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馥郁 作者:剪春雨/冰箱

时间:2019-03-30 11:44 标签: 因缘邂逅 甜文 现代架空 都市情缘
文案: 本文为香水拟人文,轻松治愈。在此世界观中同x_ing婚姻合法。 章节标题为香水名。 主要人物: 贺兰山:风油精 余鱻(攻):德瑞克马尔 狂野麝香 谈和煦:蒂埃里穆勒 A*纯粹咖啡 桑阳夏(攻):蒂普提克 无花果 苗冬春:威劳瑞希 马黛茶 贾早榭(攻):罗拔

文案:

本文为香水拟人文,轻松治愈。在此世界观中同x_ing婚姻合法。

章节标题为香水名。

 

主要人物:

贺兰山:风油精

余鱻(攻):德瑞克马尔 狂野麝香

谈和煦:蒂埃里·穆勒 A*纯粹咖啡

桑阳夏(攻):蒂普提克 无花果

苗冬春:威劳瑞希 马黛茶

贾早榭(攻):罗拔贝格 匪盗

 

冰山闷s_ao情丝绕婚策师攻×伪高冷风油精婚介老板受。

讲述几段在夏天发生的,有关双向暗恋、相亲和婚礼的故事。

 

受是风油精(不算香水),所以其他香水无法对他产生欲`望,他一直单身。

攻在某些情况下,身上的气味会使人眩晕/发情,但与受有肢体接触时debuff会消除。

于是攻和受一起做了些赤♂j-i的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兰山,余鱻(德瑞克马尔狂野麝香) ┃ 配角:谈和煦,桑阳夏(攻),苗冬春,贾早榭 ┃ 其它:双向暗恋,香水拟人

 

 

 

  一、香子兰木

  在当今香水社会,一家网红饮品店的装潢、饮品造型、甚至口味都可以靠边站,唯有接过杯子时飘入鼻中的香气最重要——毕竟香水们是嗅觉动物。

  那香气必须独特,而且留香短暂,虚无缥缈无法形容,让广大香水们无法在朋友圈准确描述它的味道,只留下张和饮品的自拍,配文:“拔Cao,不怎么好喝,但是它的香气实在妙。推荐多人点一杯闻。”然后顺便分享微博上的点单攻略链接。

  贺兰山此时就坐在这样一家网红店里。他也是香水,不可免俗地迷恋上了这里饮品的香气。即使排队一小时,闻香五分钟。

  这家店也是网红街香们的常聚点,沙发上坐着一群闻不出区别的女香们。七名女孩,闻起来却只有三种味道:马克雅可布小雏菊、Dior花漾甜心,还有祖马龙蓝色风铃Cao。远处又走来一名CK男,万花丛中一点绿。

  得了,一闻就是整过香的,味道极其不自然。

  工作时间到了。看了眼表,贺兰山离开了店面。

  这家饮品店处于商圈的黄金位置,附近有许多出入高档写字楼的沙龙香——留香短,难撞香,名字都比寻常的玄乎。他们普遍浓烈猎奇,不走寻常路,有的非常人能接受,不过一直标榜高端小众,网上流传着一句关于沙龙香的话:“连啤酒都没喝过的人,怎么能欣赏白酒的味道?[1]”

  天色碧蓝,巨幕播放着当红女星Dior花漾甜心的广告。绿灯亮起,他穿过十字街道,与形形色色的香水们擦肩而过,闻到停尸房味、雪味、莫吉托味。

  在大千世界中,并不是所有香水都是好闻的,却各有各的个x_ing。

  这是个馥郁的夏。

  午后,贺兰山的工作室。

  “在咱们这个世界,一见钟情容易,但处对象难。”

  “令人心动的前调随处可见,如果你是个木质调控,在书店结账时遇到个忧郁的檀香帅哥,他推开门时,十二月的风一吹,味道由室内的暖甜变得冰苦。帅哥戴上手套,无花果的气息丝滑如绸。你指不定就冲上去要电话号码了。”

  “假如你的前调是他的菜,他也单身的话,你十有八九能搭讪成功。”

  “结果相聊甚欢了十多分钟,帅哥身上的前调挥发掉了,过渡到中调。你突然发现……他中调居然有你最讨厌的茉莉花。”

  “作为嗅觉协会白金会员,香水们对彼此的气味是非常敏感的,如果对方的味道触碰到了自己的雷点,就会产生生理x_ing厌恶感。”

  “当你还在纠结惋惜时,帅哥突然道:‘抱歉……我对你的花香调过敏。’”

  “于是你们只好分道扬镳了。”

  “有没有听过帕·聚斯金德写的一段话?‘人们可以在伟大、恐怖和美丽之前闭上眼睛,对于优美旋律或迷惑人的话可以充耳不闻,但是他们不能摆脱气味。气味深入到人们中间,迳直到心脏,在那里把爱慕和鄙视、厌恶和兴致、爱和恨区别开来。’[2]”

  说完一大段话,贺兰山抓起桌上的搪瓷缸子将凉白开一饮而尽,对沙发上的女孩说:“以上回答了你‘为什么那么多香水相亲’的问题,没办法,天x_ing所致,所以市场要满足部分香水的需求。”

  贺兰山熟练地掏出几个大厚本,一摊开,琳琅满目。里面全是排列整齐,被特殊材质密封的试香纸——以保证味道只有在解封时才能被闻到,防止串味。上面写着前调,中调,以及个人基本信息。

  唯独没有后调,它是香水的灵魂。

  他飞快地翻到了本子的目录。贺兰山手修长清瘦,白得有些泛青。右手食指指甲不小心被剪坏了,缺了一角:“这是根据您上回所填信息调出来的试香纸。包括留香时间和扩散x_ing上面都有说明的,EDT、EDP、Parfum也有区分……”

  两个小时的长谈后,俩人将选择缩小到一定范围,工作才告一段落。

  贺兰山:“如果有问题请随时联系我,晚九点前我都在。”

  送走今天最后一名客人,贺兰山倒了杯热白开在窗边放空发呆。

  几年前他租不起楼,办公的地方是祖上留下来的老房子,整条街道遗留着上个时代的安静和古意。现在生意好了,贺兰山依然没挪地。

  外面正巧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地响,送来很淡的味道。贺兰山想,树叶的前中后调是啥?还是说它是线x_ing香?

  树恋爱不?没那么闲吧。

  贺兰山想起刚才客人临走时的问题:“贺先生,那您是什么香?说真的我没闻出来。”

  他笑得恣意:“我不算香水,我是风油精。”

  贺兰山的爸妈都是正儿八经的香水,但为什么贺兰山会是风油精?他妈说:“运气,纯运气,多好啊还清凉止痒。”

  贺兰山:“……”

  风油精是无法对香水产生吸引力的。简单来说,就是当香水遇到风油精时,他们自然而然地难以对风油精产生酱酱酿酿的想法——即使他们不知道对方是风油精。

  在这种情况下,风油精无疑是万年单身狗。真真闻者鼻酸,见者落泪。

  在香水世界里,婚介所的市场需求是最大的,近十年来更是鱼龙混杂,什么香水都敢在这个行业掺一脚。

  最初他也就是在论坛上写写情感分析什么的,碰巧撮合了一对网红。网红夫妇把帖子一发,贺兰山也跟着红了。在几年前大型婚介所当道的情况下,贺兰山是头几个以网络为基础发展私人顾问生意的人。

  随着网络发展,近年私人顾问和相亲网站越来越普及。贺兰山底子扎实,做事良心,好口碑使他在这个竞争激烈的行业也存活了下来。

  白天他接待客户,晚上搞“售后”。有不少客户都已结婚生子了,合同关系已结束,却依然喜欢跟贺兰山唠嗑。

  一般都是来咨询感情困惑的,但也时常能听到些恋爱趣事。

  比如今晚,一因为感冒鼻子不灵的香奈儿粉邂逅妹子来电话,说相亲时认错人坐错桌,却意外相谈甚欢,互相都有点来电。

  妹子:“我路上手机被偷了,对方信息都存在手机里。我想我屮艸芔茻不行啊,我脸盲加鼻塞,但失约又不好。”

  “我记得对方是卢丹氏的皮肤游戏,美食调嘛。”她说,“只好强行去闻了。”

  “然后进餐厅后,我仔细辨别大家都啥味,闻到了一特像这味的香水就坐过去了,滔滔不绝,因为对方味道完全是我的菜。”

  “聊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很暖很香甜。聊完以后对方说自己是阿蒂仙冥府之路。我还是太相信自己的垃圾嗅觉了……”

  贺兰山倒在沙发上笑得打颤:“差老鼻子远了。”

  她少女怀春般道:“遇见后才知道,原来冥府之路的味道跟冥府没什么关系嘛,还有点甜。”

  睡前贺兰山打开一个堆满喜帖的柜子。他在这个行当好些年头,促成过许多姻缘,很多客户结婚时邀他去婚宴。可惜缘分难书,有好几对后来分开了。

  他抽出最上面的那封,请柬上写的婚期就在明日。喜帖香气淡淡,是新郎新娘的味道。

  贺兰山叫了份小龙虾外卖,边吃边看科幻世界,里面正描述着一种叫“人类”的生物。每次婚礼前夕,他总由衷感觉自己的付出让世界好了一点。就这么一丁点,就足以让他十分满足了。

  --------------------

  [1]网络用语,出处不明。

  [2]Su?skind, P., & Woods, J. E. (2016).?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 Westminster: Penguin Books.

  二、灰色香根Cao

  贺兰山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遇到了史上最混乱婚礼。

  这场婚礼全程由新人们DIY,地点标得模糊,他在路上兜圈时遇到了许多同样迷路的宾客。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签了到,又站在太阳下暴晒许久。工作人员说:“不好意思,我们还在调整座位,之前不小心拿错名单了。”

  贺兰山颇无奈道:“行,你们也辛苦了,这天也够热的。”他望望天,心想这天是烤炉顶,地是烤炉底。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