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不靠谱大侠 作者:田十(二)

时间:2017-09-25 16:19 标签:
到张怕进门,招呼道:吃点儿? 张怕说:你先忙。 这就是有事儿了。大虎很明白的回上一句:稍等。 五分钟后来找张怕:什么事儿? 明天中午,我要在你这烤肉。 没问题,多少人?大虎问道。 张怕说:我想自己买肉,如果可以的话,能自己买的尽量自己买,用你的
到张怕进门,招呼道:“吃点儿?”
  张怕说:“你先忙。”
  这就是有事儿了。大虎很明白的回上一句:“稍等。”
  五分钟后来找张怕:“什么事儿?”
  “明天中午,我要在你这烤肉。”
  “没问题,多少人?”大虎问道。
  张怕说:“我想自己买肉,如果可以的话,能自己买的尽量自己买,用你的炉子和地方,还有你的酒。”
  大虎问:“请谁?”
  张怕回话:“班里四十三个学生,加上我四十四个人,可以不?”
  “成。”大虎说:“我提供地方和炉子,你去买炭,酒也按批发价给你,肉什么的,能买的你就都买了,就一个,吃完了收拾好。”
  “谢了。”张怕说道。
  大虎笑道:“别这么客气,你和胖子他们不一样,肯来我这吃饭,我挺高兴的。”
  张怕说:“你这么说就太假了。”
  大虎更要笑了,随口说道:“坐吧,一会儿喝点儿。”
  张怕说算了,明天一起喝。
  大虎说:“随你。”跟着又说:“记我个电话号,等以后拆了,咱也不能断了联系。”
  “这是应该的。”张怕说出号码,同时记下大虎的号码,然后说声谢了,骑车回家。
  回家多呆上一会儿,老皮五个猴子回来,见张怕在家,笑着过来说:“怎么舍得回来了?”
  张怕说:“回来监视你们。”
  疯子说:“哥,正好有事情找你。”
  张怕疑问看他:“在学校怎么不说?”
  疯子说:“在学校说,你在学校就能揍我们,我伤没好,受不得折腾。”
  张怕道:“说事情。”
  老皮指着疯子骂道:“你个叛徒。”
  张怕一听就懂了,事情肯定跟砍他们的那些人有关。
  疯子回老皮嘴:“叛你个脑袋,大白兔被打了。”
  张怕问:“大白兔是谁?”
  云争回话:“一个大胸妹子,胸特别大,又白又大……这玩意真是不公平,那妹子比日本那些女演员的胸都大。”
  疯子接着说:“砍我们那些人,前几天跟铁中打起来了,后来十八中也有人掺和进去,不知道怎么搞的,大白兔就被打了……”
  张怕打断道:“你们五个,能不能派个口条利索的讲故事?”
  云争说:“疯子喜欢大白兔,大白兔在十八中读三年级,砍他们四个那些人是钢厂的,跟十八中干起来以后,把大白兔也打了,好象是有人告密,说大白兔是疯子的马子。”
  “这么说就明白了。”张怕问道:“你们是怎么结仇的?”
  “早忘了,那时候我们仇家遍天下,反正到处惹事生非,我们五个,再有几外校的,每人一把刀挑铁路技校,也去钢厂技校打过。”云争回道。
  张怕笑了下:“够牛皮的。”
  云争说:“那时候小,不懂事。”
  “别,你们很懂事。”张怕问:“现在想怎么办?”
  “老皮的意思是砍回去。”云争犹豫一下,决定全盘说出:“疯子的意思得护住大白兔,然后再砍回去。”
  张怕冷笑一声:“你们还真不是一般的牛,铁路学院和钢厂学院都是大孩子吧?你们几个也敢去捣乱。”
  他说的学院就是云争说的技校,以前是技校,后来改名中专,没两年又改名技术学院,有大专文凭。
  跟着又说:“我不是说你们的事情算了么?”
  老皮回话:“现在是别人打上门,怎么算?”跟着又说:“哥,要是别人欺负你,你也算了么?”
  张怕说算了。
  老皮说:“可拉倒吧,当我们不知道?”
  张怕问:“你知道什么?”
  老皮看眼云争,想想说道:“没什么,算了。”
  张怕笑道:“你是真要疯啊。”
  云争说回刚才的话题:“哥,现在是他们欺负疯子的女人……”
  张怕打断道:“疯子的女人?你们睡了?”
  疯子脸有点红,小声回话:“没。”
  老皮说:“睡什么?就是一起出去唱了两次歌。”
  张怕琢磨琢磨说道:“就算你们想砍回去,是不是得等伤好了?”
  “我们知道,所以才跟你说。”疯子说:“大白兔被欺负,我忍不了。”
  张怕无奈摇下头:“小屁孩,非说大人话,什么就忍不了?”
  “反正忍不了,也不想忍。”疯子重复道。
  “好啊,不想忍就去砍,等进监狱,我给你们送吃的。”张怕懒洋洋说道。
  老皮说:“钢厂那帮孩子特别嚣张,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
  张怕说:“你知道?”
  老皮顿了一下。
  张怕说:“大白兔的事情就这样了,你多打几个电话勤联系,再有人欺负她,我去,可以了吧?”
  疯子犹豫一下说好。
  张怕再说:“明天烤肉,云争和老皮跟我回来,去市场买肉。”
  “好。”老皮应道。
  张怕说:“那就这样吧,散了。”
  云争笑嘻嘻说道:“哥,晚饭还没吃呢,请我们出去烤肉呗。”
  “烤你个脑袋,买盒饭去。”张怕说完想起件事,问道:“你妈找到工作没?”
  “没。”云争说:“我妈最近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高兴,我都不敢在家呆着。”
  张怕想了下说道:“好好活,多赚钱孝敬你妈。”
  云争说:“我现在就想出来赚钱,可是你不让。”
  “我真想揍死你,你现在出来能做什么?打架?”张怕说:“你妈现在还年轻,不用你伺候,你专心学习,以后混个工作,让她安心。”
  云争恩了一声。
  张怕拿出五十块钱:“买饭去,给我带一份。”
  老皮接过钱:“你想吃什么?”
  “赶紧去。”张怕轰走他们,打开电脑写故事结尾。
 
 
第85章 网上有个人被骗了
  老皮跟云争出去买饭,疯子跑屋里玩手机。大牛说:“哥,教我打架呗?”
  张怕叹气道:“你疯了?”
  “你教我打架,让我做什么都行。”大牛说的很认真。
  “做什么都行?”张怕皱下眉头问道:“和谁结仇了?”
  大牛咬咬牙:“你教我吧。”
  见他不肯说,张怕点点头:“行,你也知道班级里是一堆垃圾,期中考第一,不光教你打架,还给你奖金。”
  “期中?”大牛有点儿犹豫。
  “不难吧。”张怕说:“你面对四十几个不学无术的混蛋,拿第一很难么?”
  大牛说:“行,就这么定了。”转身出去。
  看着慢慢关闭的房门,张怕稍稍思考一下,大牛为了学武愿意学习,别人呢?每个人都有他想要做的事情,比如高飞,那家伙不就是喜欢打篮球么……不对,这家伙没办法哄骗,打蓝球那些人哪有学习的?
  那么王江、李山、于远他们呢?
  想上一会儿,继续写故事结尾。
  二十分钟后,云争和老皮回来,五十块钱买上一大堆东西回来,还有瓶白酒。张怕看着直笑:“数学真好。”
  老皮问:“你说什么?”
  张怕说:“你真是猪脑子,能笨死。”指着一桌菜说道:“五十块钱买回这么多东西,还有瓶酒,数学当然学的好。”
  老皮说:“我们都忍好几天了,你不在家,我们就吃面,挂面。”
  张怕想起老牛,马上来了兴趣,笑着说道:“月考,你考第一,不用第一,考七十分,不对不对,一百五十分满分的话,你考一百分,每天晚饭都这个标准,干不干?”
  老皮摇头:“少哄我,不干。”
  “你想不干?”张怕嘿嘿一笑,跟云争说:“他不干,以后你们的饭我不管了。”
  云争叹口气,跟老皮说:“咱这么熟,我不想和你动手。”
  “我靠。”老皮指着张怕喊:“哥,你阴我。”
  “阴的就是你,谁让你没有钱。”张怕哈哈大笑。
  老皮琢磨琢磨说:“不行,你不能坑我自己,我们一起五个人呢,又不是就我自己吃。”
  张怕鼓掌道:“很好,就喜欢你这种追求公平追求公正的态度,品格高尚。”说完冲云争几个笑笑:“不难为你们,月考,老皮的任务是一百分,你们八十五分,谁拿不到……就跟我没关系了。”
  “你也太阴了吧。”疯子叹气道。
  “幸福吧,别说没给你们选择,一个是每天有饭吃有酒喝,一个是每天挨揍。”张怕笑笑问话:“你们选哪一个?”
  “这还选个屁。”云争骂上一句,跟着说:“八十分。”
  “讨价还价?”张怕摇头道:“八十五,做为立约方,我尽量管你们晚饭管到月考结束,然后呢,你们是吃挂面还是喝酒,就看考多少分了?”停了下又说:“别不知足,老子还给你们付房租,就算装相,你们是不是也该装一下?”
  云争摸摸鼻子,重重说道:“行,装,我们装,算你狠。”
  张怕伸出右手:“都是大老爷们,说话算话,击掌为誓。”
  云争看他一眼,啪的拍张怕手掌,接着是老皮几个。待五声脆响过去,张怕笑道:“很好,我相信你们。”
  这顿饭吃的很爽,张怕忽然找到突破口,不就是四十五个毛孩子么?找到突破口,咱要个个击破。
  只是等回去自己房间才发觉不对,凭什么啊?让孩子们学习,凭什么我要搭上饭钱?一天五十,一个月一千五……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要不说冲动是魔鬼,三思而后行,我就是思考的不够多,一冲动就赔了。
  这么一想,没心情写结尾,反正今天的任务早已完成,就坐凳子上发呆。
  帮张老四藏狗,冲动就冲动吧,没怎么花钱。胖子他们想拍网剧,自己一冲动搭了两千房租。后来一冲动,给五个猴子租房子。现在再一冲动,连饭也管了……
  越想越郁闷,看时间不算太晚,打算出去卖书,许多天没做过这等营生,只是吧,低头时才想起来,所有书都在新房子那面,连胖子家地下室的存货都搬了过去。
  就这时候,龙小乐打来电话:“在哪?”
  张怕说:“咱俩关系没这么好,不要假装很熟好不好?”
  龙小乐说:“按网上的标准,我是土豪,你应该求包养,我给你打电话,你应该很高兴的问我,豪哥,去哪吃?”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