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追夫实在太刺激 作者:白日眠君

时间:2019-07-10 09:17 标签: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爽文 恋爱合约
《追夫实在太刺激》作者:白日眠君[CP版] 文案: 道貌岸然攻X病娇痴汉受 周鹤青X徐闪亮 又名《前男友花钱叫我搞他弟弟而我居然答应了》 因为母亲重病急需要钱的周鹤青和前男友签订了不平等合约。等下,什么?甲方居然是弟弟????? 而那个明明在记忆里还

  《追夫实在太刺激》作者:白日眠君[CP版]

  文案:

  道貌岸然攻X病娇痴汉受

  周鹤青X徐闪亮

  又名《前男友花钱叫我搞他弟弟而我居然答应了》

  因为母亲重病急需要钱的周鹤青和前男友签订了不平等合约。等下,什么?甲方居然是弟弟?????

  而那个明明在记忆里还只是个单纯腼腆的小男孩徐闪亮,如今怎么长成了学校里的混世魔王杀马特?

  打架、斗殴、死皮赖脸、麻烦事一箩筐,怎么烦人怎么来,还特别粘人,周博士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徐闪亮:“小周老师,你喜欢上我了吗?”

  周鹤青:“没有。”

  徐闪亮:“小周老师,那你今天喜欢上我了吗?”

  周鹤青:“没有”

  徐闪亮:“小周老师,可是我好喜欢你啊,那你明天会喜欢我吗?”

  周鹤青:“……”

  徐闪亮:“!”

  徐闪亮:“追老公真特么刺激!”

  这是一个千里追夫万里送菊的故事。

  前期受追攻,后期攻追受,现在的虐都是为了今后的爽!

  1.

  周鹤青站在玻璃窗前出神。

  海市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好天气了,天空瓦蓝锃亮,万里无云,独留一轮红日明晃晃悬在天边,映在海上,海面泛起的粼粼波光照耀在大厦上,照得他不得不垂下眼睑。

  四十三层的高度令这座宏大而又不近人情的城市一览无余,芸芸众生如同蝼蚁,车水马龙不过瞬息。他就这么直愣愣看向窗外,谁也不清楚他在想些什么,那双眸子黑暗清幽犹如一口深潭,即便是日光再盛,却也无论如何照不进底。

  摆在桌上的茶水一口没动,不知换了几杯,盘旋而上的袅袅青烟不过片刻就消散了。

  依窗而站的这个男人英俊得有些过分,刀削般的下颚绷成一条冷峻的弧线,鼻梁高挺眼窝深邃。这样一幅好皮相,只要随意摆出一幅忧愁哀伤的样子,就能激发出广大女性的怜爱之心。

  一如现在的秘书小姐。

  她抱着胳膊站在门口静静欣赏了片刻,才伸手敲了敲门:“周先生,徐总的会开完了,请随我来。”

  周鹤青闻言低下头叹了口气,“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小声给自己打气,抬起头来就又是一惯冷静克制的模样。

  他进去的时候,徐鸣远刚放下眼镜,金丝边的?j-ian??被男人顺手摘下放到一旁,连同面前摆着的合同和钢笔——不是以前他送的那支。

  周鹤青坐在他对面的那张沙发上,腰杆挺直,双手服帖于双膝,连着深呼吸好几下才慢慢抬起头来,却见徐鸣远双手交叠靠在老板椅上,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说话。周鹤青张了张嘴,才发现喉头干哑难耐,干涸的唾?c-h-a??上下两瓣唇牢牢贴合在了一起,半点声音都发不出。他有些懊恼刚才为何不喝口水润润喉?

  最后还是徐鸣远开口打破了僵局:“你找我?”他见周鹤青长久不说话,便拿起一旁的文件看了起来。

  徐鸣远不戴眼镜的样子看起来柔和极了,少了人情世故的圆润,多了点少年时期的温顺,半点看不出他的冷血无情。

  “是……”周鹤青放在膝上的双手猝然握成拳,“我……我需要一笔钱,不多,三十万,我母亲她……”

  徐鸣远抬头看了他一眼,好笑道:“你需要钱找我做什么?”旋即又把目光重新投放在面前的文件上。

  周鹤青听他这样一说,当下心里一空,背上凭空出了冷汗,尖锐的痛从心口传来,令他站起来慌不择路就想往外走。

  “诶,别急啊。”徐鸣远放下手中的文件:“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臭脾气,就不能听人把话好好说完?”

  周鹤青转过去看他,发现徐鸣远竟是在笑的,他每次这样笑的时候,就像一个高高坐在云端的掌权者,睥睨众生,目空一切。

  “我可没说不借你。”

  就这一句话,令周鹤青停下了脚步。

  徐鸣远重新把?j-ian??戴上,那双迷人的凤眼里面写满了算计,一如他正说着的话:“三十万而已,以我们的交情我怎么不会借你呢?”他说“交情”的时候,故意咬了重音,听起来别有一番意味,又道:“这笔钱我也不用你还,也不管你要这笔钱来做什么,但你知道,我是个商人,商人都是重利的。”

  他还没说完就被周鹤青打断了,他冷笑一声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赞同道:“确实如此。”

  徐鸣远倒是没生气,“别说三十万,我给你五十万。我将这笔钱给你,但你要拿什么东西来换?”

  话说到这份上,按照霸道总裁的路数,徐鸣远就该说就算你的心不在我这里,但我只要你的身了吧。但介于两人已经分手已久,而且还是徐鸣远单方面提出的分手,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周鹤青还是觉得心里一阵阵发紧,连带着喉咙都干涩起来。垂在身侧的右手微微握成了一个拳,才能勉强克制住自己不要露怯。

  周鹤青问道:“你想要什么?”

  徐鸣远原本撑在腮边的手往他那一指:“我要你……”

  周鹤青听见胸腔里传来自己的心跳,咚咚咚地,一声盖过一声,振聋发聩的架势令他整个人都晕眩了起来,说不清是狂喜还是酸楚。

  他勉强稳住心神,就听徐鸣远继续道:“陪我弟弟一年。”

  那一瞬间,周鹤青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他面露惊讶的样子显然是取悦了徐鸣远,对方笑道:“别那么惊讶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弟弟你也认识的,算起来他也有……嗯……二十出头了。你不是吧,你不懂?那我换个说法,陪玩陪|睡陪上床呢?”

  男人恶劣地笑了起来,“我倒不知道周大博士在象牙塔里呆久了,竟然纯洁到这个地步。”大抵是瞧见周鹤青脸色不太好,他语气缓和了些,竟有些打商量的味道:“好,我们不说包养,我们就说谈恋爱。我说,你不是学数学的吗?这么简单都算不清楚?五十万买你一年时间,即使是你毕业都拿不到这个数,也不需要你现在就开始。既不限制你的人生自由,也不毁你清誉,你就假模假样跟我弟弟谈个恋爱,吃吃饭,滚滚床单,顺便把他的动态告诉我,这很困难吗?我弟弟,你又不是不认识。”

  “还是说……”他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你对我余情未了?”

  周鹤青的瞳孔猛然放大了,他就像是光天化日里被人一刀剖开了柔软的腹部,内里藏着点的心事全部被人扒出来一览无余,可他偏偏没有办法说不是——他确实对徐鸣远余情未了。分开这么久了,他还是忘不掉这个人,每当他伤心难过觉得日子熬不下去的时候,开心快乐想要跟人分享的时候,甚至是路边的一株小花,天上的一朵云,他都会第一个想到徐鸣远。

  这个男人给他带来了太多太多的回忆,以至于分隔了许久,他还不能完全把徐鸣远从他脑子里剥离出去。

  “我|操|你大爷。”

  周鹤青拉开办公室的大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离开衡远大厦不过四点半,还不到下班时间,街上行人二三,多是些没有课或者逃课了的学生党,三三两两抱在一起,嘻嘻哈哈从他身边经过。

  周鹤青靠在路边一家成衣店旁抽烟,与其说是抽烟,倒不如说是等待烟丝燃尽更为贴切。他并无旁的动作,只是双眼直愣愣地盯着面前电线杆上的牛皮癣,上面写着——小额贷款无抵押,请拨打以下电话131XXXXXXXX。

  他看了很久,目光来来去去,风把未贴合严密的纸张一角吹得哗哗响,他便也跟着将目光起起伏伏。终于那猩红的烟蒂快要燃尽了,积累得冗长的一段烟灰掉在他手上,烫得他浑身一个机灵,忙不迭把烟头换到左手上拿着,右手甩了甩,装作要扔烟头的样子往那小广告边上走去。

  而事实上,他也只来得及扔烟头而已。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就在他指尖抚到小广告上的那一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位环卫阿姨眼明手快地左手拿湿刷子往小广告上一刷,右手持?c-h-a??飞快一铲,那厚厚一沓不知道贴了几摞复了几层的纸就落了一块下来。

  周鹤青尴尬地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才好,抚着纸的手往后一扬顺势落在自己后脑勺上抓了抓,一边叹气一边目不斜视地往前走,活像一个藏满了心事的忧愁青年。只有揣在衣兜里的手颤抖着,指尖上下翻飞,薄薄的小纸条时不时被他揉成团又轻轻展开。

  他过了马路,小跑几步,进了一家小饭馆打包一份清蒸鱼和皮蛋瘦肉粥,才往医院走去。等走到医院住院部已经临近七点了,大厅里行色匆匆,来来往往的都是给病人送饭的家属,提着拎着保温饭盒在电梯门口井然有序站老长一条队,只不过大家的面色都不太好,等前面一小波人进了电梯,才沉默着如同摇摆的企鹅徐徐向前推进。

  双数楼层的走这边,单数楼层的往这边,快快快,这还有几个空位还能上。

  每到这时,周鹤青都想笑。

  短短几天,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像一场梦,荒诞、戏剧,哪哪都不真实,却又杀他一个措手不及逼得他不得不面对。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