍,更能体会孤单感觉。尤其在前途无望的时候,甚至会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误?一直不被人看好,其实是那些人有先见之明? 想着发上网的那些文字,凑成故事就是没人看,始终没人看,难道
睡不着,裹着被坐在床上发呆。
  夜半时候,会让你的冷清加倍,更能体会孤单感觉。尤其在前途无望的时候,甚至会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误?一直不被人看好,其实是那些人有先见之明?
  想着发上网的那些文字,凑成故事就是没人看,始终没人看,难道水平就是如此?
  如果这样承认下来,张怕一定不甘心!
  也许是故事情节不吸引人?
  当你在同一件事情上一再受挫,自然会怀疑自己。可万一有了那么一点点机会或是一点点希望,马上又会患得患失。
  这样的追求过程不知道该说是充实还是磨难,要一遍遍跟自己说坚持,一遍遍安抚自己的内心说还有希望,一遍遍哄自己:未来一定是美好的。
  可是真有未来么?发文这么多天才刚刚更改签约状态,眼看着新书期即将过去,连一个推荐位都没有,不论好的坏的牛皮的垃圾的,都是跟自己的书无关。
  有人说:夜晚是真实的。
  这一刻的张怕对夜晚的理解是,夜晚的你独醒,这一份孤单是真实的,在这一时候没有琐事烦身,思想可以自由飞翔……白话文是随便瞎想。
  想上好一会儿,就这么靠着墙裹着被睡过去。
  很快天亮,五个猴子要上学,张怕把车钥匙丢给老皮:“晚上把车子带回来。”
  老皮应声好,问早餐吃什么,他出去买。
  张怕想了下说道:“多买几袋奶,买几个馒头,随便弄点咸菜,留着中午吃。”
  老皮应声好,出去采购早饭,送回来后跟云争几个人上学。
  张怕不想动,倒在床上继续睡。十点多的时候被电话叫醒,疯子打回电话,是涂英在说话,说谢谢哥,她已经转学了,现在就在十八班。
  当真是朝中有人好办事,满打满算一天半,转学手续就全部搞妥了?张怕嘀咕声真快,随便聊上几句,让她把电话给疯子;再让疯子去没有人的地方说话。
  疯子走出很远问话:“哥,怎么了?”
  张怕说:“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还想帮涂英出气?想着回去十八中报仇?”
  疯子犹豫下回话:“等大家伤好了,应该会去十八中看看。”
  张怕说:“我也不想劝你,反正给老子记住了,期末考试不及格,我绝对会挨个收拾;再一个,不论做什么,得告诉我!”说完挂断电话。
  他挺气愤的,这帮家伙是怎么劝都不听,一个个特有主意,都是不肯吃亏。
  挂电话后顺便看下时间,去桌子上拿回馒头、凉菜,开始吃午饭。
  刚吃两口,张真真父亲打来电话,也是感谢他,感谢他救了张真真,说改日一定上门感谢,重重感谢。
  张怕说不用,说孩子没出事就好。说完这句话,小声问道:“孩子挺好吧?”
  “挺好,就是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没了。”张爸爸的情绪一直没能恢复过来。
  张怕说:“孩子没事就好,你要注意休息,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
  等挂掉这个电话,拿起馒头继续吃,却听到开门声,很快走进来一群学生。
  张怕问:“疯了么?又逃学?”他午饭吃的早,这个时间,学校刚刚下第四节课。
  “不是逃学,是请假,我们跟老师请假了,说回来给你送饭。”刘悦拎着很高档的饭盒,说是一早就订了,有汤有肉,对身体很好。
  张怕无奈看她一眼,这丫头刚做过人流手术,这就出来瞎折腾,说道:“你就不知道照顾自己的身体么?”跟着喊道:“盛扬。”
  盛扬从后面钻出来:“老师。”
  张怕又喊:“罗成才。”
  罗成才回话:“到。”
  张怕对罗成才说:“你给我看住刘悦,好好照顾她,你要是做不到,别怪我揍你。”又冲盛扬说话:“你和罗成才是好哥们,任务交给你了,给我看住他,他要照顾好刘悦,你要看住他,如果你做不到,我也绝对不客气。”
  盛扬啪地打个立正:“保证完成任务。”
  张怕说:“行了,都走吧,把饭留下就行。”
  老皮把自行车钥匙放到桌子上:“哥,车子骑回来了。”
  张怕恩了一声又催他们走。
  于是,一群学生返回学校。
  老师受伤,学生来慰问,说明这群学生的心里有了张怕的位置,说明他们认可张怕。
  看着丰盛午饭,张怕心里有点小得意,总算没有白白付出,总算是感动到他们。
  拿起饭开吃,饭后开始干活,努力补存稿。
  整个下午都在工作,一直写一直写的,除去上了两次厕所,屁股就没动过地方。实在是有种害怕完不成任务的压力,迫着他努力存稿。
  第二次从厕所回来,习惯性的推开房门,忽然觉得不对劲,自行车呢?墙角那辆不太像……
  退回去多看几眼,确认是自己的车。只是擦洗的特别干净,车圈、车条、横梁……只要是有金属的地方,都擦的跟新的一样,老破车座还蒙上个新车套。
  张怕笑了一下,付出总会有回报,看见没,原先一辆多么旧的破车,被班里这群猴子一收拾,起码有个八成新。
  拍了下车座,很高兴的回房间继续干活。
  晚饭还是刘悦买的,他们一群人来看张怕,说老师是英雄什么什么的。
  张怕说:“你们是不是都学习好了?”
  “学习和看望英雄不冲突。”刘悦仗着自己是女生,可以随意回话。
  涂英从后面走到张怕面前,刷地九十度鞠躬,说谢谢。
  张怕说快停,喊云争、疯子五个猴子把这些人轰走。
  学生还没轰走,秦校长来了,也是拎了点吃的。
  一进门看见这等热闹场面,便是会心一笑。
  等学生们去到门外等候,秦校长坐到张怕身边说话:“看见没?这些都是你口中的垃圾学生,现在怎么样?知恩图报,也知道体恤老师,都是你的功劳啊。”
  张怕说快停:“您老人家是干嘛来的?”
  “怕你没饭吃,买了点菜送过来。”秦校长说:“这一次我要谢谢你,真的,你救了学生一条命,上午去医院,医生说没有大问题,再呆个两三天,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出院。”停了下又说:“张真真跳楼,倒是给他家省了点麻烦事。”
  张怕问怎么回事。
  “那个男老师的家属上门道歉、赔不是,还说谈赔偿什么的,只求张真真为那个老师说好话,还说家里有孩子要照顾,可不能关监狱什么的。”秦校长说:“我估计张真真想不开跳楼,兴许就是被那些人骚扰的。”
  张怕问:“张真真跳楼,那些人就不来了?”
  “不敢来了,把人家孩子逼得跳楼,要是这样还敢上门求人家高抬贵手什么的,是不是太混蛋了?”秦校长说:“真是不能出事啊,随便一点事情就涉及到两个家庭,一步走错,现在是两个家庭共同承担后果。”
  张怕说:“弄点酒,咱俩喝点,边喝边唠。”
  秦校长不同意:“算了,我就是来给你送点菜。”
 
 
第169章 一切安好
  张怕说:“别啊,你帮我办转学的事情,我得感谢你。”
  秦校长摇头道:“就冲你救下一条性命,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走了。”
  校长很快离开,外面的学生们重又进屋。
  张怕说:“看见你们就烦,赶紧滚蛋,越远越好。”
  “我们去喝酒行么?”刘悦问话。
  张怕苦笑一下:“我说不行,你们会不去么?”
  “不会。”刘悦说:“谢谢老师,我们去烤肉,一会儿让云争给你带回来一些。”
  张怕说别带了,家里一堆吃的,吃不完就坏了。
  刘悦笑了下,带着一群人去烤肉店。
  涂英留在最后:“哥,有没有什么要洗的,或是有什么活要干?只管说。”
  张怕笑了下:“去吃饭吧。”
  “我不饿。”
  “不饿也得吃。”张怕想起自行车,随口问话:“我那车子,谁擦的?”
  “很多人一起。”涂英回道。
  张怕笑了下,再说一遍:“去吃饭吧。”
  涂英说声好,追着大部队过去。
  张怕终于有了点儿存在感,由此可见,好事还是要经常做才好,这样才能感化班级里一群混蛋。
  他这面正高兴,龙小乐打来电话:“你说我成立个果蔬公司好不好?”
  张怕说好。
  龙小乐说:“不是和你闹笑话,我是真的想做个果蔬公司,去农村收购绿色食品,收拾干净放超市卖,一定有市场。”
  张怕说:“你说的这个,早有人做了。”
  龙小乐说:“当然要做到最好才能抢占市场,我的想法是圈出几块承包地,到时候可以请客人自己来摘……”
  张怕打断道:“没新意,挺无聊的。”
  龙小乐说:“没办法啊,现在信誉不值钱,不管多少年的诚信企业,老百姓不认啊,什么什么都做假,想闯出个牌子太难了。”
  张怕说:“你想做放心菜,可万一你的菜也不放心了怎么办?这个不行,你没那个耐心。”
  龙小乐急道:“你是有多瞧不起我?”
  张怕说:“不是瞧不起你,是你熬不了这么长时间,打造诚信牌子必须要用时间堆积,等你熬出诚信牌子,什么什么都晚了。”
  “靠,又打击我。”龙小乐有点郁闷:“三百万怎么花啊。”
  张怕说:“加油,一个男人只有会花钱才会赚钱,我看好你。”
  “滚蛋,去死吧。”龙小乐听出他的幸灾乐祸,气愤挂电话。
  从昨天勇救张真真到现在,整整一天半的时间,有件事一直没做,照镜子。
  昨天处理伤口时,护士居然说:不要担心,现在整容技术特别好。
  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我彻底毁容了么?
  张怕家里没镜子,但是有手机,只要自拍一张……
  一直没敢自拍,惟恐看到张不一样的脸孔。
  医生说皮肤擦伤,最好不要贴纱布,就这么晾着,恢复比较快。可这个恢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指伤势还是指脸部皮肤?
  经过这一天多时间的恢复,脸不痛了,身体倒是会时不时的疼上一疼。
  可脸不痛,不代表没有伤疤。
  犹豫、纠结了好一会儿,拿出手机自拍……
  左边脸确实伤的很严重,伤最重的是鼻子,半边鼻子上的皮被蹭掉。至于那半边脸蛋,已经结了层红痂,大小不一,从颧骨开始蔓延到嘴巴边上。
  放大照片仔细看,心里话是应该能长好吧。
  可怜的张大先生,乌眼青还没好,肿起的脸蛋刚刚消肿,就又迎来这种灭顶性的无差别攻击,这运气到底是有多么不好?
  再看上一会儿,删掉照片,假装平心静气的开始写故事。
  怎么可能平心静气?很快就起身出门,坐到楼梯上望天。
  坐了好一会儿,回屋拿手机给刘小美打电话:“老板,这周六的课还要请假。”
  刘小美问:“为什么?”
  张怕很诚实:“脸被大地亲了一下,有点严重。”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