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火屑+番外 作者:江户川乱深(上)

时间:2019-06-12 08:36 标签:
《火屑》作者:江户川乱深 文案: 中国现代,人、妖、人妖,无节cao,不要脸,互攻 北京的三伏天被称为桑拿天,热得人流油,远远地看向街的另一边,仿佛隔着火气一般扭曲着。 李焱在胡同口等个人,都得有二十分钟了,身上的背心被汗浸得像层皮一样紧贴在身上

《火屑》作者:江户川乱深

文案:

中国现代,人、妖、人妖,无节cao,不要脸,互攻

北京的三伏天被称为桑拿天,热得人流油,远远地看向街的另一边,仿佛隔着火气一般扭曲着。

李焱在胡同口等个人,都得有二十分钟了,身上的背心被汗浸得像层皮一样紧贴在身上,李焱给扒下来拧了拧,往裤腰一塞干脆不穿了。

“呦~哥们,影响首都文明形象啊~”胡同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过来一辆破出锈的自行车,看起来三十冒尖的男人把车停在李焱身边,往他肩上拍了下,“你丫水儿够多的啊~”

“没你妹水儿多。”李焱猛咗了一口烟,弹飞烟屁,把脚边的包裹提起来,“给你绑后座上?”

“别即,瓷器别碰坏了,我抱着吧。”男人把包裹接过来,拍拍包裹上印着的“寰宇快递”几个大字,“信得过你,我就不验货了,回家等信儿吧。”

李焱点点头,“这事儿我急,你快点查啊。”

男人也不答应什么,单手抱着包裹哼着歌骑车走了。

两个月前,李焱父亲做完最后一单生意,将掌家的印传给了李焱,然而在不久之后,李焱母亲就被人乱刀刺死在家中,父亲也下落不明,除了悲痛之外,李焱更多的是震惊。

将母亲的骨灰运回河北老家,李焱把当时的情况跟爷爷说了一下,老爷子当即决定再不让独苗孙子回北京。可惜李焱作为新一代传人,从小机关活巧浸 y- ín 着飞檐走壁陶冶着,家传绝学那是出类拔萃得呼吸一般,当晚撬了爷爷秘制的双燕织柳锁,顺了秘制的五香酱牛r_ou_,一溜烟追星踏月扒火车回了北京。

血债不报,还让爷爷保护,这对自认聪明绝顶功夫了得的小伙子来说简直不能忍,总之誓必要查出点眉目来的。

从李焱那收货的男人被称作狗牙,他们这条线上的人多为假名和代号,李焱并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也并不完全相信狗牙所能提供的情报,只是目前来说无它路可走。父母的东西,最近一次乃至最近几次都是什么、销给了什么样的人,是现在迫切需要了解的。

其实李焱这样坏了规矩,东西出手就该绝口不提,往回倒账就像是追着人家屁股后头要发票,太有给人民英雄送证据的嫌疑了,若不是他李家招牌亮堂,肯定没人搭理他这茬儿。李焱爹妈不测的事估计这会已经在道上传开了,夫妻俩脱手的货会引来什么大伙儿都会有所顾忌,就看会不会有人吱个屁。

李焱用背心擦了擦脸,抬头看了看低压压的天空,空气中s-hi热的空气闷得让人呼吸困难,身上的汗顺着膀缝流过后腰上崭新的青燕纹身。

寰宇快递是李焱父母开的快递公司,一般这种名儿起得挺大的公司,实际上都超不过十个人,眼下的情况是算上李焱这小老板总共八个人,平常挣点小钱,主要是用来掩人耳目。

自李焱给狗牙送了一套青釉云龙纹盘已经过了四天,李焱这天送完了一件干净货就接着了狗牙的短信,内容很简单,让他把货送给某个人。第二天李焱起了个大早,清晨时去了乙方交接点提货,不慌不忙地吃完了早点,逆着上班的大部队去送货。

这次的货很轻,只是两个巴掌大的小木盒,较轻的上面写了一个“黄”,较重的上面写了个9-702。

送货地点是个小区,地方倒是好找,不过赶上了暴雨,已经一个多礼拜的闷热似乎就是在憋这场雨,几声闷雷之后乌云密布,大雨瓢泼而至,给李焱浇了个透。

一路跑一路骂,李焱冲到小区口的保安值班室时几乎连内裤都s-hi了,落汤j-i的模样让小保安看了忍不住地笑。登记后李焱按照小保安的指向冲向9号楼,乘电梯到了7楼,调整了一下呼吸按响了门铃。

很快门开了,一位花白头发的瘪嘴老太太探出头,“你找谁呀?!”

“大妈您好,请问您家是姓黄吗?”

“啊?”老太太有点耳背,“不姓王!”

李焱觉得不太对,往后退了一步,确认是702室,“请问您家是姓黄吗?黄色的黄!”

正说着,边上的门开了,一个碎短发戴眼镜的高大男人侧出半个身,温文尔雅的气质和端正俊朗的相貌让人心生亲近,“我姓黄,是快递狗粮的么?”男人说话的嗓音低沉微哑,像是电台里面的播音一样,比起身形相貌更为出众。

李焱点点头,又转身对老太太,“不好意思大妈!我敲错门了!”

老太太退回屋去,李焱随黄先生进到703室,由于身上还在滴答水,就在玄关处从包里拿出货。

“希望不是怕水的东西。”

黄先生伸出食指中指,比了个二指并拢的动作,李焱会意,拇指和食指扣了个圈,二人做了个类似开锁的动作,这是道上交货的暗号。接过两个盒子,黄先生进了屋里面,拿出一条毛巾递给李焱。

李焱不太想弄脏人家的毛巾,就又还了回去,“您看看货对不对吧,我就不进去了。”

黄先生也不勉强,接过毛巾又走进屋里,李焱在门口站着,衣服还在滴答水,索x_ing脱下来,开门在外面拧了两把,把头发擦了擦才回到屋里。

客厅的桌子上已经打开了一个盒子,里面是被铁丝网和棉花包裹的一只蛋雕,半边完好无损,半边上面刻满了繁复的花纹,但是具体刻了什么李焱看不太清楚,很明显的一点是黄先生的眉头微微皱起来,李焱有点担心。

“黄先生,货有问题吗?”

“没问题。”黄先生头也不抬,一把捏碎了那只蛋,李焱胯下微微一疼。

“黄先生?”

黄先生此时抬起头,“进来坐吧。”

话说到这李焱只得进去,为了不弄脏人家家里,就也没坐沙发,而是坐在餐桌边的木椅上。黄先生起身把碎蛋壳扔到厨房垃圾桶里,顺便给李焱倒了杯热水,走过李焱身后的时候停了一下脚步,手指点了一下他腰眼上的燕子纹身,给李焱吓了一激灵。

黄先生微微笑起来,“小燕子?”

李焱干笑两声,“您可以把小字去了。”

“懂了,黄玉良。”黄玉良又拆开另外一只盒子,不过里面只是一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玻璃杯,工艺材质在超市里值十块。狗牙让自己来这一趟不是单纯的送货,而是眼前这个人就是他所能提供的线索,被捏碎的蛋雕,似乎是传达消息的工具,但是这个杯子他是真猜不透。

感觉到李焱正在打量自己手里的杯子,黄玉良随意地晃了晃,“喝水用的。”

李焱略尴尬,直了直身子把潮s-hi的衣服穿上了,“那个……黄先生,我不知道您的规矩,所以不知道怎么问,但是狗牙让我来给您送东西,请问您是不是……就是,我要找的人?”

“这话听着可真暧昧。”黄玉良偏过头微微一笑,“你是要找上一代燕子的客户,还是他本人呢?”

李焱心里一震,原来眼前这个人真的是狗牙给的线索,而且对方十分简明扼要的说出了他想要追查的两条路,“我……”

“不如我先说说我这办事的规矩,”黄玉良顿了一下,“事先声明,刚才所提的两件事的消息,我都不清楚,若是你能比我先找到其中80%以上的线索,那么我不需要任何报酬,并且会将我掌握的剩余部分也告诉你。”

“听起来,您做生意挺厚道的。”

“但是,这其中的进度是由我来估算的。”

李焱想了想,即使进度的评估是他说了算,但比起一般的情报贩子漫天要价,黄玉良真的算是业界良心了,而且以狗牙的情报网,如果事情好查他不会放过敲自己一笔的机会,能让他将机会拱手让给眼前这个男人,看来事情确实不简单,这个人也不简单。

“您这边的报酬……”

“我一向是后收费,视情况而定,事不成分文不取,事成之后,我会要你肯定能付的部分。”黄玉良顿了一下,“当然,在雇用我的同时,你也可以再雇佣其他人。”

李焱点点头,只有有绝对信心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李焱信了狗牙的眼光,冲黄玉良微一鞠躬,“那么刚才说的两件事,就都拜托您了。”

“不,你父亲的事,我暂时不接。”黄玉良抬手示意李焱不必说,“一般来说,专注在一件事情上收益更多。”

李焱并不算是老北京人,据爷爷所说,在四十年前,老家流行了一种非常骇人的传染病,他们一家便是那时逃进京的,n_ain_ai、叔叔一家均死于那一场瘟疫之中。在爷爷的储存室,李焱还曾翻到过当年的报纸,报道了李家村的悲惨事迹,不大的版面上配有一张不清晰的黑白照,上面是警察、医护人员与四、五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冰冷的画面与文字难掩当年的悲惨。

按照一般人的看法,李家村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山村,但这里也确实出过名噪一时的人物:侠盗燕子李三,“燕子”并非一人,而是一个称号,李氏一族头领的称号。四十年前的燕子便是当时的村长,亦是李焱爷爷的本家堂兄,在村长一家死于瘟疫之后,爷爷李壑接下了燕子之名,后至父亲李飞蒲,现传到李焱之手。

这一灰色职业,可为与不可为的界限十分模糊,尤其父亲在李焱幼时常年奔波劳碌,并未对李焱多加教诲,对于何为“侠盗”,李焱只记得爷爷一席话。

“侠有义,义有心,不要忘了‘义’的心,也就是中间那一‘点’,没有义的心,燕子没有点,就不是燕子了。”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