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沙猪改造计划 作者:凌豹姿

时间:2019-06-08 09:43 标签: 年下
文案 一个条件再完美的男人,只要天天来找自己麻烦,姜乃元就想将对方就地正法,为女人除害! 这个沙猪还真以为全世界就他最好? 呸!要不是看在客户份上,他早就给对方好看了, 没想到老天应验了他的心愿,这臭男人马上现世报,但是干嘛祸延到他,还让人住

文案

  一个条件再完美的男人,只要天天来找自己麻烦,姜乃元就想将对方就地正法,为女人除害!

  这个沙猪还真以为全世界就他最好?

  呸!要不是看在客户份上,他早就给对方好看了,

  没想到老天应验了他的心愿,这臭男人马上现世报,但是干嘛祸延到他,还让人住进自己家里?他承认自己是色胚,看到好货色不验一下对不起自己,结果不留神就把人家小处男吃干抹净,本想一夜情玩完就算了,那个人是哪根筋不对,竟说要对他负责,还搬进家里来了……

  谈情说爱黄天汉是门外汉,他满脑子只有电机和化学,

  要不是母亲苦苦相逼,他才不会去报名什么相亲,也不会遇到那美如兰花的人,连客诉也变成欢乐的事,老天也站在自己这边,给了一个好机会近水楼台,结果不小心擦枪走火,两人就这样发生意料外的事,当然,他也就顺理成章的将人占为己有……

  聪明与仁慈 凌豹姿

  最近家中蚂蚁横行,原因全在于我养了几盆花,结果那花中可能有蚂蚁吧,以前家里没有的蚂蚁,现在都变成了在我家逛大街,尤其是近夏天,他们好活跃,让我看得头皮发麻。

  我准备了一些灭蚁的药品,虽然看它们挂点有点不忍,但是为了维持环境的卫生,我还是忍痛做了,要不然家中都蚂蚁也不是办法。

  那时我朋友还问我说:「你这样不是在杀生吗?」

  他问这句话的原因,是因为他有另外的朋友笃信宗教,所以完全不用杀生的方法,他们就是保持清洁,用每天都大扫除的方法,但还是无法灭绝蟑螂、虫害之类的。(那是当然的,它有时候躲在隙缝中,你根本就擦不到。)

  我觉得那一类人也非常的了不起,因为要维持干净,而且用的心力是比我们这些用药清理的人的百倍,他们家庭还是坚持了下来,每日都花非常大的心力去大扫除,虽然无法杜绝害虫,但是至少家里维持了干净。

  这让我想到了我曾看一篇小小的报导,他里面有讲到某些观念还满有趣的,例如聪明才智是天赋,但是对他人仁慈是一种选择。

  我想大家已经活到可以辨别是非的年龄了,一定会有一点点感觉的,那就是有的人真的很聪明,是一种天生就比别人智商高,也有另外一种人,他的聪明才智就是普普一般。所以你的IQ是生出来就拥有的,你不可能努力,就能让你的IQ达到一百八十。

  所以你有多聪明,是你天生的天赋,这是旁人无法夺去,也不能礼让的东西,但是聪明的人,不一定会做出仁慈的事情,所以对他人仁慈,其实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可以选择当个仁慈的人,也可以选择不。

  但写这篇文章的人,却在后头提及,当后来他们这些IQ高的人都功成名就,人生拥有金钱、声誉等等东西的时候,却发觉最值得他敬佩的人,不是那些IQ高的人,而是对他人仁慈的人,这些人才是人生最成功的人,而他们不算是。

  这是很值得玩味的想法,期待大家共勉之。

  

  第一章

  

  「对不起,黄先生,请您留步。」

  招待员惊慌得大惊失色,显然在她的人生中,从来没遇过这种有理说不清的男人,纵然对方长得英俊高挺、收入可观、智商过人,几乎所有好的形容词都可用在这个男人身上,但是他的蛮横粗暴与自以为是,也是她人生经历中闻所未闻的怪胎。

  黄天汉毫不停步,纵然在他面前是身高矮他二十公分的娇小女人,他依然脚步不停,就像在行军般的前进、再前进。

  一般娇小且可爱的女人,就像小动物一样,会让男人顿生爱怜,而且招待员的面貌还长得十分清秀,应该会让一般男人怜香惜玉,但是那是肤浅愚笨的男人,绝对不可能是黄天汉。

  「我很不满你们的服务,我要直接找负责人。」

  黄天汉语气强硬,面孔僵冷,他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在这间公司,却连一个合适的对象都找不到。

  他没有自尊心受到挫败,只有愤怒,他深知自己的身价与优点,他绝对是个绝顶的好男人,所以他不需要为一连串的相亲失败感到挫败。

  没错,不是挫败,是愤怒!而且是铺天盖地的愤怒与不满。

  因为相亲这一回事已经浪费了他无数的时间,而他人生第一次浪费时间却毫无所获,交出来的成绩单竟然是一张白纸,感觉自己就像个白痴、智障。

  而「白痴智障」这四个字,绝对是他人生中,任何稍稍认识他的人,都不会用在他身上的形容词。亏他还是听友人介绍,而且评语是非常优秀,因此才来到这间婚姻介绍所。

  但这间婚姻介绍所根本就是间只收钱不干事的废物,以他三高的条件,为什么在三个月内结婚会这么困难?

  「黄先生,拜托您,我们会再帮您物色新的对象,您一定会有一个美丽的邂逅与圆满的结局,请您冷静下来。」

  不待对方说完,他对这种虚假不堪的甜言蜜语,以及毫无诚意的再三保证,已经忍无可忍。

  「我这一个月内都在相亲,但是竟然连个老婆都找不到,全台湾死得都没女人了吗?还是我条件太好,没有女人配得上我?」

  他毫不绅士的推开试图阻挡的娇小女人,然后打开了门,他要直接见老板,所有他今日的愤怒都要朝他发泄,他要让这个尸位素餐的无能者了解,从他身上挖出这么多钱,却没有给他合理的服务,他绝对不会客气。

  办公室很小,超乎他的想像——他还以为对方收了钱,应该会摆设豪华——虽然办公室称不上豪华,但好像可以适用另外一种名称,叫雅致。

  一盆不知是什么品种的兰花在桌上恣意的盛开着,粉紫的花瓣那样的娇甜可人,却又柔弱不堪,仿佛轻轻使力,就会让花瓣立刻飘落。

  而站在如此雅致的粉紫兰花前,是个也可以称呼为雅致的男人,他应该是听到门前的吵闹声而站了起来。

  纤瘦却一点也不显单薄的骨架,气质低调中却有些耀眼,双眸晶灿,皮肤偏白,白得有些柔弱感,柔弱感中却又穿插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坚韧,他穿着米白色的西装,年轻化的打扮,配上了红色的领带,带来纤细却坚持的热情感。

  说他美,又比不上真正女人的美丽,说他艳,也比不上浓妆艳抹的女人的冶艳,但若说他丑陋的话,就太对不起自己的审美观了。

  眼前的男人有一种特殊的味道,那种味道像木香一样,初闻不似花香让人惊艳,久闻之后,却是余香袅袅,挥之不去。

  姜乃元抬起上眼皮,伸出食指对着雇员轻轻摇手,示意他下去,好让他处理。

  雇员抱歉的弯腰道歉,才松口气的走了出去,应付黄天汉是她这一年工作中最恐怖的经验,幸好此刻烫手山芋换人了,相信以老板的应对,应该可以搞定黄天汉这个有史以来最难搞的客户。

  黄天汉无视周围的空气,立刻坐在姜乃元的面前,他声音仍维持一贯的冷硬,废话不说的单刀直入。

  「我姓黄,是你的……」

  姜乃元若有似无的,似乎在叹口气,好像他是超级捣蛋恶搞的臭小孩,让他霎时有种被渺视的感觉,只是他这叹气做得太巧妙,而他脸上的微笑也太美好,让人很难伸手打笑脸人。

  但黄天汉明显的感觉到,他看到他就叹气,而且心里这口气还叹得非常大。

  「我知道,黄天汉先生,我这里有您的资料。」他简洁的告诉对方,他知道他是谁。

  「我的条件……」

  姜乃元再次打断他的话,他手中有的是资料,黄天汉是他开创联谊公司以来,条件最好的单身汉,现在却变成最惹麻烦的问题客户。

  「黄先生的条件非常优秀,是本公司顾客中属一属二的,也是社会的高等菁英、中流砥柱。」

  那些赞美他听腻了,他直指重点,说出自己的不满。

  「我是听朋友介绍而来的,但是你们的服务太差了,让我非常不满意。」

  姜乃元脸上的笑容仍然没变,但他在办公桌底下的双手握得死紧,他们服务很好,是对方太过龟毛,而且龟毛到难以置信。

  不!不只是龟毛,讲龟毛太给黄天汉面子了,他根本就是吹毛求疵的专家,是在一张白纸上找污点的混蛋。

  「本公司为黄先生介绍了好几个非常优秀的对象。」

  「优秀对象?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你到底明不明白什么是优秀的涵义?」

  黄天汉的语气非常夸大与充满鄙视,姜乃元脸上笑容开始有点僵,显然快要装笑装不下去了。

  只因眼前的这个高大又俊帅的男人,是他开这家相亲公司以来,最最难搞、也最最恶劣的男人,每个跟他约过会的女人,最后一定在约会场合上掩面而泣,然后立刻逃走般的飞奔而去。

  第一次约会就如此,还有谁敢跟他再约下一次,更别说跟这种难搞的男人结婚了,纵然这个男人长得再帅、再高、再有才能,而且也真的很有钱,也没有任何女人受得了这种挑剔,眼高于顶的沙文主义者。

  这种人就叫作「沙文主义猪」,简称「沙猪」,他已经听过好几个女客的投诉了。

  「您严格限定了身高、职业以及学识,我相信已经为您筛选,也再三确认过了。」

  姜乃元说着场面话,当初他看了黄天汉所留的资料,对他所要选择对象的栏位中密密麻麻的文字,还有眼高于顶的语气差点喷笑,那时他还天真的以为是笑话一场,因为那些话太搞笑了,不可能有人是认真的。

  但是经由这一个月后的各种事件,他实际了解到,黄天汉的条件并不是玩笑,他是认真的。

  「我是个完美男人,当然要找一个完美妻子。学识太差,没有留学过的,跟我完全没有共通话题,我受不了女人太过愚蠢,那个第一个女人,竟然问我有没有看过某个综艺节目,她在开玩笑吗?有时间看那种会让人变笨的节目,还不如多看几本有意义的书。」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