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虎视眈眈 作者:苏芳流里

时间:2019-03-30 11:42 标签:
风流老司机腹黑小白兔/一个峰回路转又甜又咸的包养故事。 窗外大雨滂沱。 永夏有点无聊的看着窗子外面的雨水一点一点的从塑钢窗子渗进来,细细的水流在贴着瓷砖的墙裙上流下来,蜿蜒的像一条小蛇。 王哥从北京带他过来试镜的时候把这个剧组的条件吹上了天:

风流老司机×腹黑小白兔/一个峰回路转又甜又咸的包养故事。

 

窗外大雨滂沱。

 

  永夏有点无聊的看着窗子外面的雨水一点一点的从塑钢窗子渗进来,细细的水流在贴着瓷砖的墙裙上流下来,蜿蜒的像一条小蛇。

 

  王哥从北京带他过来试镜的时候把这个剧组的条件吹上了天:“服饰衣装完全复古,亭台楼榭全部按照原文小说一比一搭建,就连演丫鬟的都是圈内小花。”

 

  永夏问:“我那试镜什么角色?”

 

  “咱们当然争取男一啊,不是男一也是男二。”老王一边用手机屏幕照镜子,一边说。

 

  永夏在动车上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这次试镜被选上的几率不大。

 

  凭什么选自己呢?小是小,鲜是鲜,r_ou_没r_ou_。可是合在一起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说自己是小鲜r_ou_也要有资本,自己有什么呢?一张高中肄业书,还是在抗日神剧里面演了一个死了姐姐露脸半集倒霉孩子的表演经历?

 

  不值一提。

 

  永夏抬眼看了一眼,正在房外走廊上打电话的王哥。

 

  “我cao你妈逼!”王哥在走廊上骂着,那声音大到这座招待所改成的快捷酒店也抖三抖。

 

  永夏赶快收回目光,紧紧盯着手上的剧本,努力让自己背下去台词。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永夏才听到经纪人王朝那特有的粗重的中年男子的脚步声,王哥把快捷酒店起皮子的塑料地板踩的啪塔啪塔的。

 

  “小夏。”王朝把门掩上了。

 

  “王哥,去试镜吗?我东西整理好了。”永夏尽量不去看王朝那张脸,他闭着眼睛就等王朝又要接下来骂几句脏话。

 

  王朝总是要骂几句脏话才能平息怒火的。

 

  “不不不,先不着急。”王朝把剧本从他手上抽走了。

 

  永夏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庆幸还是难过,其实仔细想想也不亏,反正台词一个字也没背进去。他要试镜一个皇帝的角色,那个皇帝心机深沉,谋划算计。他就算试了也拿不下来,他也没那气场。

 

  王哥又从桌子上递过来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喝口水。别着急,哥问你几个事儿。”

 

  永夏接过了矿泉水,没拧开,快捷旅馆里面的矿泉水是要付钱的,五块钱一瓶,比外面超市贵一倍。

 

  王朝有点局促:“这个剧……副导演那边说,已经给其他人了。但是……但是哥给你打听了,小夏,就看你愿不愿意……”

 

  永夏玩着手里的矿泉水瓶子,没等王朝问完话就回答:“演配角也可以的。”

 

  王朝清了清嗓子,搓了搓手,显得更为局促:“不是……不是配角的事儿,你要是演主角也可以,带资进组就行。”

 

  永夏一听就笑了,天底下没人比王朝更了解他的经济情况。

 

  “咱们从高铁站坐车过来,你看到靠海那边的别墅区了吗?”

 

  永夏点点头。

 

  “哥看得出来你也挺想红的,这红之前都要苦一段时间。”

 

  永夏手一紧,把矿泉水盖子还是拧开了,水从瓶子里面倒了出来,撒了永夏一裤子。

 

  “睡一回,给你五十万;后期继续包,价钱另外算,你要是……”王朝语气明显干涩住了:“你要是陪得好,对方满意,人也说了,这个角色,对方打个电话就能帮你拿下来。”

 

  “哦……”永夏哦了一声,没抬头。

 

  “我就想,就想这也算个机会……你要是不愿意……那……那也成,咱们收拾收拾……”王朝僵了一会儿,其实挺明白永夏想什么的,就默不作声的也开始收拾他自己带过来的行礼箱。

 

  “那个女的……年纪大吗?”永夏用餐巾纸有一搭没一搭的擦着裤子。

 

  这么一问,王朝似乎更难开口了,又停了一会儿,才开口:“男的……不是女的。”

 

  “哦。”永夏这回彻底不出声了。

 

  王朝赶快“嘿嘿嘿”的笑了几声:“行了,别发呆了,收拾收拾,回去吧。”

 

  “睡了……角色就能拿吗?”

 

  “……”王朝还是呵呵的笑着:“别想了,走那邪魔外道的路子干嘛,咱好好演,从小角色演,总能出来的。”

“男的跟男的……怎么,那个……”

 

  王朝停了手上收拾行李箱的活儿,看了永夏一眼。

 

  永夏也坐在椅子上看着他,见他回过头来,脸上微微一动:“哥你说的不错,也是个机会……”

 

  “……”

 

  王朝这回真放下行李箱了,看了永夏一眼,觉得嗓子里面有点涩,不太讲得出来话。

 

  王朝第一次认识永夏的时候是在一个台球厅。周一,下午,整个台球厅都弥漫着一股烟味,永夏就坐在收银台的旁边椅子上,一声不吭的看数学书。

 

  永夏那个时候还是一个穿高中校服的毛孩子呢。其实现在也没大多少,身份证上已经过了十八岁,但是人比照片长得还小一点,不然抗日神剧里面,能在裤裆藏手雷的抗日女英雄弟弟的角色怎么能接下来的,人片方不就看永夏一眼看上去像个十六七岁的吗。

 

  十六七岁,还柔柔弱弱,挺不明事理的那种长相,就这种长相,角色死了,观众才能觉得可惜。现在高大全早就不流行了。

 

  王朝当时一伸头,看见永夏翻着数学书里夹着的考试卷,整片的大红叉。得,连选择题也能全军覆没,也是个倒霉的主。

 

  “跟哥混吧,哥演艺公司的,你签约不?我们公司正在招新人。”他把名片递过去,随口一说。

 

  他没打算永夏答应,这么大的毛孩子心思不是放在恋爱上就是放在高考上。

 

  永夏细细的看了看他的名片,点点头:“好啊。”

 

  然后呢?当天下午就有一个男人替永夏过来签约了,那个时候他还不满十八岁,签约要父母的。王朝仔细打量了那个人,怎么也不觉得他是永夏的父亲,不过他供职的演艺公司也不正规,旗下艺人最多去当个网剧主演,没仔细到人家户口身份全部查清。

 

  永夏看着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其实挺能拿主意的,当时签合约就跟签卖身契似的,永夏眼睛都没眨一下。

 

  王朝想到这里有点心虚,偷偷的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永夏,他还是当初看数学书时候那种满不在乎的神情,永夏发现他在看他,回头微微笑了,露出细细的虎牙。

 

  明明他刚刚在酒店的时候还问他:“男的跟男的……怎么那个……”

 

  王朝想到这里更心虚了,觉得自己如同旧社会拐卖良家妇女的那种黑恶势力。其实,下午时候人家打电话来,说的是雏儿一晚上八十万,整整让他吞进去了三十万,这三十万……他觉得吃的有点苦,吐又吐不出来。

 

  那个打电话的张经理他也见过,年龄四十多岁,脑袋秃噜的成了地中海,就这把年纪,脸上还长青春痘,整个额头活像一个火山口,唯一爱好是赌博,他在澳门的时候见过这人一次,在赌桌上挥金如土,听说赌徒有各种开运的方式,这会儿可算是把永夏搭进去了。

 

  破处开运,这不就是旧社会地主老财干的事儿吗?他王朝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怎么也干这档子拉皮条,人牙子的事儿了。

 

  王朝现在确实有点后悔了。永夏连个姑娘都没睡过,这白菜刚长成,就要送去给肥猪拱了。

 

  更何况,张自鸣有什么资本还能让片方那边给角色啊,怕不是随口胡诌。

 

  这么想着,王朝就要对前面出租车司机喊停。

 

  他身子往前倾的时候,看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永夏正在低头玩着他出酒店时候塞过去的那盒安全套。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