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狼行成双 作者:龙瑶

时间:2019-03-30 11:46 标签:
与很多城市一样,湛都也有自己的标志x_ing建筑,若是不论悠久的历史,和是否体现出十足的文化内涵,「希雅」集团旗下的西泽国际大饭店,绝对可以跻身其中之一。 西泽饭店位於地面上的一共有三十九层,位於顶层便可鸟瞰整个湛都市。 一个大都市车水马龙的景象

 

与很多城市一样,湛都也有自己的标志x_ing建筑,若是不论悠久的历史,和是否体现出十足的文化内涵,「希雅」集团旗下的西泽国际大饭店,绝对可以跻身其中之一。

  西泽饭店位於地面上的一共有三十九层,位於顶层便可鸟瞰整个湛都市。

  一个大都市车水马龙的景象尽收眼底,很容易使人心潮澎湃。

  季先生的心却在发抖。

  被人拿枪指著、强押到顶层的栏杆边,想要不发抖都很难。

  「阿齐──」杜一川递了个眼色。

  叫阿齐的健硕男人松开手,季先生惨缩成一团。

  杜一川年过半百,近两年来更是有些发福,发福的人最耐不得热,顶层上的大太阳一晒,他脱了昂贵的亚曼尼西服,随意扔在顶层花园的白色小圆桌上。

  「季先生,你还撑得住吧?」这是杜一川招牌式的冷笑。然後他扯过西服,「来来来,这里太阳太毒,我们还是回房间里再慢慢商谈好了。」

  季先生早已吓得腿发软,是阿齐的枪管「赐予」了他残存的力量。

  回到他们谈判破裂的地方,第二十七层楼的总统套房内。

  两只蓝水晶的高脚酒杯犹在桌上,里面的红酒一滴都未曾少,满室寂静。

  杜一川率先走回桌边坐下,「季先生,到上面吹吹风,你想明白了吗?」他把西服扔到一旁的天鹅绒沙发上,慨叹了一声,「活在这世上,大家都不容易,何苦呢?」

  季先生「脚踏实地」,胆气重新回归,硬著头皮冷哼:「只要你们把我赢的钱都兑现给我,放我走人,大家就太太平平。要不然……我也是有朋友的,捅出去,就算在湛都你们罩得牢,再往上告,照样可以拿这个国家的法来治你们!别忘了,你们开的可是地下赌场──」

  「那是,那是,这些我当然承认。」杜一川笑眯眯地喝了一口红酒,脸上的神态既像是嘲弄,又像是不耐烦。「不过我听说,季先生来这边玩,也是瞒著在温哥华的太太的?」

  一提到太座,季先生的脸色不由地发紧,「这是我个人的事,和你们完全不相干!」

  「怎麽会不相干呢?」杜一川笑得越发热络,「季先生出门在外,大老远的跑来我们这里,要是不好好尽地主之谊,被远在温哥华的季太太知道,岂不是要怪我们不够仗义?」

  「啪」的一声,旁边的阿齐把一个信封重重地扔在桌面上。

  「姓季的,你好好看看,这两天过得可够快活!」

  「你们──」季先生未看先心慌,抬眼看看面前的两尊凶神恶煞,阿齐冷著脸,杜一川笑得活像抱了一个大胖孙子,无奈之下,他只得战战兢兢地打开信封。

  一共七张,他抱著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两个人一起赤裸裸地睡在床上。

  这原本是他来湛都以後的一个意外收获,甚至盘算著要将她偷偷地包养下来,以供日後再度寻欢,没想到眼下却成了一个致命的威胁。

  季先生是个生意人,在温哥华有自己的大型连锁超市,但实权却仍握在他的岳父手中。经济上的受控导致了「妻管严」,若是被妻子一家发现他在外偷吃,他很可能会重新沦落为和十几年前一样,一文不名的穷光蛋。所以他一直隐忍著,绝不让那种惨况发生!

  如同一条蛇,这就是他的「七寸」所在。

  杜一川看著季先生的脸色一寸一寸地白下来,笑得更加愉快。

  「你们……想怎麽样?」季先生感到大势已去,问得咬牙切齿。他一心想大捞一笔的金钱,好像被一阵大风「哗啦啦」地刮走了。

  冰火两重天,杜一川又是一口红酒落肚。「简单说吧,冲著这组照片,我们也不想事情闹大,省得破坏季先生的夫妻感情。」

  季先生惨然地瞪直眼,「我昨晚赢的那笔钱,你们连一毛都不打算给我了?」

  「不不,我们也不是那麽绝情的人。」杜一川忙摆摆手,「其实昨晚那次纯属误会,骰子跑错了地方嘛,不过既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季先生又是远道而来,我们可以考虑付给你两成。」

  「什麽,两成?」季先生近乎惨叫。

  昨晚一霎眼的功夫,他可是赢了一百万美元……两成,骤跌到二十万,实在让他心有不甘!

  「怎麽,嫌多?」阿齐在一旁冷著一张脸,「嫌多就只给一成!」

  「你看看,年轻人就是火气大。」杜一川无可奈何地摇头,俨然成了一尊笑面佛。

  他忽然站起来,走过去拍拍季先生的肩,友好地同他碰了碰杯。「季先生难得来湛都,即便有沟通上的障碍,也不能动不动就发火。撕破脸面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季先生你说对吗?我年轻时脾气也不好,近两年……多亏眠少爷的再三教导,才学会了这一张笑脸,和气生财嘛。」

  「但是两成太少了,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季先生的贪心还在作祟。

  「……好吧。」杜一川想了一下,笑著走回自己的座位,「眠少爷把赌场的事都交给了我,我看季先生也是个好人,就多送你一点,两成五,怎麽样?」

  季先生在喉咙里「咕噜」一下,咬咬牙,「我……我要五成!」

  他妈的不识抬举!阿齐又想拔枪。

  杜一川冲他递了个眼色,转过去又是一张笑脸,「五成太多了,我在眠少爷那里也不好交待。」他比出三根手指,「三成,再多没得商量。」

  「四、四成!」明明像砧板上的r_ou_,季先生却还在坚持。

  人一旦钻进了「钱」眼里,「鬼敲门」都不怕!

  杜一川终於开始冷笑,「季先生以为这是在菜场里买菜?」他朝著桌上的照片努努嘴,「这些东西,你也不希望被季太太和你的老岳丈看到吧?」

  死x_u_e重新被拿捏住,季先生不由打了个哆嗦。

  阿齐突然绕过桌,走向他的身後。

  季先生神经质地转头盯住他。

  「不用管他,」杜一川浑不在意地笑笑,「他去方便一下,去去就来。」

  他的笑脸迷惑了季先生,他暗地里松了一口气,拿过桌上的酒杯,心有余悸地勉强挤出笑脸。「那、那好,三成就三成……杜老板爽快──」

  可惜他来不及再说些什麽,死神却已优雅地摘下了礼帽──

  阿齐状似走向门口,一绕过他的背後,旋即幽灵般地踅返。抬起左手手腕,轻轻一按,上面所佩戴的一个防震玻璃小圆盖便应声弹开。

  一枚细小的针尖状物质疾速弹s_h_è 出,刺入季先生的後脖颈中!

  像被小虫子咬了一口,倒霉的猎物浑身激颤了一下,转头看到阿齐y-in沈的笑意。

  「那是什麽?」季先生大为恐慌,摸摸脖子。

  「不用担心,没有多少痛苦。」杜一川已戴上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防毒口罩,走过去拍拍他的肩,「知道那是什麽吗?」他也知道季先生所剩时间不多,索x_ing自问自答。「那是山埃,学名叫氰化钾,听说过吗?那可是一种可以闪电杀人的好东西啊。」

  「你、你们──」季先生的脉率紊乱,痛苦难当,发出最後一声惨叫。

  「你放心,到了那边,我们会给你烧纸钱的,美元,欧元,英镑,瑞士法郎……应有尽有。」杜一川慢条斯理地戴上防毒手套,一边微笑一边替季先生掩上了眼皮。

  然後,他朝阿齐使了个手势,「把箱子拖出来,装进去。」

  阿齐从套房的主卧室中拖出一个大旅行箱,箱子里面有一只黑色的睡袋,那是装尸体所用。阿齐是个得力的属下,办事情永远任劳任怨,且干净利落。

  所以杜一川几乎用一种欣赏的神色,看著阿齐把已死去的季先生「打包」装入箱子里。他边看边忍不住感慨:「还是眠少爷说得对,和这种贪得无厌的人磨嘴皮子,不如做掉干净,一劳永逸啊。」

  「打包」完毕,杜一川按铃叫来了两个服务小弟。

  难得能为高层的大人物服务,两个小弟四只眼睛一起发亮,「杜总!」

  方才已交待过,西泽饭店属於希雅集团旗下,除去和季先生发生纠葛的那间地下赌场,杜一川摆在台面上的身份是,希雅集团的总经理,封氏家族最有资历的一位代言人。

  阿齐把箱子拖到过道里,「把它弄到楼下,我要带它上车。」

  好!!两个服务小弟「吭哧吭哧」合力齐搬。

  「杜总,这里面什麽东西啊,可真沈!」其中一个陪著笑随口说,一时臂膀发软,不小心失手,竟将大箱子砸落在过道的暗红色地毯上!

  「咯喇」一声,箱盖松动,露出一只惨白的手来。

  「这这、这──」两个没见过这等世面的小弟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

  专属的电梯门打开,杜一川率先走出,一脸惋惜。

  阿齐随後,闷不吭声地费力拖下三只大箱子。

  吃一堑长一智,这次已经完全加密扣严。

  旅行箱底部有双排滚轮,所以勿需再借助他人,阿齐一手包办了,来来回回,分了三趟,总算把三只要命的箱子装进了他的火红色美洲豹中。

  杜一川眼看著他坐进驾驶座,神色冷凛。

  「杜总──」阿齐等他的最後指令。

  「去吧,那地方我已经安排好了。」杜一川依旧戴著手套,若有所思地掏出一盒烟,撕开包装,又拿掉了两根才递给阿齐,「到时候把这个搁副驾座上,装装样子总没错。」

  引擎启动,他又想起一句交待:「记住,千万不要把自己的指纹留在车里。」

  「杜总,你放心,我明白。」阿齐升上车窗,美洲豹驰出。

  一回生、二回熟,干这种活儿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