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道长,镇山河!+番外 作者:一袭白衣(二)

时间:2018-05-21 16:13 标签: 强强 重生 游戏网游 现代架空
兽秒了。 经验条猛地向前蹿去,就这么一只小怪的经验直接让顾书白升到了19级。 南陆那边一下子就炸了,一个匿名玩家忽然跳到了等级榜第一去了,还是高高在上的19级,这他妈不是逗他们的吗? 顾书白却无心理会等级榜,从小怪身上捡到了一件战士用的紫色装备。
兽秒了。
  经验条猛地向前蹿去,就这么一只小怪的经验直接让顾书白升到了19级。
  南陆那边一下子就炸了,一个匿名玩家忽然跳到了等级榜第一去了,还是高高在上的19级,这他妈不是逗他们的吗?
  顾书白却无心理会等级榜,从小怪身上捡到了一件战士用的紫色装备。
  极品是挺极品的,但是100级用的……
  顾书白默默地将装备放在了背包里,切换到夜杀心法下,继续向着灯塔前进。
 
 
第60章 
  一只小怪的经验就让他升到了十九级,如果再不小心的话, 可能等级就升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所以, 顾书白剩下的路走得小心翼翼的, 生怕再拉到另一只小怪,靠着附近的小怪密集度不高, 省去了他很多麻烦,只要开着隐形斗篷保持潜行状态,在潜行结束之后休息一段时间, 等待潜行CD好了, 再继续前进。就这样, 慢慢地向钟塔前进。
  半个多小时后,顾书白终于来到了钟塔脚下。
  走近了看, 这座钟塔格外的庞大, 不知道已经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伫立了多少年, 伤痕累累, 表面上满是岁月斑驳的痕迹,从顾书白的角度看去, 西北角的钟塔边缘好像被什么给劈成了两半, 从中裂开了一道极大的缝隙。塔楼的顶端闪烁着黄色的光芒, 像是人类即将熄灭的生命之火。
  顾书白仔细看去, 发现塔楼表面的图案虽然斑驳不清, 但是能依稀拼凑成一条巨龙的样子,他想起在幻境中所见到的那条黑龙,萨梦萨耶正是如同现在这副样子, 带着不可一世的高傲俯瞰着苍生,好像在他蔑视之下的这些不过是一些苟延残喘着的蝼蚁罢了。
  看到这条巨龙,顾书白已经可以确定黑龙葬龙地瓦尔哈拉就在这个地方。这片100级的土地在上一世也是玩家们所不曾涉足的地方,顾书白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对这里是全然陌生的,脑海里没有一丁点参考资料可以为他提供意见。
  他在灯塔周围转了两圈,没有找到通往灯塔上的路,却在齐人高的地方发现了一扇被从内封死的铁窗,对于一个高大的灯塔来说,没有人会把窗建在这样的高度上。
  顾书白尝试从外破坏这扇铁窗,但是系统总是提示他在进行无效的行为,试验了两次之后顾书白就选择了放弃。
  但是除了这个灯塔之外,顾书白不知道该从哪里寻找突破口,其他所有的地方都是一片荒芜,没有任何的线索。
  真不愧是困扰了无数玩家的难题,如果瓦尔哈拉这么容易就被玩家找到的话,那远古五条神龙的力量就没有那么神秘了。
  顾书白站在原地仔细思考了一会儿,第六感告诉他还是应该在灯塔上寻找进入瓦尔哈拉的方式。
  他又走回到铁窗之前,沿着窗户的边缘看了一圈,最后低头看向灯塔没入土地的交界线上,这座灯塔像是插入在土地中的一样,与土地交界的地方有少许碎裂的痕迹,顾书白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怀疑这把灯塔就像是一把插入土地之中的钥匙,灯塔地基深入的地方就是锁眼,如果能拧动这把钥匙的话是不是就有可能打开前往瓦尔哈拉的大门?
  可这样一来,更复杂的问题就来了,他要如何拧动这把钥匙?他现在被困在灯塔之外,连进都进不去,一定有机关,顾书白心想。
  顾书白又重新回想起他在树翁那里见到的景象,黑龙萨梦萨耶的猩红色近在眼前,随后出现的就是灯塔微弱的光芒,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在萨梦萨耶死后,他的双眸变成了灯塔,继续巡视着他的领土。
  灯塔的光芒……顾书白坐在灯塔下面耐心地观察着灯塔光芒的扫向,一整个下午,他都耗在了这里,却没有什么明显的进展。顾书白看了一下游戏时间,已经差不多到要去接顾书怡下课的时间,他只能暂且放下这个谜团,先退出了游戏去学校接顾书怡。
  顾书怡吃饭的时候总是喜欢开着电视,全息电视上正在讲述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希洛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位女祭司,她与相隔着一条赫里斯海峡的少年安德尔相爱,每当夜幕降临,希洛总是会在塔楼上挂着一盏灯指引安德尔渡水和她相会,但是不幸的是,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塔楼的灯被风吹灭,失去了方向的安德尔葬身大海。
  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顾书白猛地想起了有关萨梦萨耶的一个传说。
  那个传说是他在森林国家图书馆中看到过的,萨梦萨耶曾经有一个忠实的仆人,他们约定好在荒原寻觅天神留下来的宝藏,如果有任何发现或者危险就以灯光为示,在寻找的过程中,萨梦萨耶发现了仆人的灯光,赶去那里的时候却发现仆人带来了一群叛逆者想要绞杀他。
  失望而暴怒的萨梦萨耶杀光了所有的人,从此那片土地就变得一片荒芜,寸草不生,哪怕后世的人类付出了再多的努力也无法改变土地的状况,只有最坚韧的生物和植物才能在那片废弃的荒原上生存下来。
  早该想到这个传说的……顾书白吃过饭后连忙登上了游戏,他忽然发现灯塔扫向的某个角度的时候,光芒似乎会变弱,联想到那个传说,顾书白找好了角度,站在灯光变弱的那个方向上看向灯塔的低端。
  那里似乎有一块石板,因为光线的原因顾书白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他蹲了下来,在石板上摸索了一会儿就看到有系统提示。
  【这好像是块可以拿下来的石板,但是你有那个力量拿下这块石板吗?】
  看来还需要什么道具才行。
  顾书白沿着灯塔扫射的方向看过去,在远方有一块黑漆漆的山包是灯塔没有照射到的地方,顾书白开了隐形斗篷,进入潜行状态一路向山包的位置赶去。路上的小怪更是少得可怜,这一路只被微弱灯光所照耀的土地就连那些凶猛的野兽都不敢踏足,顾书白这一路走的毫无惊险,他甚至怀疑自己不用潜行就可以直接到达他的目的地。
  等靠近山包的时候,他就发现地面上还有很多残损的骨骸,这些骨骸大部分都是人类的骨骸,黑得发亮,却一点没有显现出被风化的痕迹,甚至连野兽的啃食痕迹都没有留下,保持着它原始充满罪孽的模样被这个世界无情地鞭笞着。
  顾书白怀疑这些尸骨就是当初背叛萨梦萨耶的那些人,他们中了萨梦萨耶的诅咒永远也不会消失。
  当顾书白走近那些尸骨的时候,系统提示就跳了出来:
  【你感受到了诅咒的气息,确定还要前进吗?】
  这次顾书白犹豫了一下,他切换到纯阳心法下,在骨骸附近下了一个镇山河,随后一个聂云迅速靠近镇山河的无敌圈,趁着无敌圈那几秒的时间在尸骨上快速地摸索了一把,系统提示又跳了出来:
  【你好像在骨骸上摸到了什么。】
  镇山河是纯阳的一个技能,在镇山河的范围内玩家可以不受任何伤害和减益状态,被原游戏的本土玩家们戏称无敌。
  顾书白在无敌圈消失之前又迅速离开骨骸,等待镇山河CD好了再继续在骨骸上摸索着,如此往复,终于在骨骸上摸到了什么。
  那是一把短笛,只有半臂长短,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质做成的,放入手中有沉甸甸的感觉,笛口像是龙嘴,有两须延伸出来盘绕在笛孔周围,顾书白仔细看着短笛上的介绍,这把笛子中嵌入了黑龙萨梦萨耶的神力,在仆人背叛之后萨梦萨耶忘记收回,就这么留在了仆人的骨骸之中。
  顾书白将短笛收好,又尝试着在骨骸上继续摸索着,他耐心地找了一个小时没有任何线索最后暂且放弃,拿着找到的短笛重新走到了塔楼之下。
  顾书白研究了一会儿,最终将短笛插入了那片土地之中,一瞬间,一大团黑雾从短笛中冒了出来,短笛开始演奏起一首顾书白丛来没有听过的奇异歌曲,这首歌曲曲调诡异,钻入耳朵好像能直达人的大脑,刺激着他的神经,顾书白眼前一花,发现自己的血量在不断下降,他忙给自己灌下了止血散,在最后穷途末路的时候对着自己落下了一个镇山河,持续掉血的状态得到了缓解,曲声消失,地面轰隆隆地震动了起来,一扇大门在地面上向顾书白打开。
  顾书白探头看了一下大门里的情况,漆黑一片,深不见底,但是能隐约看到楼梯的形状。他切换到夜杀心法下,有了夜王沃尔丁的庇佑,漆黑的景象在他眼前变得清晰无比。
  那是一条腐旧的楼梯,两侧连扶手都没有,楼梯像是悬空而建,没有连接,好像只要一脚打滑就会沿着楼梯跌入到无止境的深渊之中。
  顾书白小心翼翼地踩在楼梯之中,刚踏入一脚就有系统提示跳了出来。
  【你即将踏入黑龙萨梦萨耶地长眠之地,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顾书白直接无视了系统消息,等另一只脚也踏入之后,头顶又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那扇门快速闭合,而顾书白此时此刻才只有双脚踏入地下,半截身子还在地面之上,如果不快一点的话身子就得被这扇门给夹两半。
  游戏里顾书白自然不怕死,但是就怕死了之后不知道会被传送去哪儿,顾书白眼疾手快地向下跑了几个台阶,赶在大门关闭之前踏入了地宫。
  彻底的一片漆黑。
  周围死寂一片,这里的葬龙地不像是温暖的蓝龙霍尔芬妮的葬龙地,充满了肃杀与冰冷,游戏制造出来的那种气氛烘托得十分到位,顾书白甚至感觉到了一种冷意,那是他从前玩游戏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
  全息游戏做到如此逼真,可以说是只有万古这一家。而这样精心雕琢好的一张地图却没有对广大玩家开放也是它的一种损失。
  万古是款很神奇的游戏,这款游戏没有任何的GM,全靠核心主脑来调控游戏,一旦策划将自己的所有剧情、数值设定存入主脑之中点击运行,那么游戏内的发展变化全由主脑调控,就连他们都无法干预,只能追加剧情和设定。
  因为这个年代,人类的大脑计算已经无法满足全息游戏内的变化,对于一款精密的游戏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人为的一点不精密的改动都会引起游戏内的巨大的不平衡。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