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穿越之农家少年+番外 作者:林语壹

时间:2019-05-15 09:04 标签: 种田文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布衣生活
文案: 何谓农家生活? 爬山、游水、摘野果、打野味? 或者是喂猪、割稻、养桑蚕、纺棉麻? 一夕穿越,李昕伊说:都没有诶?难道我是个假的农家少年? 问李昕伊都干什么了,他腼腆地低下了头:暗恋竹马算不算? 披着种田的皮,实则是一个少年的心路历程。 1V

  文案:

  何谓农家生活?

  爬山、游水、摘野果、打野味?

  或者是喂猪、割稻、养桑蚕、纺棉麻?

  一夕穿越,李昕伊说:“都没有诶?难道我是个假的农家少年?

  问李昕伊都干什么了,他腼腆地低下了头:“暗恋竹马算不算?”

  披着种田的皮,实则是一个少年的心路历程。

  1V1 主受 HE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昕伊(李心一) ┃ 配角:吴肃(阿肃) ┃ 其它:

  ==================

第1章 穿越之后

  如果飞机不晚点的话,李昕伊能在一点前飞回到杭州。

  一想到明天就是星期一,李昕伊整个人都烦躁得很,手机里的待办事项还没有处理完,马上又要添加新的了。

  等下了飞机就得马不停蹄地往公司赶,睡眠时间就不够了。李昕伊往耳朵里塞上降噪耳机,强迫自己睡去。

  梦里,上司那张上了年纪的脸一直晃来晃去,把他吓得心跳飞速,立刻从梦中惊醒。

  当他睁开眼睛时,却惊奇地发现自己并不在飞机舱里。

  “这是哪?”

  他从床上爬起来,这里的光线很不足,四周都是昏暗的,勉强能看到门的位置。他赤着脚,走到门口。

  此时天还不大亮,空气中还带着些凉意。外面是一个小院子,院子的西侧是厨房,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正在忙碌着。

  “起来了怎么不穿鞋?”妇人带着责备的口吻对李昕伊道。

  “鞋?”李昕伊疑惑地重复着。他此时还有些迷糊,像是没睡醒的样子,梦中上司的脸还留存在他的脑海里。

  “快回去把鞋穿上,早饭已经做好了。”妇人吩咐道。

  李昕伊愣愣地道:“哦,好。”

  “这孩子莫不是睡傻了。”妇人在心里嘀咕。

  房间依旧昏暗,李昕伊找不到鞋子,他看到光线从木板处透露出来,意识到那应该是窗。

  使了些力气,才将窗户推开。他终于看到了床底下的灰布鞋。

  “这是梦么?”他喃喃自语道。比起上司那张带着法令纹的脸,这个梦要可爱多了。

  坐在餐桌旁,李昕伊才发觉,妇人的眼睛似乎没什么神采,还带着泪光。

  “您的眼睛……”他一时想不到该说什么。

  妇人眨了眨眼,笑道:“没事儿。”

  吃过早饭,李昕伊就看到妇人取出一个竹篮,里面还有布料和针线。

  “来,帮阿娘穿针。”妇人道。

  李昕伊有些近视,度数不高,所以只在工作的时候会戴上眼镜,他已经习惯了雾中的世界,但他此时才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清晰得很。

  他按照妇人的要求穿了针,看着她做着缝补的活计。

  “阿娘?”李昕伊试探地道。

  李母抬起头,用没有拿针的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没生病就出去玩吧,今r.ì学堂放一天假,要去找阿肃就去吧。”

  “阿肃?”李昕伊重复道。

  正是早ch.un的清晨,树枝上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欢,李母坐在门边,就着清晨的光线做着针线。李昕伊看着这一幕,怎么看都觉得这梦境过于真实。

  他看着自己脚上穿的灰布鞋,又看到自己疑似短了一截的腿,再看到自己手上嫩了许多的皮肤。

  即使手指上带着茧,也依旧可以看出来是双少年人的手。

  “这里是景宁县梧桐乡,隶属于处州府。”一个声音道。

  “六岁时,父亲得了热症,却被庸医当成了寒症。吃了许久的药,也不见好。父亲死时,母亲将田卖了,买了一口薄棺材,将父亲葬在了东边的土坡上。”

  “是谁?谁在说话?”李昕伊紧皱着眉头,环顾四周。

  但是四周空无一人。

  李昕伊很快意识到,没人在说话,那个声音存在自己的脑海里,只出现了一刹那,就又消失了。

  “李心一?是你的名字么?”李昕伊喃喃。

  “也是你的名字。”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

  这是李昕伊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

  天还没亮,李母就把李昕伊叫起来了。

  “阿娘,怎么这么早?”李昕伊迷糊地道,他很快就接受了眼前的妇人,虽然她与他的母亲外貌上并无相似之处,但是莫名的,就是很亲切。

  “今r.ì赶集,阿娘要去集市上。早饭在灶台上,你吃了就去学堂,可别迟了。”李母嘱咐道。

  “我记得了。”李昕伊道。

  李母叫起李昕伊后就赶集去了,李昕伊慢慢地吃着碗里的粥,李母还给他煮了一个蛋。

  “阿一!”

  一个声音从院子外面传来。李昕伊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外面有人。

  “你好了吗?我们一起去学堂!”

  李昕伊将剩下的粥喝尽,将碗洗了,抓着j-i蛋,推开院子门。

  外面站着的是一个皮肤n_ai白,眼睛很亮,面颊红润的男孩子。就是看着,怎么比自己高?是他变矮了吗?

  “阿肃?”李昕伊直觉眼前这个人就是李母口中的阿肃。

  “夫子前r.ì教的内容你还记得吗?”吴肃问道。

  李昕伊摇摇头,他前r.ì在飞机上呢,哪里能知道。

  吴肃像大人一样地叹了口气,道:“就猜到你记不得。不过我记得也是一样的。”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