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未尽口唇期 作者:马鹿君/大角先生

时间:2019-07-10 09:16 标签: 强强
文案: 【ABO,生子,哺r-u】 【雷点低慎入】 厉成周被送进了ICU。 这真是太糟了。 他一个身强体壮的顶配alpha,人生中前二十多年连感冒都很少有,忽然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在阳光晴朗的假日下午倒在自己别墅的花园里。 幸亏管家和园丁听到动静来看了看情况,否

  文案:

  【ABO,生子,哺r-u】

  【雷点低慎入】

  厉成周被送进了ICU。

  这真是太糟了。

  ——他一个身强体壮的顶配alpha,人生中前二十多年连感冒都很少有,忽然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在阳光晴朗的假日下午倒在自己别墅的花园里。

  幸亏管家和园丁听到动静来看了看情况,否则说不定就这么一命呜呼。

  更糟的是,一系列检查做下来,发现让他忽然晕倒的,并不是很能轻易解决的疾病,而是某种极端稀少的alpha免疫系统障碍,病因是他的alphax_ing染色体比较特殊,目前没有特效药,只能服用匹配基因omega分泌的r-u汁才能缓解。

  厉成周听完自己的病情介绍简直想骂人——上个月他才刚刚因为基因问题,被吊销了好不容易拿到得alpha义工执照,现在又……这条该死的alpha染色体到底还要害他多少次?

  “没有其他办法吗?”厉成周按捺着脾气问医生。

  他历来积极捐血,反对人体器官贩卖。

  现在忽然要用其他人的体液作为治疗媒介,实在有点……

  医生摇头。

  说了一堆专业术语。

  简而言之,要么吃,要么死。

  厉成周无奈——他还不到三十岁,对美好的未来充满憧憬,还没有固执到为了理念放弃生命的程度。

  只能命人私下去找合适的omega。

  苏雨泽就是那个被找到的omega。

  他意外发情怀孕,单身生子,被歧视omega的公司扫地出门,手上那点积蓄应付不了高额的无alpha剩余费用,很快陷入赤贫。

  看到广告想了半天,还是抵不过高薪的诱惑,前来应聘。

  合约上写得好好的,用吸n_ai器吸出来每天供一次就好。

  但医生表示,越新鲜效果越好——吸n_ai器供n_ai虽然也可以,但到底没有新鲜喝效果好。

  厉成周最近事情多,各种工作堆在手上,只想赶紧康复回到第一线工作岗位上——既然人都找了,索x_ing一不做二不休,就……要求喝新鲜的。

  苏雨泽也想快点把他治好拿钱走人。

  就也……没有拒绝。

  于是苏雨泽搬进厉成周的办公室,做他的“私人助理”。

  办公桌就在总裁办公室里。

  婴儿床在办公桌旁边。

  苏雨泽没生孩子之前也是白领阶层。现在每天早上来上班,倒也还是西装革履,商务精英的样子。

  左手一个公文包。

  右手一个育儿袋。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总裁哪里挖角的世界五百强级omega特助。

  进了办公室,放下包,放下孩子,就开始解扣子。

  ——厉成周每天上班之前固定要吃一次。压制症状,提神醒脑。

  害羞当然是会害羞。

  毕竟总裁办公室是单面落地玻璃——外面虽然看不见,可里面看外头一清二楚。

  玻璃外面就是来来往往忙碌的总办工作人员们。

  就觉得……

  他一个大龄单身omega,之前工作忙连x_ing生活都很少有,最近一次的x_ing接触就是意外发情被救助……忽然就要进行这种半开放环境的边缘x_ing接触……简直羞耻到恨不得当场去世。

  但为了孩子,为了收入,为了生活,没办法。

  每天早上一上班,厉成周来到办公室,关上门,轻咳一声,拍拍腿。

  他就心照不宣地硬着头皮凑过去。

  衬衫扣子解到第四颗,露出雪白的胸脯,把挺立的r-u头喂到厉成周嘴边。

  什么?

  脱衣服?

  衣服是不敢脱的。

  总裁办公室随时有人进来汇报。

  厉成周身体出问题的事,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说过。

  一有人来汇报,苏雨泽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飞快整顿衣衫,“呲溜”地蹿回到座位上,扮演一个普通的总经理铁贴身秘书。

  自从有了苏雨泽,厉成周就不吃早餐了。

  每天把苏雨泽当早餐吃。

  叫他坐在自己腿上,头拱在胸口,吸一边,用手揉另一边。

  第一次的时候还有点迟疑。

  ……毕竟这种事,心理上难免疙疙瘩瘩的。

  但医生反复强调“华山仅此一条道”,保命要紧。尝过又觉得味道不错,而且吃了以后的确症状得到极大缓解,就克服心理障碍,坦然接受了。

  厉成周是很务实的人。

  既然决定要吃,就一点都不浪费。

  啜得啧啧有声。

  还要砸吧嘴。

  打n_ai嗝。

  比真正的小婴儿还闹腾。

  哪一天觉得不够,还要问:“你昨天有没有好好吃饭?还是熬夜了?怎么这么少。”

  苏雨泽对着天花板翻白眼,心道你还抱怨,你怎么不说你饭量大呢!你倒是省着点啊,我儿子还要吃呢……

  然而其实并不敢真说。

  不敢说怎么办呢。

  就只好偷偷地提早给自己儿子挤出来留一点。

  可这样一来,厉成周就愈发觉得不够吃。

  他这个病,不发病就像正常人,发病就痛苦难捱——难受到这么一个大男人忍不住要在地上打滚的程度。

  所以一发病就很霸道。吃不够也会很烦躁。

  抱怨说我付了钱,凭什么不够吃。并总想从苏雨泽那边多榨一点n_ai。

  最开始不熟,还比较收敛,只是舔一舔多吸几下。

  后来熟了,动作就越放越开。

  叼起来用牙磨。

  舌尖抵着吮来吮去就是不放。

  缠着苏雨泽问:“为什么就没有了?”

  苏雨泽跟在厉成周身边做助理,渐渐也知道一点他的为人。

  ——明明在别人面前是一个非常肃整的总裁!工作的时候有条有理!进退有度!从来没有一点破绽!只有吃n_ai的时候就特别幼稚!人设崩塌!

  怎么会反差这么大的!

  苏雨泽被他摁在怀里吃的时候,总是感觉到世界观的冲击。

  但吃完了,病症过去了,厉成周冷静下来,又会立刻道歉:“不好意思,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想要礼貌一点的。但是……”

  苏雨泽能怎么办呢?

  只能赶紧说没关系。

  一方面,厉成周毕竟是给钱的老板。给的钱还很不少。他现在带着一个宝宝,必须为孩子着想,别说五斗米,三斗米他就能折腰。

  另一方面,作为omega,他也知道,这种涉及第二x_ing别的临时病变,往往和激素有关,无论alpha还是omega,一旦激素过度波动往往都无法自控。

  身为同样容易被激素信息素控制的种群,他很能理解。

  然而能理解是一回事。能忍受的是另外一回事。

  omega是很敏感的。

  被这么一折腾。

  又羞耻,又舒服。

  又必须忍着——毕竟是来卖n_ai的,中途自己兴奋了算怎么回事。

  只好稍微喷点抑制剂,咬着牙等兴奋的劲头过去。

  但他分娩两个月过后。

  正是身体开始恢复,需要alpha信息素,敏感又容易被撩拨的时候……如果是以往可能咬咬牙就忍了,但上一次,他已经经历了抑制剂失效反噬,又在哺r-u期,实在不敢过量使用抑制剂……

  到底没忍住,趁着厉成周出去的空挡,溜进到洗手间自己稍微解决一下。

  太久没做,有点没控制住,高潮的时候信息素忽然爆炸——n_ai水随即像山洪暴发般喷薄而出。

  他整个人软在马桶上。

  贤者时间失神中。

  洗手间的门直接被推开——这个洗手间只有他和厉成周两个人使用,是谁闯进来不言而喻,厉成周刚推门进来,明明还带着担忧问:“你怎么了?一个人在里面没事吗?”可刚走进来一步,语调就变了:“什么味道,好香……”

  苏雨泽听他的声音不对劲。

  连忙想要收敛信息素,拿外套把自己遮起来。

  哪儿还来得及呢?

  厉成周已经走到他面前,一低头就看到他半敞着衬衫,流了一胸一肚子的n_ai水,皱了皱眉,“好浪费啊。”

  不等苏雨泽反对,就俯身就抱着他舔起来。

  一个omega。一个alpha。

  满室信息素。

  封闭小空间。

  后面能发生什么事?

  不用想也知道。

  其实如果一定要拒绝,苏雨泽并不是没有机会。

  但他想着医院注s_h_è 合成alpha信息素不入医保,一针四位数全自费效果还没有天然的信息素效果好,就……屈服于现实的压力之下……

  被厉成周托着屁股一边颠一边啜的时候,迷迷糊糊地想:宝宝啊,爸爸都是为了你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