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师门有毒 作者:夏夜鬼话(上)

时间:2018-05-25 11:44 标签:
书名:师门有毒 作者:夏夜鬼话 文案 自从被劫上山之后就被迫被当女孩子养的日子叶柏涵真是受够了!掌门老爹你醒醒,你女儿死了大几百年了!你抢回来的是个带把的! 更可怕的是,叶柏涵总觉得周围一直有人对他虎视眈眈。 他要怎么在一群蛇精病,高冷,腹黑,
 
  书名:师门有毒
  作者:夏夜鬼话
 
  文案
  自从被劫上山之后就被迫被当女孩子养的日子叶柏涵真是受够了!掌门老爹你醒醒,你女儿死了大几百年了!你抢回来的是个带把的!
  更可怕的是,叶柏涵总觉得周围一直有人对他虎视眈眈。
  他要怎么在一群蛇精病,高冷,腹黑,自恋狂当中分辨出谁是最具危险性的那个?
  这个师门简直有毒!
 
  #每天都在打听皇帝老爹有没有生新儿子##投胎水平过高导致的后遗症#
  CP:居家旅行必备生活系全能技术宅受VS隐藏至深病娇型武力爆表冰山攻
  本文苏破天际,节操( ^_^ )/~~拜拜。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柏涵 ┃ 配角:蛇精病驻伽罗山小分队 ┃ 其它:
 
  作品简评:
  叶柏涵前世苦逼,好不容易混到一世太平皇子富贵荣华的命,却不防一日突然遭劫,被迫开始跟一群粗暴的剑修和深井冰的师兄师姐们相亲相爱。据说是前生父亲的掌门控子成谜,师兄师姐们一个个背后都似乎藏着深沉的故事,慢慢跟他牵出千丝万缕的线。修仙世界的画卷慢慢展开,瀛洲城,小蓬莱,方舟山……无数仙境等待着探索。前世的故事在浓浓雾气后若隐若现,那些属于过去的爱与恨,温柔与悲伤,壮丽与怅惘……亦一一开始展现其本来面目。层层铺开的线索,一环连着一环的悬念是故事的精华。而当故事慢慢翻过篇章,一个一个独特人物身后展现的爱恨情仇,也让人沉迷与感动。
  ==================
 
 
第1章 
  叶柏涵想,今天以后,如果有人问他修仙最不能有什么毛病,他一定会郑重其事地告诉对方:是恐高症。
  天哪!他恐高症好多年,此时偏偏还在天上飞。不管上面下面都是空落落一片全无着落的,吓得他脸都白了,只能使尽了吃奶的力气紧紧抓住了那双抱住他的手臂,权把它们当做安全扶手,只求暂时逃过了这一劫。
  一时也管不上这家伙其实是个精神有问题的绑架犯。
  话说都修仙了,能不能不要出现精神病这么接地气的毛病?而且都修仙了,能不能别干绑架犯这么没格调的工作?
  叶柏涵苍白着一张小脸,心里喷薄着无数吐槽,闭着眼睛缩在绑架犯的怀里。
  要知道,一刻钟以前,他其实还是想要跟对方势不两立的。现在嘛……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待他躲过了这一场劫难再说。
  此时正是初春,苍茫茫大地翠光浮动,明媚靓丽如同碧玉。若是近前,草色其实稀疏,但是如是飞在空中,遥遥望去,大地已经被铺上了一层色彩明艳的绿毯子,真正应了那一句“草色遥看近却无”。
  天空亦是一碧如洗,浩浩然如同一尊没有任何瑕疵的石砚,清冷中带着研磨千年之后映透出来的莹润,如诗如画。
  浩然天地之间,自然有最震撼心灵的美景在。
  ……虽然这些对于被挂在飞剑上的恐高症儿童都没有任何意义。他能看到和感受到的也只有眼珠和眼皮紧紧相贴时的那一片黑暗,和即使紧紧抱住了绑架犯的胳膊,却依旧让人觉得无所凭依的不安感。
  呜呜呜……他恨高空旅行,尤其恨完全没有保护措施还开放空间的高空旅行。
  绑架犯应真道人看这小孩这副模样,先是有点不解,然后才反应过来,试探性地问道:“你难道是……怕高?”
  叶柏涵:……
  他不和绑架犯说话。
  应真道人见他不说话,只以为他是怕生,也不在意,只是语气温柔地说道:“以后要修仙,怕高可不行。就算你以后不驾飞剑,总也要有个飞行法宝什么的吧?总不能一直靠纵地术出行吧?累也累死了。”
  纵地术也好过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地在空中飞来飞去……不对!谁跟他说好以后要修仙了?不要擅自就把事情给决定了好吗?
  叶柏涵瞪着对方。
  应真道人笑笑摸了摸叶柏涵的头,叶柏涵努力扭着脖子不让他摸,但其实毫无作用。对于此时还被人抱在怀里的小孩来说,这样的动作跟卖萌没两样。
  应真道人显然也丝毫不在意他的躲避,只是语气十分温柔地说道:“伽罗山是个风景如画的洞天福地,它是天盘山脉整条灵脉的交汇点,灵气充沛不逊昆仑蓬莱,凡人久居则寿算绵长,修士久居则真力充沛,是个很好的地方。”
  这么好?
  叶柏涵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偷看抱着他的道士。
  应真道人自然不会看不到他这个小动作,顿时对怀中的小孩露出一个十分温柔的笑容。
  他容貌精致俊秀,肤色如雪又如玉,浑然不似人间之人。一头乌黑长发,端整地梳成一束,即使御剑而行,却岿然不动丝毫,垂落肩头犹如幽深的光。
  他冲着小孩露出的那一笑,连眼睛之中都是满满的温柔和暖意,唇角眉间竟然都好似发着光一般。
  叶柏涵看呆了。
  他那两世合起来都有点嫌短的人生之中,还真没有人对他露出过这样温柔的笑容。非要说的话,这样的笑容……大概最接近他娘……和妈妈的感觉。
  叶柏涵一头黑线。
  他想起来这个修仙的疯子之前说的话。
  他说他是叶柏涵的爹。
  叶柏涵上辈子的爹在他老小的时候去外地打工,结果走了就没有回来了。这辈子的爹估计现今还在永安京里大发雷霆,因为他宫里的那群宫人竟然把他唯一的皇子给弄丢了。
  叶柏涵内牛满面想:父皇你千万别怪我宫里的姐姐们,尤其不要怪玉霖姐姐,这绝对不是她们的错,因为谁丫的能想到这个疯子……他是个修仙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叶柏涵心里十分清楚,如果他能及时回去还好,一旦时间耽搁得久了,那么他那里的宫人大概都凶多吉少。就算保住了性命,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还有母妃……她不知道会多么担心。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禁就有些暗沉下来。
  他头埋在应真道人的臂弯,不抬头转过来的时候应真道人本应当是看不到的。然而应真道人七窍皆已通神,观人视物均不再局限于肉眼,对于叶柏涵的一举一动自然都是了如指掌。
  只可惜终究不能读心,不能明白叶柏涵内心丰富的心理活动,所以对叶柏涵的心里预测也是牛头不对马嘴:“放心吧,这飞剑四周我已经布下了阵法,绝不至于让你掉下去的。”
  叶柏涵见他语气温和,一时之间并没有要发疯的迹象,到底没憋住,开口问道:“你为什么绑架我?”
  “绑架?”应真道人愣了一下,然后冷下了脸,说道,“我不是绑架你,我是要带你去修仙……你没听清楚吗?”
  叶柏涵握紧了拳头,说道:“可我不想修仙!我想回家!”
  应真道人的笑容里带着强硬,说道:“我们就在回家。”
  “不管你要带我去哪里,都不是我的家!我家在镜都的皇宫,我娘……我娘肯定要急坏了。”他这样说着,到底是受迫于年小无力,不得不示弱,软萌萌地向应真道人央求道,“我不要修仙,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叶柏涵心性上不是真正的小孩,所以才比真正的小孩更懂得运用自身的优势。他知道不管自己成年与否,对上一位能飞天遁地的仙人,不管做什么都是毫无胜算的。
  但是未尝不能利用幼儿天生的优势。别说修仙者性情冷漠阅尽世事心硬如铁,叶柏涵虽不曾修过仙,却也知道修仙者不是金石铁木,而只要他们还是人,就不可能泯灭七情六欲,不可能没有感情和欲望。
  长生本来就是人最疯狂和不可理喻的欲望。
  何况深井冰们的感情照理说应该比普通人还强烈才对,要不是太容易感情澎湃也不可能就这么随便地坠入那个未知的世界。
  他睁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向应真道人。叶柏涵本来就长得漂亮可爱,这样故意卖萌的时候,往往瞬间能秒杀一大波人。
  应真道人果然被秒到,情不自禁地抱起叶柏涵,在他脑袋上么么哒了一下,然后温柔地抱着他说道:“不用担心,伽罗山是个好地方,那是能媲美蓬莱昆仑的洞天福地,你很快就会喜欢上它的。这次爹会好好保护你,不会让你再有任何危险。”
  信息量好大。
  叶柏涵终于忍不住吐槽道:“我父皇在京里。”
  意思你是谁家爹啊?
  应真道人:“……那只是你今世的父亲。”
  这话免不了惹得叶柏涵大惊——难道这家伙不是神经病,而其实是他前世那个去大城市打工之后就一去不复返,从此音讯两茫茫的老爹?难道以往那十多年他和他奶奶对于他爹的埋怨和唾弃都是错的,他爹其实非常无辜,因为对方只是身不由己地穿越了?
  可是他看过他爹的照片,怎么看应真道人都跟他爹长得不像啊。不对,如果是修仙者的话,说不定他老爹筑基之后就改容易貌了呢——书上都这么写。
  叶柏涵开口说道:“天王盖地虎?”
  应真道人:“……”
  叶柏涵期待地望着应真道人。
  应真道人莫名地回望他。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