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追随者 作者:疯子毛

时间:2019-05-13 08:03 标签:
文案: 帝王攻黑道老大x痴汉忠犬下属受 从高中到大学毕业,再到事业失算被人陷害,这男人追随了他十五年。 沉寂三年后再出山,所有的仇要一个一个狠狠地报,所有的人要一个一个铲除。 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不惜一切代价掘地三尺都要找到那个人。 还活着吗

文案:

帝王攻黑道老大x痴汉忠犬下属受

从高中到大学毕业,再到事业失算被人陷害,这男人追随了他十五年。

沉寂三年后再出山,所有的仇要一个一个狠狠地报,所有的人要一个一个铲除。

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不惜一切代价掘地三尺都要找到那个人。

还活着吗?

瘦瘦弱弱的,虽然有几把刷子但毕竟不是专业打手,被抓住的话,估计还没反抗就被枪毙了吧?但以这家伙的狡猾程度,他不选择相信这种情况。

他活得还好吗?

逃走的话可以金盆洗手,去考个证说不定可以混个医生当,毕竟实战经验丰富,而且形象温和儒雅像个医者,小日子可以过得很滋润。

他会想自己吗?

十五年,从学弟到下属,那家伙仰慕到r_ou_麻兮兮的眼神好像一直没变,但他因为心思一直在另一个人身上,也一直没给什么好的回应。

如果能再见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第一章 涅槃

  昏暗的地下拳击场,一群双目赤红的赌徒围着擂台疯狂叫喊,

  “杀了那个黄种人!”

  “Fuck, 我下了这么多钱你可不能输!”

  擂台上雄壮的白人男子气喘吁吁,身上多处挂彩,而与他对峙的东亚男子虽然也满脸汗水,但气息平稳,眼神坚毅而凶狠,结实如铁的古铜色肌r_ou_随呼吸起伏。

  “为什么不按原定计划?穆,你到底在搞什么?!”台下西装革履的庄家也忍不住站起来大声质问。

  被质问的人笑了,瞬间抬起一腿击中对手头部,早已被逼至极限的白人被击得鼻嘴鲜血喷涌,摇晃两下后倒地,没了气息。

  全场哗然中,东亚男子笑着举起双手,表情扭曲而冷酷,仿佛在开启某种仪式。

  “穆!你他妈到底——”庄家话音未落,一颗子弹穿过胸膛,当地被击毙。

  拳击场里一片混乱,赌徒们屁滚尿流地逃跑,庄家的下属还没来得及跑,就被冲进来的其他人按住,子弹从后脑勺穿过,身体软绵绵地倒下。

  不到一分钟的局势变幻,留下的是满地尸体。

  “全部搞定了,穆。”一个日本人cao着不太标准的汉语走到擂台前,对上面的男人说。

  擂台上的男人看着这一切,刚才得意的表情渐渐消失,神情陷入了三年来少有的惘然。

  满地的尸体,昏暗的灯光下流了一地的血,三年前的场景和现在如此相似——

  [ 快走啊哥!来不及了!!]

  [ 没用的,他们人已经在外面了,迟早会被抓住的。] 他当时已经无暇思考未来的境遇,只是慢慢走近眼前的满地尸体,拿枪的手有点抖,

  [ 落入他们的手中你以为还能活吗?!而且、而且他们只会让我们生不如死…… ]他那窝囊的弟弟哭了出来。

  [ ……他人呢? ]

  [ 谁?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想着那个姓羌的!他妈的到底有什么好?!要不是他我们也不会……]

  [ 我说阿靳。 ]

  [ 李司靳?你那个学弟?他早就跑了吧!死了的话应该就在这里吧……你在干什么?!]

  他疯狂地翻动地面的尸体,一张脸、一张脸地确认,但直到手上沾满鲜血和尸臭,也没找到那个人。

  他笑了,心里高兴地想那家伙是成功逃走了,不枉那幅精通医术的好脑子,也不枉自己手把手地教给他这么多。

  说起来,他对那家伙真是毫无保留地信任啊。

  ……

  “穆!穆权!你还好吗?”

  擂台上的男人清醒过来,笑道,“抱歉,太高兴了,有点走神。”

  “所以我们下一步去哪里?”

  擂台下都是卖身给庄家的拳手,在俱乐部里常年受到非人的折磨,因此才有在穆权带领下的这次血抗,此时他们都看着穆权,等待一个答案。

  对于他们,穆权仿佛已经成了一个精神的领袖。这点并不意外,毕竟穆权以前在黑道上就是领袖级的人物,天生仿佛就有王者的领导力和号召力。

  也许这就是基因——他在黑拳俱乐部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那个叫青田的日本人这么评价道。

  “想回家的尽管可以回去,这次得到的钱够你们生活了。”穆权看着俱乐部的兄弟道,“我接下来要回中国,找一些该找的人,报一些该报的仇,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如果暂时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不妨跟着我,虽然不能说花天酒地吧,但也不会亏待你们。”

  *

  西伯利亚地下黑拳场遭到血洗后正式解体,原有场地、实体资产均被变卖,大批拳手离开了这个冰冷的国度,有的落叶归根,有的继续漂泊流浪。

  从莫斯科开往北京的铁路上,穆权看着窗外飘飞的白雪发呆。

  “穆,怎么一个人在这喝茶?”青田走到他旁边坐下,“兄弟们都还在睡呢,你起得也真早啊。”

  “睡不着。”穆权笑着,以茶代酒和他碰杯。

  “想到以前的事了?”青田问,“我有时候也会想起女朋友,但她应该早就结婚了。”

  穆权没说话,窗外的雪总让他想到飞舞的樱花,这个场景在记忆深处出现了好多次。

  “说说你要找的那个人吧,”青田放下酒杯,“那个你说一回到中国就要找到的人。”

  “他啊,”穆权轻轻开口,“我们认识十八年了,从高中到现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校篮球队。”

  一瓣雪花落到玻璃窗上又被迅速吹起,像樱花瓣一样蜿蜒进他的记忆里。

  十八年前的春季,南中的樱花也开得这么旺盛啊。

第二章 初见

  穆权到现在还记得高中篮球馆地板的颜色,暗黄色的仿木总是干干净净的,白球鞋踩在上面有一种独特的和谐。每年春季篮球队招新,十五六岁的少年就跟白嫩小葱似的,站成一排做着自我介绍。

  “今年的新队员感觉都很普通啊,都没有像穆神这样的超级选手。”

  “穆神这样的队员你以为年年都有吗?这称号可不是白叫的!教练都说了,十几年一见!”

  “他站在篮下根本没有人赶切进来!”

  “他切进对方篮下根本没人挡得住!”

  “你们安静点好不好?新人在自我介绍啦!”

  南中篮球队是出了名的厉害,也是出了名的严苛。能留下来的队员,无论是首发还是板凳,都是经过无数次血汗磨练的战士。当时二年级的穆权凭借过人的体格和力量已经是队里的中流砥柱,在市里和全国的比赛都小有名气。

  他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中的李司靳,并不是因为这家伙有多好看,而是气质太格格不入了。身材高瘦,不比自己矮多少,皮肤白净,五官清秀,一双鹿眼跟女生似的,在一群被晒得黑黄、甚至还冒着臭汗的热血少年中显得尤为显眼。

  “大家好,我叫李司靳,非常喜欢打篮球,请大家多多指教。”

  “为什么要加入篮球队?”教练问。

  “因为想锻炼身体。”李司靳笑得眉眼弯弯,话音刚落就惹得一阵发笑。

  “打篮球多久了?”

  “初中开始打的,我有比赛经验。”似乎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李司靳还挺了挺胸。

  “那你觉得你能在这里坚持多久?”穆权突然问。

  “阿权!说了多少次不要打断教练说话,真拿你没办法……”教练扶额,对自己的得意队员只有纵容的份。

  全队沸腾,穆神居然有兴趣向一个新人发问!不可思议!

  李司靳表情有一瞬间发懵,好像是被穆权自带的强大气场吓到了,但不到一秒又恢复了自信的笑容:“当然是坚持到我毕业的那天。”

  “是吗,那我期待下个星期还能在队里看到你。”

  他并没有故意打击李司靳的意思,因为这就是绝大多数新人能在南中篮球队坚持的时间。

  南中是私立学校,办学理念非常开放,德智体美的校训贯彻得十分彻底,这些文体活动总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支持。篮球队每天放学都有2个小时的强度训练,周六则是一整天的密集训练,甚至在都有队员为了跟上进度,周日都要来篮球馆练习。

  在这种魔鬼强度下,每年进来的50多人,最后只能留下三四个。

  而像穆权这种出类拔萃,一年级就成为队伍王牌球员的,被称为穆神一点也不奇怪。

  “蛙跳五十组!”

  “立卧撑五十组”

  “再跑五圈,坚持一下!”

  “口号喊起来不要停!”

  这样一轮下来,已经有一批新队员累到呕吐。

  “大家休息一会,等下一年级新队员和二三年级的老队员打比赛!”

  “什么?不会吧?!”

  “我们怎么可能和他们打比赛啊教练?!”

  “那岂不是会被打爆头吗,不活了……”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