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网游之千里之行》作者:云上君子(八)

时间:2018-04-27 11:53 标签: 欢喜冤家 竞技 甜文 游戏网游
,多米诺骨牌就轰隆隆倒下,其他几个队友也一一自顾自地行动了起来,原有的阵型被扯了个稀巴烂。 战况很激烈,容不得一秒的迟滞,千里心中纵有再多想法也说不出来,只得先随机应变着对付战局。 形势从原先的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渐渐地发生了倾斜。 对面一点
,多米诺骨牌就轰隆隆倒下,其他几个队友也一一自顾自地行动了起来,原有的阵型被扯了个稀巴烂。
  战况很激烈,容不得一秒的迟滞,千里心中纵有再多想法也说不出来,只得先随机应变着对付战局。
  形势从原先的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渐渐地发生了倾斜。
  对面一点都不含糊,一发现有机可乘,便毫不手下留情地狠狠出击,围观人群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五人被一寸一寸地逼上绝路。
  哪怕看不懂什么高端的技战术内容,光从血量对比上,人们就感觉得出胜负的趋势了。
  周遭的热切讨论不知何时停息了下来,只剩一片诡异的安静。
  唯有千里还在坚持不懈地下着指令。
  他们还没有输。
  他们还有机会……
  来了——!
  “上!”千里边说着,自己率先冲了出去。双方是同等级别的对手,他们有失误,对面也会有失误,这一点点时间,就是己方翻盘的最大机会!
  孤立无援的他,瞬间被敌军围困。
  队友们都没有跟上来。
  “你们……干嘛?”千里愕然道。
  “已经输了,你没看出来吗?”
  “算了。”
  输了……?
  不,他没看出来。他只看出来他们处于劣势,他只看出来他们还有机会,他只看出来胜负还未成定局,比赛还没有到最后,什么都有可能……不是吗?
  为什么他们就这样放弃了?
  他们努力了这么久,为什么不再挣扎多那么一下?
  为什么不再尝试上哪怕一次?
  连系统都没有判负,为什么他们就先将自己判负了?
  为什么……不相信我?
  千里阵亡,另外四人没再打多久就选择了GG。
  “妈的!你今天怎么回事?!”其中一人一摘下耳机就转头冲着千里咆哮。
  “……”
  千里没有说话。
  其余三人的情绪也好不到哪去,从一开始指责千里,到互相指责,乃至互相谩骂,总之,全世界都有错。气氛越来越激烈,围观人群都当好戏看,老板则赶紧出来各种劝架。
  “操!不跟你们这群傻逼废话了!”那人砰地踢了一脚桌子,愤然离去。
  结束了。
  至少,这个队伍结束了。
  也许有人会就此却步,也许有人会明年再来,但怎么着,都不会是这同一个队伍。
  “老板,对不起。”
  这是千里临走前对老板说的最后一句话。
  让你失望了。
  那一夜,千里一个人坐在冷清的路边,哭得像个孩子。
  上一次流泪,是登录“千里寻风”那个账号时。那时,他的世界坍塌了。
  现在,他的世界再次坍塌了。
  他要怎么面对母亲那失望又怜悯的目光?
  他要怎么正视他曾那么笃定的自信?
  难道……他真的错了吗?
  自己并不是那个万中无一的人吗?
  一切……只是一个无知少年的异想天开吗?
 
 
第604章 海阔天空
  他不愿相信。
  却没有足够去说服自己的证据。
  一直坚硬地支撑着自己的信念,支离破碎。
  这天之后,千里没有再去过飞浪网吧。
  也没有再去过学校。
  深夜回家后,他只呆了5分钟,带上东西,搁下家门的钥匙,便离开了。
  次日,母亲接到了一通来自陌生号码的电话。
  他很平静地告诉她,他走了。
  且不会再回来。
  也无需找他。他算成年了,可以在社会上自力更生了。从此以后,他的人生,自己负责。
  母亲久久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妈妈,我知道这么多年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对不起。”千里说道。
  这是他心底的真话。
  他明白的,母亲原本可以有一个正常的、完满的家庭,却因他的贸然插足,多少变了些味道。
  平心而论,她丈夫不是个坏人,从不虐待他,也不会故意为难他。他只是做着一个正常人会做的事,更爱自己的孩子,仅此而已。
  可是,千里真的受够了。
  他很抱歉,他很抱歉自己成了一个家庭的负担,而年幼的他无能为力。
  如今不同了,他长大了。秋季赛一度成为了他最大的希望——逃离这个家庭的希望。
  他终于熬到头了,他终于可以离开了。
  他终于不用每天活在压抑和自我怀疑中,接受这些长辈、这些亲戚们的评头论足了。
  他终于不用再听他们弯弯绕绕、含沙射影的话语,终于不用再看他们讥讽又嫌弃的神色了。
  他终于不用终日被拿来和别的孩子对比,不用终日被提醒,你只是个失败者了。
  他不怕奋斗和努力的苦,他怕的是枷锁和桎梏。
  他不在意饭菜不可口,衣服不好看,也不在意生日没有蛋糕和礼物。
  他只想要一点点理解,和尊重。
  却是那么艰难。
  他感激,感激他们的养育之恩。
  可感激,不等于爱。
  他只能说一句,对不起。
  我不是你们想要的那个孩子。
  如果可以,请当我没有出生过吧。
  再见。
  千里挂断电话,抬头看看广袤的天地,心中只有空落和茫然。
  他很坚定他会离开,但他没想过会是这样离开。
  也只能离开。
  那个地方,每多留一天,都是无尽的煎熬,每多花一分他们的钱,都犹如一个火辣辣的耳光甩在自己脸上。
  让他们供自己读完高中,再上大学?
  不,这从来不在千里的设想之中。
  眼前,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思虑再三后,千里去了不算太远的另一个城市。
  他游戏里一个多年的朋友在那里。
  此外,他也不知还有谁可以投靠了。
  长久的交情还是有点用的,朋友收留了他,暂时不至于沦落街头。
  住了没几天,有一天晚上,千里正在沙发上睡觉,突然有团东西压到了他身上,还是活的。
  千里吓得跳了起来,对方也吓得跳了起来。
  伴随着一声惊叫。
  惊叫的不是他朋友,而是他朋友的女朋友。
  女朋友衣服都脱到一半了,看到这里居然有个陌生男人,又羞又怒,蹭蹭蹭地冲进了朋友房间,砰一声关上了门。
  朋友和千里面面相觑,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酒味。
  千里尴尬地笑了笑,“你……你们继续。”说罢,逃也似地出了门。
  出了去才发现已是半夜,街上的店铺基本都关门了,人迹寥寥,偶尔能见到三两个青年小混混或喝醉酒的大叔走过,地上时不时地跑过几只老鼠,爬过几只蟑螂。千里走了好一段路,离朋友家大约有一些距离了,才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半睡半醒地熬了一宿,天亮了。千里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继续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累了就坐坐,坐够了就接着走。下午,估摸着朋友该醒了,千里在报刊亭打了个电话给他,说自己已经找到去处,不麻烦他了。
  朋友连连说好,又意思意思地嘱咐他几句照顾好自己,有需要叫他云云,便挂了电话。
  千里看了看四周,在一个老奶奶的推车上买了一块钱两个的大白馒头,坐在路边,一边啃着一边看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如斯热闹,却与他无干。
  这馒头一吃就吃了几天,每天花几块钱就能填饱肚子,晚上去附近小广场的长凳睡觉,渴了就去喝公共水龙头的自来水。
  这大概,就是流浪的滋味吧。
  人活着,真是很简单的事情。
  怎么活,却是个复杂的问题。
  世界之广,何处是他容身之所?
  有一天,千里走着走着,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他仰起头,看了许久许久。
  一条狭窄的楼梯上方,挂了一个招牌。
  E时代网吧。
  他想进去,却挪不动脚步。
  他想走开,还是挪不动脚步。
  他不知道他要怎么办。他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不知道接下来的漫漫人生,他要怎么过。
  他想起老板,想起他世故精明的外表下柔软的心,想起他做的难吃的饭,想起他说的很多话,想起他教会自己的很多东西。
  他想起无咎,想起他们虽不漫长却刻骨铭心的征战岁月,想起他们从不曾见面却与生俱来般的默契。
  算了吧。
  千里终究没有踏入那道门。
  路边有个卖唱的年轻人,站在麦克风前,扛着把吉他,旁若无人地引吭高歌。
  “今天我,寒夜里看雪飘过,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千里不自觉地驻足凝望。
  “风雨里追赶,雾里分不清影踪,天空海阔你与我,可会变……”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