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不要不要放开我 作者:风弄

时间:2019-06-26 09:38 标签:
楔子 阳光从窗外直射进来,我翻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蜷成一团继续睡。 睡觉,是我的最爱。 想我这个可怜的人,十二岁失去了父母,身兼父母哥三职把唯一的弟弟养得高高大大,今年又供他上了大学。对这么含辛茹苦、坚毅勇敢的人,多睡一会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楔子

 

  阳光从窗外直射进来,我翻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蜷成一团继续睡。

  睡觉,是我的最爱。

  想我这个可怜的人,十二岁失去了父母,身兼父母哥三职把唯一的弟弟养得高高大大,今年又供他上了大学。对这么含辛茹苦、坚毅勇敢的人,多睡一会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可惜……天不从我愿。

  一双手把我从床上粗鲁地拉了起来,将我当成稻草人一样的摇晃。

  “哥,起床!”

  这该死的小子,居然敢这么对待他最最值得尊敬的大哥!而且是天天都这么对待。

  我闭著眼睛摇摇头,打算就这样在他手里睡下去。睡觉皇帝大!

  迷迷糊糊间,似乎被人拖到了什么地方,然后一块湿淋淋的布搭在我的脸上。我嚣张的弟--段天,在我幼嫩的脸上用力的擦著,差点把我的眼睛鼻子嘴都揉错了位置。

  好疼!好疼啊!

  我终于投降,勉强睁开一只眼,狠狠瞪这讨厌的弟一眼,抢过脸上的毛巾,开始安慰我刚刚被人蹂躏的眼睛鼻子嘴。

  这小子居然一脸无辜地笑:“你可终于醒了!我煮好早餐了。”

  睡不够少不了发发脾气,我一边刷牙一边嘀嘀咕咕:“坏小子,也不想想我这么辛苦把你拉扯大,敢对你老哥这样。”

  “你什么时候拉扯过我啊?像你这种懒人,不是我,你早就完蛋了。”

  哎?我刷牙时嘀咕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清,他怎么这么好耳力。

  顾不上满嘴的牙膏,我把手撑在腰间以壮我做大哥的气势:“喂!至少每个月的生活费是我从银行里取出来的。”

  “那些钱都是爸妈留下来的,又不是你挣的!”

  你你你……呜呜呜……为什么除了本人就没有其他人觉得我伟大呢?连这个应该最尊敬我的弟都都都……呜……

  看著大哥这么伤心悲痛,这小子居然一点悔恨的模样也没有。

  “喂!哥。我提醒你啊!现在已经八点五十了。”

  没看见你哥正在生气吗!提什么鬼时间做什么?想转移话题!

  “你打算旷考吗?”

  旷考?我挠挠头。

  啊啊啊!对啊对啊!今天是我大四最后一门的考试啊!天啊!又睡糊涂了。不不,是被我老弟给搅和得忘记了,总之,睡觉是无罪的。

  我怪叫著手忙脚乱穿衣服,差点把裤子套在头上,连嘴里的牙膏沫也一概忽略,用尽所有力气冲了出门。

  我冲我冲我冲冲冲,虽然家离学校很近,虽然我真的跑得很快,但是……一冲到主楼前看见一片空荡荡,大家就应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我只好像老鼠一样,静悄悄窜过若干个已经坐满了人的教室门口,找到自己的考场,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头低得像要埋进脖子里。

  红著脸--不许笑,我是很容易红脸,你有意见吗?--红著脸接过监考老师发的试卷。头就习惯性地往右一偏,手开始习惯性地将看到的东西照搬到自己的试卷上。

  这种行为嘛!可以称为参考。当然啊!要诋毁我的人也会称它为作弊。

  那又怎么样,想我段地,出了名的懒人一个,居然被人强拉著报了电脑专业,还很可耻地被破格低分录取。

  结果学了四年,对于那个不知道是哪个吃饱了撑著的人创造出来的电脑,我唯一会的就是……请不要想像资料库、什么B、什么C……唯一会的就是打字。

  家里面那台漂亮的电脑,对我而言就是--摆设。从高中开始在家里增加这个摆设,新配置换了一台又一台(都是段天那个小子浪费钱),我只用它来打过一篇教授指定要打的报告,被段天逼著打了一个小时的《仙剑奇侠传》。上网?我不会,没上过,我懒!

  请不要晕嘛!我确实是电脑专业的本科生耶,只要考完这一科,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书了,哈哈哈!

  这应该归功于……不对,是归罪于我右边的,这个叫孔文的人。

  就是他!

  这个自以为是世界第一美男的东西,强迫我考电脑,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让这所著名的学校录取了我--破格低分录取,你知道是多倒楣的事情吗?全校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个笨蛋,而且是有后台的笨蛋。--结果四年光阴,没有交上一个朋友,只被姓孔的给吃得死死的。

  每次考试都会发现我们的座位会安排在一起。为什么?不要问我,你去问他!

  结果,我就无惊无险熬到毕业。

  四年培养出来的抄袭功力还真不是盖的。我刷刷刷,就把答案完全重现在答卷上。噫,为什么孔文会做得这么快啊?难道他早就知道题目了?以他不择手段的为人看来,哼哼,很有可能。

  看见我抄完了,他一脸不能忍耐的样子站了起来,长腿迈著步子上前交卷。走到门口的时候,桃花眼瞄瞄我,勾勾指头。

  哼哼哼,你唤狗啊?

  我低头低头,看不见,反正你叫我肯定没有好事。

  盯著脚底一张被风吹得飞来飞去的纸屑五分钟,眼睛悄悄往门口瞥一瞥。糟糕糟糕,他生气了!哇!怎么办?怎么办!我坚决不出去,绝对不出去!

  趴在桌子上装死狗,我就是不出去。

  让人头皮发麻的眼光一遍又一遍往我身上扫,我蜷成一团,几乎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你快点走啊!不要站在门口!

  求你了,快走快走!

  时间啊!请你停止吧!圣母玛利亚、天父、观音菩萨……

  为什么时间过得那么快!

  考室里的人居然一个一个开始交卷。铃声催命似的响起来,我脸色苍白得就像判了死刑。

  只剩下我一个人死狗一样趴在桌上。

  老师,你不要过来!

  我瞪大了眼睛,咧著牙,誓死保卫我的考卷。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嘛!你难道不知道门口有一只大老虎在眈眈我吗?您就大慈大悲再陪我一下子吧!

  爆发考卷争夺战……落败方--段地,就是我。

  无情的老师得意洋洋地收集完试卷扬长而去。偌大的课室只剩下我,还有门口看来颇为有点不高兴的孔文。

  我可不要和他单独在没有人的教室里相处!

  将功赎罪、小心翼翼兼狗腿地走到他面前点头哈腰,还没有开口向他解释我刚刚根本没有看见他的手势,就已经成为他爪子下的小鸡,被他拎进了隔壁的洗手间。

  惨了惨了,他不是颇为有点不高兴,而是很不高兴很不高兴。

  等一等,为什么是洗手间?哇哇!我宁愿和他单独留在教室,这里更危险。

  我手舞足蹈地挣扎,像只被吊在半空的青蛙。今天还穿了一件绿色的T恤,简直就是绝配。

  不要不要放开我!

  被扔进了最里面的一格,可怜的嘴被孔文堵得死紧,只能咿咿呀呀发出模糊的声音,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霸道的舌头伸了过来,在口里乱闯个不停。天啊!你有完没完!

  停停停!我要窒息了,喘不过气来了。

  明天的报纸头条会是《某大学毕业生因热吻而窒息--于洗手间》。

  放开放开!

  我捶他的肩,不过他的骨头这么硬,把我的手弄得好疼,简直就是在帮他按摩嘛!继续反抗。我拉他的头发,我拉我拉我拉拉拉……

  圈著我腰的手忽然一紧,我惨叫一声,在他胸里贴得紧紧,恐怕连针都插不进去。

  我的腰,我可怜的腰,呜……好疼啊!要断了,你松一点,就松一点好不好?

  你这个该死的孔文,你应该起个名字叫孔武有力算了,你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啊?

  蛇一样动来动去,害得我东躲西躲的舌头好不容易退了出来,又开始慢慢啃我的唇瓣。

  喂喂!我不是胡萝卜!

  不过现在快点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要紧,先不和你计较。我喘气,喘气。

  你啃完了没有?你不会又想把我的唇弄得像两根香肠一样肿起来吧?

  够了够了,我不要变香肠。

  我用尽了力气挣啊挣,结果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变成了在孔文的怀里扭啊扭。

  等等,等等!

  不对劲!

  啊啊啊!不要不要,为什么这么硬梆梆地抵在我小肚子上?我不要我不要。

  不关我的事。呜……早知道就乖乖不动了。

  谢天谢地,大老虎终于放开我。

  消气了吗?

  我瞪著无辜大眼睛抬头,对上他一看就知道不是善意的眼神。

  哇!……立刻弹开三尺,撞到后面的墙上,又反弹了回来,然后又哆哆嗦嗦地退后缩在角落里。

  孔文好像真的还在生气耶。苦……他一生气倒楣的准是我。

  孔文眯起眼睛,向我勾勾手指。

  我又不是你家的狗,想我段地从小成了孤儿,一个人把弟弟抚养……

  哎哎,不争气的脚,你怎么就不听使唤过去了呢?我砍了你!

  站在一个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而且很危险的人面前,任何人都会很害怕。

  我不但怕,还被他吓得两眼湿湿。

  哭丧著脸揉揉眼睛,装成小绵羊。段天说我这个样子最可以讨人的同情心,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走吧!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