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他快死了 作者:风十一

时间:2019-06-12 08:35 标签: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他快死了》作者:风十一 文案 你到底爱不爱我。 世界上最昂贵的问题。 用生命为代价。 你愿意吗? 【阅读指南:】 1.报社文,第一人称,不换攻,通篇狗血,平淡向。 2.胡说八道,请勿在意。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y-in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他快死了》作者:风十一

文案

你到底爱不爱我。

世界上最昂贵的问题。

用生命为代价。

你愿意吗?

【阅读指南:】

1.报社文,第一人称,不换攻,通篇狗血,平淡向。

2.胡说八道,请勿在意。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y-in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 ┃ 配角: ┃ 其它:

  ☆、Date 1

  人生总是这么难以捉摸。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

  刚从医院回来。

  现在不知道能说一些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手控制不住的抖,估计是身体本能,克制不住。

  缓缓再继续。

  被医生下通知的时候,我也没有电视剧里那样的晴天霹雳,只是没有反应过来。可见电视剧里写的什么哭天抢地也是骗人的,至少对我不适用,哭个屁。

  现在我反应过来了。还行吧,心情稳定,还能写写日记,抒发抒发感想。

  下午从医院回家,我拒绝了医生进一步检查治疗的意思。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也不是心疼钱,虽然我也没那么多钱,我就是觉得我要好好想想。

  真的需要考虑。再怎么说也是有媳妇的人,总要想想媳妇儿咋办。活不了多久,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能放下了。

  现在想想,前两天他走之前我还在跟他吵架,就觉得挺后悔,挺对不起他的。你说吵什么架呢。赌什么气呢。根本都没必要。

  这两年感情是有点问题,我以前老觉得这样不好,但是现在想想也幸好是这样。要真按我们之前谈恋爱的时候那腻乎的劲,我还真担心我死了他怎么办。

  不开玩笑,就他当初为了我死去活来的那个劲,我住个院他瘦了十好几斤的事迹,那可不吓人了。

  年轻人啊,就是好。

  现在呢,像哥这种怕担责任潇潇洒洒的人,最怕的就是跟别人扯上关系。现在刚好。他在外面找他的小狐狸精,我呢,也就好好规划规划以后。

  好像也没什么好规划的,人这辈子说白了不就这样么,我也没什么想做的,明天还要继续上班,手上项目也没做完,公司接的单子正在截止线前,都忙疯了,我能丢给谁,还是自己来呗。

  要真说有什么放不下的,估计是我家大毛。

  老子辛辛苦苦养了这么久的儿子,要是我死了,姓陈的还不知道会不会对它好。

  俗话说后妈比不上亲妈,呸,后爹比不上亲爹,我儿子亲爹走了,它那个没良心的爹找的小狐狸精肯定对它不好。

  你说说看,都是纯爷们儿,整天哭天抹泪柔弱的小白脸都有什么好啊,还能把人哄的团团转,我也没话说。

  不过也说不定呢。说不定是我看人看错,认人认错,人家可能根本不是这样的人。毕竟我这辈子,数起来,眼光就没怎么好过。

  现在的人生大事就是,给儿子找个靠谱的饲主,这狗子天天舔我舔的可欢,现在还在旁边玩毛线球,你说这有什么好玩的能让它玩半个小时,蠢头蠢脑的。

  我刚对它说:“傻狗,你爹要死啦!”

  这傻狗抬头瞅我一眼,又继续玩它的毛线球,天然微笑脸简直嘲讽。

  我本想踹它,没动手,又自己忍不住笑出来。你看看,这算什么,人家一条狗都不在意身患绝症,你凭什么在意。

  至于姓陈的…不知道怎么说。不说了吧。

  这人嘛,也算还行,就不拿我的事去碍他眼了,这时候吵架就真没意思透了。

  老子虽然信不过他,还是信他人品的,不想他露出什么恶心人的神色。

  现在还有种不真实感,落不到原地似的,电话摸手里摸了半天,不知道能打给谁。能打的人一个都没有,也不知道我这快四十岁的人,到底活成了什么样呢。

  那就这样吧。

  还有很多事要做,浪费了一天在医院,带回来的工作都没做完。我现在身体也没什么感觉,说不定…

  算了。工作去。

  ***

  傻狗的另一个爹回来了。

  身体状况目前还行。

  我没去医院,之前拿的检查报告也扔楼下垃圾桶,可谓神鬼不觉。要不是那天记忆太深刻,我甚至怀疑自己根本没去过医院吧。

  什么癌症什么晚期,全他妈都是假的。我就是身体不舒服去检查了一下,现在也没特别大变化,有什么啊。

  公司接的单子很忙,最近天天加班,懒得回家,我直接住公司了,还被老头子上司表扬了一番。哟,可把姓盛的气的,眼光嗖嗖的飙冷刀子。

  这姓盛的看起来人模狗样,和我不知道为了这个经理位置争了多少次。造化弄人,我现在真没心思和他争这个,虽然以前也不见得真的想这个位置。

  至于留公司。

  呵呵。谁这么有奉献精神啊,反正不是我。那只是懒得回家而已。

  姓陈的倒是天天在家。没法陪我儿子,这段时间每次回去都能看他在带着,一人一狗居然玩得还不错。

  也就现在还有点人样,我想问他那个小狐狸精呢,又忍住没问。犯不着这么掉价。

  可是,老子都快死了,这点儿任x_ing都不让嘛。不过想想我自己也放弃了,自己都不知道未来在哪呢,犯不着死后连清誉都保不住。

  我问他什么时候出差。

  “近期不出去了,”这货板着脸,拿着根骨头逗狗,语气平静,“下周还需要去云南那边。”

  “那您可真是大忙人,“我顺口笑起来,摆摆手,“那你去吧,我和我儿子一起。”

  我没说话,姓陈的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点想说什么。

  我这人最堵不住话。

  “怎么着,你是看我没歇斯底里觉得不高兴?”我朝他咧了咧嘴,大笑,“可别了,我就觉得自己挺对不起你的。”

  我想过很多次分手。连离婚都算不上的分手。但是我真没想过是以这个为终结。对不起他,也对不起我自己。

  姓陈的推了推眼镜,挽起袖子给大毛倒狗粮。

  “你别这样,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以后别说这种话了。”

  你看,他永远都是这么冷静。老子当初喜欢他,喜欢的也是这份冷静。

  肤白貌美大长腿,x_ing子清冷不爱说话,一丝不苟的严谨。过了这十来年,我还能说出他这么多优点。

  “行,以后不说了,”我点头,答应的很痛快,晃晃悠悠的去拿资料,“这段时间忙,我住公司了啊。”

  姓陈的站起身。他看向我,蹙眉,“你怎么了?”那张脸上仍旧没有过多的情绪。

  我实在没忍住,顺手捏了一把他的脸,差点被美□□惑的想上去亲一口。

  不过想到这人很快就跟我没关系了,我还是非常强硬的克制住。

  “能有什么?我不给你找事,你不开心啊?”我认真的问他。

  真的,太难看了。前段时间砸桌子吵架动手,差点没把房子都砸了的丑恶嘴脸,真的难看。

  姓陈的没说什么。那张脸仍旧冷漠英俊,对我点点头,嘱咐道:“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找我。”

  我以前最爱他这幅胸有成竹的模样。

  唯有此时才想笑出声。

  有什么事都找你啊?可惜了,你这次真的猜错了。

  ***

  男人总是诚实的。

  我觉得自己就是这样。今天中午吃饭,本来没打算说什么,只是吃着姓陈的做的饭,突然就有点咬牙切齿。

  这么好的厨艺,以后我再也吃不到,不知道会便宜谁。想想都心绞痛啊。

  人生在世不就为了口吃的。

  而且这姓陈的,我们俩饭量都大,每次做饭也是满满一盘子吃的过瘾,我可见过那个小狐狸精,吃的猫食似的,那能像我这么捧场,一顿两碗饭。

  呸,不能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这他妈是饭桶吧,毕竟我是输家。

  想到这儿,我问他,“姓陈的,你说我以后要是吃不上你做的饭,那你这每次做这么多可怎么办。”

  问完我其实有点后悔。

  姓陈的拿着筷子,语气平静:“别说这种没可能的话。”

  他这人就是这么没意思,连让我想象一下都不肯。我也懒得自讨没趣,又塞了两大碗饭。

  大概是我吃太多,姓陈的也有点愣,差点把我的碗给夺了。

  “没事,我就早晨没吃饱,现在多吃点,”我大口的塞着饭,含糊不清的回他,“真没事,你忙你的,要收拾行李吧?明天就要走了。”

  他于是没再说话。

  我塞完三碗饭,吃过饭碗筷一扔就要出门去公司。以前还做些家务,现在连这点事也懒得做了。姓陈的就这点好,他见我这样也最多逼逼两句,我实在不肯他也不会多说。

  我走的时候,姓陈的正在客厅收拾行李箱。

  我从他旁边走过去,推门下楼,觉得自己格外酷炫。

  不知道还能撑多久。这两天身体又不行了,可能还需要去两次医院。

  刚走到楼下的垃圾桶,我就忍不住抱着桶身吐了个昏天暗地。

  妈的,吃太多了。

  吐的我他妈鼻涕眼泪都出来了,真几把丢人。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