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诱惑同学的父亲 作者:桃心(上)

时间:2019-06-08 09:38 标签: 情有独钟 春风一度
文案 就是一只弱受,勾引了同学的父亲的故事 Thats all. 内容标签:不伦之恋 春风一度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沫,白茺 ┃ 配角:白伟伟 ┃ 其它:年上,勾引 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756413 ☆、chpt 1 白伟伟回到家,

文案

就是一只弱受,勾引了同学的父亲的故事

That's all.

内容标签:不伦之恋 春风一度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沫,白茺 ┃ 配角:白伟伟 ┃ 其它:年上,勾引

原文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756413

☆、chpt 1

  白伟伟回到家,发现白茺在家,放书包的动作慢了一拍,说:“爸,你在家呢。”

  白茺只是回来拿东西,立刻就走,见了白伟伟回来,说:“嗯,回来取个东西,马上就走,放学了?”

  说完就朝门口走,眼前晃了一晃一个白色的身影。

  白伟伟说:“嗯,刚放,一会儿和同学去补习班”然后往玄关的旁边让了让,对白茺介绍道:“爸,这我同学,我们一个班的。”

  白茺点点头,表示知道,从儿子和他同学身边走过,说:“晚上回来小心,晚了让司机去接你。”

  白伟伟立刻说:“别,爸,我一个人可以,你晚上喝酒,让司机跟着,别让他来接我了。”

  白茺换好了鞋,转过身来,眼光无意从白伟伟同学身上扫过,说:“好,上完课记得吃饭,我走了。”

  白伟伟站在玄关对他爸说:“誒,爸你慢走。”

  门关上后,白伟伟就松了口气从沙发上滑到地上去,仿佛白茺走了也带走了他身上的压力。

  过了几秒,白伟伟又立刻从地板上爬起来,说:“你站着干什么,坐啊。”

  林沫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白伟伟从冰柜里拿出两瓶可乐,一瓶往桌上一放,另一瓶自己“次——”地拧开,对着瓶口就一阵猛灌。

  喝饱了,才停下来,打一个气嗝,看了一眼拘谨地坐在沙发上的林沫,催促道:“喝啊。”

  林沫犹豫了一下,没动桌上的那瓶可乐,皱着眉说:“伟伟,我觉得你这样不好…”

  白伟伟又喝一口可乐,坐到沙发上去,随手开了电视,一边换台一边说:“有什么不好,你成绩那么好,我去不去补习班都一样,再说,你不是都答应给我补习了吗?”

  林沫x_ing格慢,又胆怯,温吞吞地说:“给你讲题可以,但是你交了补习班的钱,不去,不就是浪费了,而且,补习班的老师比我讲的好,可以学到不少新的东西。”

  白伟伟已经开心地去看电视剧了,一边笑一边说:“这个你不担心,我爸才不在乎那点钱,反正这些钱不给我用他也会花在别人身上,倒不如把这个钱给我用了,还可以为我国教育事业做点贡献,总比用在外面那些来路不明的女人身上好。”

  白伟伟家什么情况,林沫是不了解的。

  虽然不了解,但是和白伟伟接触了这些时间,也大概可以从他的言谈举止判断出来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孩,每天几百几百块地往游戏厅里仍,那钱都够林沫一家人吃一个月了,对于白伟伟来说,不过就是打了一个小时的老虎机。

  林沫知道自己和白伟伟的差别,也没奢望过自己能和对方做朋友,他x_ing格沉闷,不讨人喜欢,在班上几乎没怎么和同学们说过话。每天下课就是做题做题做题。几乎没有人愿意和他这样的怪人做朋友。

  但是这学期开学的某一天,白伟伟忽然就找到林沫说,要让他给自己讲题。

  林沫不懂拒绝,稀里糊涂就答应了。

  开学了两个月下来,林沫才发现白伟伟所说的讲题,其实就是借他的答案抄抄而已。

  四五月的天气,G城已经很热。

  白伟伟踢掉了鞋,开了空调,又开了薯片和零食,摆满了一桌,一边打游戏一边吃东西。

  林沫看了一会他的背影,不知道该走该留,只能煎熬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屏幕上打打杀杀的画面。

  天已经快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白伟伟意识到了肚子饿的问题,暂停了游戏,站起来揉揉腿,问:“饿吗?吃不吃饭?”

  林沫早就有想走的心思了,说:“不,我想回家,再不回去就晚了。”

  白伟伟却说:“急什么,你今晚就住我家,我爸今晚去陪省里的人吃饭,不会回来了,不用担心他,我们先吃饭,一会一起打游戏,这个新游戏真带劲,今晚我们一起玩,一定很有意思。”

  对于打游戏什么的,林沫是没有兴趣的,他心里惦记着功课,要回家复习才觉得安稳。

  “不,我要…”

  林沫小声拒绝,白伟伟却已经拿起了电话,说:“肯德基吗,我要一个全家桶,外加蛋塔一盒,两个冰淇淋,口味是…”

  白伟伟问林沫:“冰淇淋要什么口味?”

  “?”林沫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么突然的话题转变。

  白伟伟见对方一脸茫然,不等林沫回答,就自己做了决定:“两个Cao莓的吧,送到xxx路xx别院xx座。”

  食物很快送来了。

  白伟伟掏出钱包抽了两张红色的票子给对方,说:“不用找了”然后就关上了门。

  林沫见他提着食物回来,再次说:“伟伟,我真的要回家了,我妈她…”

  白伟伟却一脸不高兴地吼道:“坐下。”

  林沫不敢再说话,有些无措地看着他。

  白伟伟把东西放下了,沉默了一下,没好气地说:“你陪我吃一顿晚饭会死吗?一个人吃晚饭多冷清…”

  那句话,竟然有丝落寞寂寥的感觉。

  白伟伟抬起头来,已经又恢复了平日地傲慢,说:“我说不准走就不准走,买了这么多东西,吃不完就浪费了,坐下,吃!”

  林沫心里有点复杂,看着白伟伟摆好了食物,又不得不走回去陪他吃饭。

  林沫从小没有了爸,白伟伟小学时候没有了妈。

  林沫没有爸仿佛是天生的事情,好像他会注定出生一样天生自然。

  而白伟伟没有妈却不是自然的事。

  他妈在他小学的时候,因为一家人去远足而掉进了峡谷,从此再也没有找到。

  这件事当时在G城上了报纸头条。

  林沫的妈在工厂上班,有时还要上通宵,林沫一个人害怕,他妈就把他带到厂里去一起上班。

  林沫在工厂值班室的桌子上写作业,写完了就看值班室里面的报纸。

  林妈妈也在看报纸,看到白伟伟妈妈失踪的消息,幽幽地叹息:“这孩子真可怜。”

  林沫当初不知道林妈妈为什么叹息。后来他长大了,觉得,其实白伟伟一点也不可怜。

  因为他有父亲,还是一个特别有能力的父亲,他还有朋友,还有很多钱。

  而林沫,他什么都没有。

  只有林妈妈。

  况且,林妈妈还不是他的亲妈。

  是他妈的姐。

  听说是他妈妈当初生了他,但是又不能要他,于是他妈妈的姐姐就说:“这孩子我帮你养,你走吧。”

  林妈妈把林沫交给了自己的姐姐,然后就提着一只小皮箱和一个男人南下去了。

  从此了无音讯。

  尽管如此,林沫还是叫林妈妈“妈”。

  林妈也从来没有隐瞒过林沫他的身世,从他懂事起,就知道自己现在的妈妈不是自己的生母,而是他的姨。

  林妈妈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林沫你长大了,想去南边找你妈,告诉我一声就可以走,尽管去,没找到要回来,也可以,都可以,随你。”

  林沫明年就要高考,成绩很优秀,学校老师没有哪个不知道他,但是提起他的身世,总是一身叹息。

  林沫想,他是永远不会去南方的,他要考北方的学校,去全国最好的学校,然后出了大学出来找一份工作,留在北方,把林妈妈接过去,从头开始过日子。让他和林妈妈从此都不用再听周围人的议论。

  老女人,没人娶。

  私生子,不该出生,被抛弃。

  林沫这个名字是林妈妈取得,听说当初他不叫林沫,而是叫林什么辉,反正是个很响亮的名字,一听就是将来有出息的名字。但是林妈妈听了之后,就把户口本拿到派出所去,淡淡地说:“把这孩子的名字改了吧,叫林沫,泡沫的沫,人这一生,不就像泡沫一样么。”

  从此林沫就叫林沫,再不是林什么辉。

  林沫觉得,自己这名字,挺好。

  白伟伟和林沫吃完了全家桶,又吃了蛋塔,最后吃冰淇淋的时候,已经化了。

  白伟伟一看,犯了恶心,说:“真恶,别吃了。”

  林沫刚舀了一勺,放到嘴里,甜甜的,带着Cao莓的芬芳,问:“为什么啊?”

  白伟伟嫌恶地看了一眼融化的冰淇淋,说:“叫你别吃了,给我扔了。”

  说着,就气鼓鼓地把林沫手里的冰淇淋抢了过来,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几块钱呢….

  就这样浪费了…..

  林沫心里这样想,但是觉得白伟伟想必是不在乎这几个钱的,也知道自己说了也无意,于是低下了头,不知道该干什么。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