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青青子衿(穿越)+番外——请叫我醋栗

时间:2019-06-26 09:54 标签:
文案: 韩青衣本是一个二线明星,拍戏时高空威亚出现故障,不幸坠亡。在坠落的时候,他只有一个念头,这一生太短,没活好,没活够。 再次睁开眼,他是越朝左相次子,正牌三皇子妃。作为一个GAY,穿越到一个允许同性

 

文案:

 

韩青衣本是一个二线明星,拍戏时高空威亚出现故障,不幸坠亡。在坠落的时候,他只有一个念头,这一生太短,没活好,没活够。

 

再次睁开眼,他是越朝左相次子,正牌三皇子妃。作为一个GAY,穿越到一个允许同性成婚的世界,无疑是幸运的。更幸运的是,他的夫君够帅够温柔。

 

1、之前标题不够完善,没分章节,没有镇楼图,所以重发。

 

2、上班狗,有时间就写。

 

3、文笔一般,本文纯属练手。

 

4、个人原因,不接受勾搭调戏,见谅。

 

5、在下十二楼,各位看官,请多指教。

 

第一章

 

隆冬时节,北风呼啸,天色阴霾,不见半点阳光。屋檐上还铺着点点白霜,将化未化。

 

韩青衣拥着薄毯靠在圈椅上,面前是一盆烧得正旺噼啪作响的炭火,火光映得他白皙的面庞带上了几分红润。他闭着眼昏昏欲睡,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落下一片阴影。

 

丫鬟推门而进,屋外的冷风霎时便卷了进来,吹得珠帘摇晃,发出清脆的响声。韩青衣也一个哆嗦醒了过来,不满地看了丫鬟一眼。

 

丫鬟略带歉意地笑笑,连忙回身把门关严实了,嘴上还一边说道:“公子今年似乎格外畏寒呢,往常这时候,都在外面折梅花了!”

 

韩青衣不发一言地把方才滑落的毯子又拿起来裹好,心说他在现代的时候还是盛夏时节,哪知道一醒过来就变成冬天了,还偏偏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冷。现代还有空调暖气,哪像这古代,只能靠着火盆取暖。韩青衣想着便忍不住叹气,呼出一团白雾,很快就消散在空气中。

 

韩青衣原本是个演员,不仅长得好看,演技也好,但由于没有后台的缘故,出道十年也只是演男配的命。他也没有抱怨过,自己选的路爬也要爬完,谁让他不肯接受潜规则呢?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成功,成为人人认可的实力派演员,而不仅仅是个长得好看的花瓶。

 

可惜事与愿违,片场拍戏时威亚故障,导致他从高空坠落,睁开眼睛就已经是另一个世界了。

 

说到穿越,韩青衣以前也参演过一部穿越剧,近些年来,穿越题材大火,穿越小说、电视剧遍地都是。韩青衣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情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当然,小说和电视里每一个穿越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不过他也只是略有些诧异,很快就平静地接受了。也由不得他不平静,刚醒过来时这副身体正受着伤,脑袋上绑了一圈的绷带,一想事情就疼得厉害,他索性什么都不想默默地在床上休养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的时间他也没完全闲着,该打听的还是得打听,不过这一打听倒是着实让他吃惊不小。穿越就穿越吧,还是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想想也是,否则一不小心更改了历史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真正令他惊讶的是,在这个朝代,同性也可成婚。现代都没通过的法律,在这个朝代早已经实行了。

 

韩青衣是个gay,弯成回形针的那种,但是他的感情也不顺利。高中时谈过一个比自己大好几岁的,一心陷进去,还幻想过未来,结果对方是个已婚人士,有老婆有孩子,自己还被小三了。尽管对方满嘴说着结婚只是压力所迫,心里爱着的人是他,韩青衣还是毫不犹豫地分了手。看似潇洒,实际上也兀自颓废了好一阵。

 

之后交往过两个,可对方都不是认真的,只是短期的床伴关系,最后平静分手。韩青衣认清了现实之后,也不再刻意追求爱情了。

 

韩青衣在那一瞬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何会穿越,比起在现代,也许这个世界更适合他。

 

这副身体还很年轻,只有十八岁。本名叫韩毓,字青衣,是当朝左相的次子,庶出,母亲原是戏子,身份微贱。韩毓七八岁时发了一场高烧,之后便成了傻子,十岁时母亲也过世了。还有个一母同胞的姐姐,名叫韩婈人,可惜自幼身子不好。京城中人都道左相府里的二小姐和二公子生得风华绝代,可惜一个是傻子,一个是药罐子。

 

十六岁时,韩毓嫁给了三皇子程寂,明媒正娶的正妃。比起做了将军夫人的大小姐和娶了郡主的大公子身份还要尊贵,让无数人大跌眼镜。而他那身体不好的姐姐,则被大皇子纳为了侧室。

 

韩青衣最初也猜想,这个娶了傻子的三皇子,莫不是也有什么病。他刚醒过来的时候,三皇子就曾来探望过他,让他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三皇子程寂长了张好看的脸,周身散发着儒雅的王孙贵气,声音也温润好听。身姿挺拔,举止优雅,挑不出半点毛病。

 

韩青衣因此越发好奇程寂娶韩毓的原因。像他这样的风度翩翩的佳公子,身份又尊贵,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跟他结亲。韩毓除了那张脸,也没半点长处,看程寂也不像是好色之徒,怎么就放着满京城的男男女女不要,偏偏娶他这么个傻子呢?

 

不过,除了他这个正妃,程寂也还是有两房侧室的,都是之前皇帝赐给他的。比起其他皇子王爷后院妻妾成群,程寂这真的算是冷冷清清了。程寂也没有特别宠爱谁,相比那两位美人,程寂还是来韩毓的翠竹轩多些。按礼仪,皇族中人每月的初一十五,都应该和正室共处。就连皇帝,再宠爱贵妃,每月初一十五还是要和皇后同食同寝。

 

韩毓是傻子,韩青衣可不是,他行为举止与正常人无异。身边的人都不是瞎子,看得出他大不一样了,对此,太医捋着他的山羊胡子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三皇子妃吉人自有天相,不慎撞伤脑袋,却因祸得福,神志清醒过来。”

 

韩青衣自然不会反驳他,只是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倒是照顾他的丫鬟听闻,立即双手合十朝天一拜,虔诚地谢过各路神仙。丫鬟名叫吟诗,比韩毓年长几岁,是跟着他从左相府出来的。

 

韩青衣养伤这半月来被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心里自然也生出些亲近感。私下相处倒不像主仆,更像是亲人。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