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问心有情 作者:城市房间

时间:2019-05-13 08:10 标签: 娱乐圈 虐恋 都市爱情 替身情缘
文案: 对一首歌求而不得,和对一个人求而不得,哪个更痛苦? 他人的是非八卦,白晚从不在意。若不是傅野又一次拒绝了他,他根本也不会把江之鸣的演唱会碟片搜来看。他只是是想看看自己差在哪里,凭什么傅野为江之鸣写了那么多歌,对他却连一首歌也欠奉。 作

文案:

对一首歌求而不得,和对一个人求而不得,哪个更痛苦?

他人的是非八卦,白晚从不在意。若不是傅野又一次拒绝了他,他根本也不会把江之鸣的演唱会碟片搜来看。他只是是想看看自己差在哪里,凭什么傅野为江之鸣写了那么多歌,对他却连一首歌也欠奉。

作品标签:都市爱情 虐恋 娱乐圈 替身情缘 HE

第一章

  屏幕里的那个男人,穿着一件绣着金线的白衬衫,清爽如春天的风。他就那样漫不经心地站在舞台上,斜斜倚靠着话筒杆。行云流水的音乐从他背后流泻而出,在这渐渐淡入的旋律声中,他薄唇轻启,唱出了第一个字。

  “你……

  “你就像飞鸟掠过天空,羽翼坚柔,遮风挡尘……”

  第一句歌词唱出来,仿佛一声号令,全场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与掌声。

  “江之鸣!江之鸣!江之鸣!”

  万人场馆里,无数人呼唤着他的名字,无数人仰首眺望,仿佛在等待着他们的神祇降临传音。高高在上的天神将食指放在微翘的嘴唇,做了个“嘘”的手势,这么简单的动作,却让全场蓦地噤声,安静得只能听见话筒里传来的滋滋电流声……

  连白晚也忍不住屏息静气了起来。

  突然,江之鸣将手抬起,轻轻向下一压,霎时间灯光倾泻,音乐大盛,钢琴的乐音如跳动的珍珠滚满了全场,华丽轻快不可方物。而随着旋律的高低起伏,江之鸣又开始唱,声音如同落在水面的阳光,折s_h_è 出万种风情。

  白晚不是第一次听江之鸣的歌,却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他的演唱会。

  哪怕是隔着五年的时光和冷冰冰的屏幕,白晚也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舞台魅力。没有奇装异服,也没有媚俗的噱头,江之鸣看似简简单单地站着,微闭着眼低吟浅唱,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吐字发音,却都极富层次,如蝶翅般斑斓变幻着,微妙地飞抵了人心最柔软的地方。

  他曾被媒体誉为当代歌坛的“偷心诗人”,就是因为他的每首歌,每次演绎,都能让听者观众万般感触涌上心头,一曲听罢,却又怅然若失,仿佛失了心一般。当年他的横空出世,给疲软的歌坛注s_h_è 了一阵强心针,受到了各大媒体乐评人和粉丝疯狂追捧。谁也没想到,三年后,如日中天的江之鸣却突然拍拍屁股,潇洒地宣布退出演艺圈。

  无论是走是留,这个人都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如此云淡风轻,只留下无数传说供后人瞻仰。

  而白晚却不行。他还留在这个名利场是非地。虽然一出道就爆红,一路星途坦荡,但那些乐坛的老学究们,却总要挑他的刺儿。一会儿说他只会飙高音,嗓子虽好却唱商不足;一会儿说他卖弄技巧盲目追赶流行,唱歌毫无感情像个机器人;还有人说他江郎才尽,新歌越来越雷同无趣……

  粉丝们戴了一百八十层滤镜,当然还是很买他的账,心高气傲的白晚却有些坐不住了。

  特别是,被某人再三地拒绝之后。

  屏幕里,演唱会逐渐达到了高`潮,汹涌澎湃的声浪中,升降台缓缓升起,一架月白色的施坦威三角钢琴出现在舞台上。驾驭它的那个男人,身形高大,轮廓凌厉,将一身优雅的燕尾服都穿出了几分不羁。他修长有力的双手在琴键上飞速弹跳,整个人随着旋律俯仰沉浮,如痴如狂。灿烂的追光打在他的身上,营造出梦幻般的效果,连前方的江之鸣都黯然了几分,仿佛他才是这个舞台、甚至这个世界的主宰。

  然而下一秒,钢琴声陡然停了,傅野还保持着双腕悬空的姿势,他连看都没看江之鸣一眼,却恰到好处地在江之鸣唱出第一个字时,重新按下了琴键。登时,人声与琴声轰然而起,如山崩海啸,宇宙爆破,撞出惊天动地的火花,全场沸腾了,观众疯狂了,除了江之鸣,他们也开始纵情呼喊傅野的名字。

  过去几年,这两个名字是密不可分的。傅野几乎包办了江之鸣出道以来所有歌曲的词曲创作和制作,可以说,是他一手打造了这位“偷心诗人”。因此江之鸣一爆红,他也跟着火了,从此走上了金牌音乐制作人的康庄大道。媒体都说他们是歌坛冉冉升起的双子星,哪怕傅野并不演唱,只在幕后工作,仍然颇受瞩目。

  白晚的目光不知不觉定格在傅野身上。这个男人弹完最后一个音符,右臂重重一挥,仿佛指挥着千军万马,整个人都跃了起来。那种激情澎湃不能自已,只有真正热爱音乐的人才能体会。良久后,声浪平息,傅野从钢琴前站起来,缓缓走到白晚身边。五年前的他就已经很有派头了,丝毫不比明星范儿的江之鸣逊色。两个身高腿长的帅哥在台上互动,颇为赏心悦目,足以引发一阵阵尖叫。只是,傅野这晚似乎心情不太好,表情始终是淡淡的,在台上并不多话,有时连江之鸣抛过来的梗也懒得接。

  退场谢幕时,傅野微微颔首,那双充满野x_ing的眸子就这样直直地看过来,仿佛在与白晚对视。白晚心里一咯噔,这人的目光太过直接和纯粹,虽然他知道傅野只是在看镜头,却仍然感觉到一种被侵犯似的不安。

  “啪”的一声,白晚关掉了屏幕。

  影音室里重新陷入了寂静。白晚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刚刚看的好像是江之鸣的最后一场演唱会。三个月后,他就突然宣布退隐,惹得众人哗然。真正的原因谁也不敢确定,但也许这时,江之鸣和傅野之间,就已经产生了某种矛盾。

  他人的是非八卦,白晚从不在意。若不是傅野又一次拒绝了他,他根本也不会把江之鸣的演唱会碟片搜来看。他只是是想看看自己差在哪里,凭什么傅野为江之鸣写了那么多歌,对他却连一首歌也欠奉。

  是他唱功不够好吗?

  他是国内最大的歌唱选秀比赛“你听我唱”的冠军,出道后先后拿了环宇音乐奖的最佳新人和最佳男歌手,可以说是业内最认可的年轻唱将之一。无论是音色天赋还是专业技巧,都是圈子里顶级的,和那些玩票卖乖的偶像歌手有着天壤之别。

  那就是他不够红?

  可他的微博粉丝数已破了千万,每次现身时的粉丝应援不输流量明星,打榜买专更是不在话下,几乎每张专辑的销量都高举各大榜单的榜首……

  白晚承认江之鸣唱得很好,但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更想不出任何理由会被傅野拒绝,偏偏,这人已经拒绝他三次了。

  而且给的理由一次比一次画风清奇……

  “这次他又有什么理由?”白晚直接给经纪人刘空打了电话。

  “他说……”刘空支支吾吾。

  “有什么你就直说吧。”

  “他说,他和你音乐追求不一样,没办法给你写歌,写了歌你也唱不出来……”

  白晚愣了两秒,蓦地笑出了声。

  越是不开心就越是要撑着,最生气的时候反而笑得最灿烂。

  刘空从白晚一出道就跟着,很了解这位祖宗的别扭脾气。

  “你别往心里去,这明显找借口呢!”刘空安慰道,“音乐市场都这么不景气了,谁还在乎这些形而上的东西。追求?什么追求?登榜时间最长,网络下载最多,演唱会上座率最高,这才是我们的追求!不信让他问问叶总?”

  叶总叶承恩是中海音乐的艺术总监,也是他一手把白晚从金城娱乐挖过来的。这年头,专注做音乐的公司不多了,中海音乐算其中一个。白晚也正是看重了这一点,才带着刘空转了经纪约。中海音乐上上下下都对他这棵摇钱树礼遇有加,想不到,却在傅野这里连连碰了钉子。

  “我说,咱就别找傅野了。是,他是现在最当红的制作人,做的专辑叫好又叫座,可是其他人也不差啊!圈子里这么多顶尖的词曲创作人,你干嘛非要傅野的歌不可?俗话说得好,上赶着不是买卖,强扭的瓜不甜……”

  刘空尤在那端愤愤不平喋喋不休,白晚却对自己发出了灵魂的拷问:是啊!为什么非傅野不可?

  表面上当然是因为傅野品味好专业强,业内人士都说,他是最能调动歌手情感、发挥歌手潜力的制作人,白晚总被人说唱歌没感情,也许遇上傅野就不一样了呢?

  当然,深层次的原因更微妙。白晚想,也许这就是人x_ing本贱。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越是不被认可就越是想要证明自己。所以这次一开始筹备新专辑,他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傅野。

  只是,又被拒绝了……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我再想想。”

  白晚被刘空聒噪得心里一阵堵,原本要睡的觉也不想睡了,挂了电话就出了门。

  心情不好时白晚常去“开嗓”听歌。

  午夜将至,秦湾一带的酒吧热热闹闹地拉开了夜场的帷幕。“开嗓”就矗立在一片灯红酒绿之中。作为一个音乐清吧,它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是圈内人尽皆知的音乐人后花园。不少唱片公司的老板和制作人都喜欢来这儿听听歌,喝喝酒,顺便发掘一下演艺人才,也因此,不少歌手出道前,都在这里驻唱过。

  白晚也不例外。他曾经在“开嗓”驻唱过三年,整整三年,他和乐队在这里度过了最穷困潦倒的一段日子,但同时也是最自由快活的一段时光。直至“你听我唱”的选秀开始,众人的命运才搭上了各自的列车,驶向了不同的轨道。

  白晚将辉腾停在马路对面,戴上口罩压低帽子,全副武装之后,才低调地走进“开嗓”。

  已经有人在台上驻唱了。

  暗淡的灯光打下来,将台上俩人包裹在一个昏黄的梦境里。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