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火屑+番外 作者:江户川乱深(下)

时间:2019-06-12 08:39 标签:
这是蒲松龄耳熟能详的小说,并不稀奇,此时常明瑾提起,黄玉良感兴趣的是里面那妖怪的法术。世上无复活之术,不死的方法倒是不少,画皮何解? 我刚看了你传过来的资料,发现有趣的点。 正如黄玉良所说,逃避死亡的邪术不少,最基础的原理便是附身与寄生。 附

这是蒲松龄耳熟能详的小说,并不稀奇,此时常明瑾提起,黄玉良感兴趣的是里面那妖怪的法术。“世上无复活之术,不死的方法倒是不少,‘画皮’何解?”

“我刚看了你传过来的资料,发现有趣的点。”

正如黄玉良所说,逃避死亡的邪术不少,最基础的原理便是附身与寄生。

附身之法,是自身魂魄强占他人r_ou_身,但由于个体的魂魄与r_ou_体是先天契合的,附身的魂魄无法完全贴合r_ou_体,所以若将原魂魄完全驱走,这副r_ou_体便会死去,想要两魂共生亦不可长久,会对r_ou_体产生极大的负担,这种粗糙的灵r_ou_结合三五月余便会崩溃散毁;并且,r_ou_体会自生阳火力场来保护魂魄,所以当侵入的魂魄不够强,还会被这火焰烧尽。常明瑾曾施展过的唤魂通灵之术,实际也是这个原理。

寄生之法,最直观的例子便是胡二娘曾对李焱施展过的“寄魂还形大法”,这是在他人r_ou_体中植入自身的一部分,当时胡二娘是将狐皮衣袍的部分藏入李焱的手臂,以这衣袍碎片作为连通的宿体,相对附身来说对魂魄的损伤较小。但这一方法,最适于原身保有一定的生命活x_ing,否则仅凭寄生的宿体,存活时间仍是大问题。

从寄生之法延伸出的另一支脉,是以仙法魔道大法器为载体,在濒死时刻施生灵聚化,趁三魂七魄未崩时保存下来;但相比“续”,此法更近“保”,随时间流逝,离体的魂魄裂隙会逐渐增大,若原r_ou_体不得救治,这魂魄迟早也是消散下场。

常明瑾认为,黄玉良在那监狱空间中遇到的两批人,就是这两种原理的表现,从受控后的声音可以看出半妖是被附身了,人类则被寄生了。

若真如黄玉良所想,幕后之人是薛家在百年前未除尽的残余妖魔,现在它的目的是活下去的话,那么它找石像的目的就跟常明瑾一致了。

从那妖魔利用破封的石像一举来说,它知晓其并非九尾狐遗留,而是分放七尾玄狐恶念怨魂之器。在当时,三尾赤狐和五尾白狐之所以不能将其杀尽,而是斩尾封魂,正是因为七尾玄狐从《逆方玄经》中取得一法,可致自身不死不灭。

其术名曰“描骨画皮”。和《聊斋》中取人皮绘制犹如穿衣不同的是,这一法术极似复活,是将死尸血r_ou_分解至最为微小,依自身魂魄重组r_ou_身聚化为自身样貌,如此便没有灵r_ou_贴合不全的问题,几乎是模糊生死边界,堪称玄经中“逆方”之禁;但此法仍有前提,是魂魄已被大法器所存。

“所以……你想从黑狐那得到的东西,是这个法术吗?”黄玉良早前有过极为贴近真相的推测,但也是没想到常明瑾想要的不是实物,念头一转,倒是将他先后的所作所为连上了。

让李焱盗取胡家的玄经,取得最高级的隐匿之术,集齐七座石像,拿到描骨画皮,再让赵志德完全“吃”掉玄狐的怨魂。这样一来,这世上掌握描骨画皮的就只有常明瑾自己了。

这是正宗的杀人越货啊。

“你传来的资料里面,有提到‘手术’这件事,听了描骨画皮的原理,你没有点什么想法吗?”

“你是说,它在研究类似的法术?而不是想做出混血半妖吗?”

电话那边的常明瑾发出一声轻笑,“无论能力大小,混血半妖被称作‘三界异端之最’,听起来是不是特别牛逼?”

“但是呢?”

“但是,混血半妖死后的魂魄无法入六道轮回,甚至连孤魂野鬼都做不成,而是即刻消散,你说,他做这么个自杀的躯壳图什么呢?”

混血半妖罕有,相关研究记载甚浅,黄玉良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但是对常明瑾的同情只闪过一刻,当即又有别的想法。

“如果……它想的和你一样呢?”

“和我想的一样?”

“你要描骨画皮,难道不是想一直活下去吗?因为你不能转世,但如果能一直依靠画皮活下去,就不用担心魂魄消散了,而且这个身份总归是能力强的……”

“你想错了。”常明瑾打断黄玉良,“我没有想一直活下去。”

“什……”

“诚然,目前我也没想那么快就死。”常明瑾顿了下,似乎不想再为自己解释什么,“你刚才的想法虽然也说得通,但是呢,不同妖魔源力,如果没有‘人类基因’这样的平台,也是没办法共存的,又因为有‘人类基因’这个限制,这副身躯的时间也不过百年,如果我原本是一个完整的妖魔,大概不会选这么不方便的身体。”

黄玉良微微叹一口气,“你……到底是从哪知道这么多机密?”

“你指什么?”

“就比如描骨画皮这个法术,赤白玄三只狐狸的历史几乎被抹掉,这个法术到底有多少人知道?”

“流传范围我不清楚,但黑狐是胡家的死敌,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黄玉良直觉常明瑾说谎,要说为什么,那大概就是他回答的太快了,仿佛早就想好了这个答案。

“没错,这只黑狐是你家的死敌,所以,他怎么可能把这个法术教给你?”

“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一件事吗?”

黄玉良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你欠我一场梦中的约会呢~”

午饭后,常明瑾邀樊华同去后山的常家禁地,二人同行走在山道上,樊华当然将他和黄玉良的通话完整听了下来。

“你……刚才说,混血半妖不会入轮回?”见常明瑾挂了电话,樊华转过头来看向这位表弟,在他这三十多年的岁月中,与常明瑾相处的时间非常有限,又由于各种人说的各种话,总归是……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听得刚才一席话,让樊华有点触动。

“你是想可怜我吗?”

“我应该可怜你吗?”

“入不入轮回,你自己也不知道,到了下一世,你也不会留有现在的记忆,所以魂魄是不是就此消散了又有什么所谓。”

听到他这么说,樊华相信常明瑾要描骨画皮不是为自己了,正因如此也是更想不通了。

有一搭没一搭说着,二人便来到一个山洞口,在洞口处候着的是常明瑾的母亲胡素妍。

“樊华也来了。”

“二姨。”

樊华的母亲胡素娴将这位二妹视为生平第一对手,耳濡目染之下樊华自然也觉得她可怕。旁的不说,目前胡家丰厚的家产落在r-u臭未干的小表弟胡彦身上,但是林林总总的旁系亲戚没一个敢轻举妄动,惧怕胡家本家三姐妹是真,但更怕的应当就是这一位了。

尤其是,当樊华因薛青楠的悬赏被囚禁之时,母亲曾来探望,却未曾说动薛青楠放人,反而是二姨胡素妍将他捞了出来,他想不通,真的想不通二姨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要知道,薛青楠这个冷血无情喜怒无常的神经病,为了薛家的权力可是毒死了自己亲姥姥,还把亲妈也毒成了一个弱智,胡素妍能说服他,真是太神奇了。

“你要带樊华进去看看吗?”

“嗯,”常明瑾点点头,“也没什么值得瞒的了。”

胡二娘轻轻笑着,“你只是想炫耀而已吧,我还不知道你?”

常明瑾摊手,“炫耀怎么了。”

说着,丈二和尚樊华便跟着常明瑾进了常家的禁地。

入口通道不深,却是极可怖,整个隧道嵌满了白骨,有人,也有蛇。正想吐槽常家人这个装饰的审美,却发现来到内里,整个山洞居然也是这副样子。

樊华几乎傻眼了,这是死了多少人和多少蛇啊……或者说,蛇的半妖。

山洞极宽阔,仿佛把整座山掏空,正中摆放着一座巨蛇的蛇骨雕像,常明瑾的父亲和几个亲戚正在分别对七座狐尾石像做镇压工作,但明显是因为他二人进来,使得镇法有些触动。

“还没完事呢,没看你妈都没进来吗?添乱!”

听得父亲的爆吼,常明瑾倒是识趣没再往里走,扭头看了樊华,“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就是这儿啊。”

“不就是骨头和石头吗?”

常明瑾皱着眉,忽然觉得自己真是自讨没趣,“这没有石头。”

“那不是……”樊华指着山洞正中的巨大的蛇骨,“那不是石头?”说罢,又仔细看了看那石像,但是樊华越看越觉得心惊,如果这是真的骨头,就太可怕了。

那蛇骨最底部盘成的周长看起来百米有余,正身总长少说五百米,这世上哪有这么巨大的蛇?即便是蟒,十多米也是世界罕见,但蟒无毒,常家却有毒。樊华忽然反应过来,这就是常明瑾说的,他常家的原型,他的祖先?

“巴蛇食象,三岁而出其骨。”

樊华几乎可以想象,如果那巨蛇有血r_ou_,毫无疑问可以一口把他吞掉。

几乎是非常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樊华僵硬地转过头,“你……你该不会……是想用描骨画皮……”

“嗯?干什么呢?”

樊华看了看前面正在盯着自己的常父,又看了看守在洞口笑得一脸暧昧的二姨,忽的一个感觉,这……该不会是要灭口吧?“巴蛇是有名的凶兽恶神……你……”樊华冷汗都下来了,“你……”

“我?”

“好了好了。”胡二娘笑着朝樊华挥手,樊华得救一样赶忙躲开常明瑾跑到二姨身边,总归二姨不是巴蛇一脉,总归不至于嫁人了就是非不分了。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