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诱惑同学的父亲 作者:桃心(下)

时间:2019-06-08 09:39 标签: 情有独钟 春风一度
☆、chpt 45 白茺在A城这边的生活并不比在G城差。 他走了这么多年再回来,首先是高升,收入多了不说,关键是官阶升了,再往上走,就要进中央了。 只是他如今对这些都看得很淡了。 他看着身边坐着的林沫,长得有些长的头发掩住了他的耳朵,低垂头下来的样子,发丝

☆、chpt 45

  白茺在A城这边的生活并不比在G城差。

  他走了这么多年再回来,首先是高升,收入多了不说,关键是官阶升了,再往上走,就要进中央了。

  只是他如今对这些都看得很淡了。

  他看着身边坐着的林沫,长得有些长的头发掩住了他的耳朵,低垂头下来的样子,发丝就拂在他的耳畔,白莹莹的小小耳朵若隐若现,浑身带着安静淡然的气息,让人可以轻易就在他身边感受到久违的平和和心灵都被洗涤过得干净纯粹。

  他只想这一辈子都陪在这样一个人的身边,和他在一起,也就够了。

  今天下午白茺并没有自己开车,而是司机小张跟了过来。

  出来的时候小张知道他要去学校接儿子,还多问了一句:“白总,是开公车吗?”

  白茺摇了摇头,对小张说:“不了,开家里的车。”

  白茺在这些方面很注意,私生活也很清廉,故而才让人抓不到他的把柄。

  其实体制内的人大家之间互相都有挟持,不过是制衡而已。

  强一时的人,往往都是枪打出头鸟的。

  白家有很深的根基,几个老一辈都是老革命战士,开国有功不说,下面的子孙也各有儿孙福,并不差。

  知道白茺回来之后,他都去各处拜访了,走访了亲戚,也联系了不少人脉,以前因为地方远常年不见的朋友此时都联系上了,以前隐形深埋的关系网瞬间就挖起来铺开很多。

  白茺替林沫拿了书包,又开车门让他坐进去。

  两个人上车后,林沫才发现白茺跟他一起坐了后坐,前座的司机转过头来对他笑笑。

  林沫愣了一下,也回对方一个浅浅拘谨的微笑。

  小张每日接送白茺回家,自然知道他家在哪里,他在前面安静地开着车,眼睛却又不由自主地去看后视镜。

  林沫坐在白茺身边,因为不想让旁人知道他的说话声,就主动抱着白茺的手臂,贴近了他,悄声地问:“怎么是司机开车来接?你不怕吗?”

  林沫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觉得身边的朋友亲人知道了两个人关系还好,但是白茺毕竟是走仕途的人,被工作上的人知道了两人关系,那就不太好了。

  他第一次如此亲近自然地和白茺说略带俏皮又担心的话,白茺见他瞳目清亮幽然,之中又润着一层水光,这样微微仰着脸看人的样子,带着天真的美好和乖巧的惹人心痒的诱惑,就想要去亲他一下,不过,他还是先暂时享受了一下林沫动作小小又轻轻主动靠近的亲近之情,凝视着林沫白玉凝脂般的脸庞带着淡淡莹白,尖尖柔嫩的下巴,自带着一股娇气,但是却十分可爱让人喜欢,嘴唇水润嫣红,莹莹的,着一层光亮,像是透明的果冻一般,然后格外宠溺温柔地在林沫小巧秀挺的鼻子上捏了一把,说道:“你啊…”

  林沫盈盈的眼里带着欢喜明媚的笑意,是从未有过的心动和大胆,嘴角朝上带着娇俏地朝白茺笑了笑,还详装要躲过他的动作。

  白茺看着林沫这样子,感觉一周以来的疲劳和辛苦都值了,此时此刻他再也不觉得辛苦和劳累,只是心里柔柔的,心软又爱怜林沫。

  他拥着林沫在怀里,亲了一下他的额头,说道:“我今天下班比较累,就让司机开车过来了。”

  林沫听了白茺说自己累,而白茺的脸上也确实流露出来疲倦,他就不禁觉得白茺是真的累了,心里有些着急,又为白茺的cao劳而心痛。

  说:“你这么累,就不要来接我了,我可以自己坐车去你家。”

  白茺听到林沫说“你家”,他就又在林沫的脸上亲了亲,改口道:“是我们家。”

  林沫看着这个儒雅俊帅的男人眼睛深深地注视着自己,里面却充满柔和的暖意和包容,他觉得自己遇到白茺,是这一生最好最好的事情,大概用光了他这一生的所有运气,他也觉得不可惜。

  司机看着两个人在后座亲热,心里并没有奇怪的感觉,把车开到了白茺家,才笑着说:“白总和你儿子的关系真好啊,我家那个闺女就从来都和我不亲,只和她妈亲些。”

  白茺很自然就接受了司机的说辞,淡然地说:“女儿都贴妈妈一点。”

  司机笑笑,笑容老实憨厚,是个忠厚的人。

  白茺下了车,林沫本来要自己背书包的,但是白茺已经先一步自然而然地帮他拿了书包,林沫怪嗔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的撒娇和傲气之处,白茺心里喜欢,从他身后握住他的手,眼神柔软地说:“和小张说再见吧。”

  林沫让白茺包裹着自己的手,脸上带着淡雅的笑,对司机说了一声:“张叔,慢走,今天谢谢你。”

  小张有点受宠若惊地说:“不用不用,白公子以后需要去什么地方,说一声就是。”

  白茺让小张把自己的车开去单位,然后周一再开单位的车来接自己,这样做主要是体谅到他回去的时候不方便,让他开了自己的车回到内环,比较方便坐公交车。

  小张笑着和白茺他们道了别,然后把白总的车开回单位了,一边开车还在心里一边想着,白总的儿子可真是钟秀漂亮的一个人啊,孩子的母亲一定也是个大美女,基因好才能生的出这样俊秀雅致的儿子出来啊。

  白茺把林沫半搂着进了电梯,进了电梯也不松开手。

  林沫就那样让他半抱半搂着,面色已经恢复了一点清冷冷淡,但是却不影响他清华淡然的风采,他仰着头看白茺,灯光照在他黑亮的眸子上,闪闪的光亮像寒空中的星子,清新明亮又凛冽。

  他说:“司机误会我是你儿子了。”

  白茺这下终于能好好亲一亲林沫了,他就狠狠对着林沫的亲了一下,然后抬起头,面目十分正经地说:“你不就是我儿子。”

  林沫见他这样正经地说着不正经的话,简直就想要狠狠拍白茺几下,心想他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他的手还没有动,白茺就事先拉住了,又霸道强硬地吻住了他的唇。

  林沫彻底没辙了。

  两个人走出电梯的时候,白茺倒是神情自若,林沫就脸就烫到不行,因为两个人热吻完,他才注意到电梯顶部右上角落里监控器,发现了监控器简直让他都要羞到地里面去了。

  回到家里,林沫就自己从白茺手里拿了书包过去。 他有点生气,觉得自己现在是不知羞耻了,和白茺在一起就什么都不管不想了,他有些气恼自己这样子,并不觉得是白茺勾引了自己,而是觉得自己太堕落了。

  家里请来的厨娘正在做晚饭,听到开门的声音,就探了头出来,笑着问道:“白先生回家啦,这是小公子?”

  白茺不多做解释,点头说是。

  林沫见到对方妇人,面目慈祥,笑容亲切,就礼貌温顺地叫了一句:“阿姨好。”

  妇人十分高兴自己做事的这家主人家的孩子温顺懂礼,最怕就是遇到刁蛮又野横的孩子,父母不管,自己又不能说孩子的不是,所以见到林沫一身清丽又懂事,脸白瞳深带着灵气和神秘让人心生惊艳与敬意,不由得就对林沫有了好感。

  妇人擦了擦手,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出来说:“今晚的菜有松鼠桂鱼,烩全菌,冬瓜排骨汤,金沙玉米,京酱鸭丝,照烧j-i,还有手撕莲白,白先生和小公子看这是够了吗?”

  林沫数了一下有七个菜,两个人吃七个菜,肯定吃不完的,简直就是浪费了。

  他还想说太多了,先拿掉两个来得及做的菜,白茺却就在一旁点了点头,首肯了说:“可以。”

  林沫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就自己拿着书包去房间里了。

  白茺这间房子至少有两百平,上次来的时候去主卧里面洗过了澡,所以他的东西就放在了这里,当然,晚上他也和白茺睡这里。

  进了卧室,林沫把自己带过来的课本和资料拿出来,整理到一半,白茺就走了进来。

  林沫看了他一眼,敛了眼帘,低垂的眼睫毛和眼睑特别显得温良柔顺。

  白茺眼神温暖明亮带着笑意地看着他收拾东西,心里轻松又温情。

  林沫这时却说:“菜太多了,我们两个吃不完。”

  白茺走过去把他像珍惜这个世界最珍贵的宝藏一样搂在自己怀里,放低了声音,低沉x_ing感磁x_ing地说:“没事,吃不完明天再吃。”

  林沫被他这样哄着劝着,心里刚才的闷气都消失了,感觉自己整个人像这样被白茺抱着贴在一起是再自然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也是再舒服不过的事情了。

  不可否认,他的心底也起了迤逦绮丽的心思。

  他一边觉得这样不对,不好,一边又为这样的想法挣扎,想要被白茺抱着搂着拥着,两个人亲热,接吻,相互爱抚,让两个人的灵魂紧紧贴在一起。

  他还站在一旁犹豫,心里有了念头也控制着,低垂着纤柔的颈。

  白茺是属于行动派,比起林沫内敛腼腆的x_ing格,他是完全不会在乎那么多,他只要想到,就要去做,就要去亲林沫,就要去抱林沫的身子,即使林沫现在还不同意,但是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已经忍了一周,疲惫又思念林沫清秀俊逸的身子的滋味,他现在想要好好亲热一番他所爱之人,便是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他这样想着,就已经不满足两个人静静站着,林沫依偎在他的怀抱里,虽然这样的感觉也很好,但是他还是想要更加具体,更加实质x_ing的东西。

  白茺忽然毫无预兆地把林沫用公主抱的形式把他抱了起来,林沫猝不及防,几乎要惊呼出来,但是白茺结结实实把他抱得很稳,几步就把他抱到床边,放到床上,然后欺身就压了上去。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