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书本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师门有毒 作者:夏夜鬼话(下)

时间:2018-05-25 11:47 标签:
不清楚,所以此时也不太清楚这一场环境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因果。 真麻烦。这个叫月儿的女孩跟九音观主有关系吗?又或者九音观主的名字里面有月这个字吗? 叶柏涵对此一无所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不过他也就纠结了一下子就想通了。城主就算与九音观主是故交
不清楚,所以此时也不太清楚这一场环境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因果。
  ……真麻烦。这个叫月儿的女孩跟九音观主有关系吗?又或者……九音观主的名字里面有月这个字吗?
  叶柏涵对此一无所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不过他也就纠结了一下子就想通了。城主就算与九音观主是故交,也未必就对对方的生平了如指掌。他唯一可以确定能从对方那里获取的消息,无非是九音观主姓名之中是否有个月字,以此来判断那女孩与九音观主的关系。
  但事实上即使确认了九音观主与女孩的关系,对于破解这个幻境恐怕也未必会有太大的帮助。根据他目前所知,九音观主本是因为看不破生死关才会激发心魔,而这对于叶柏涵来说已经是最有用的东西了。
  如果那女孩真的是九音观主的化身,那么这幻境必然跟她的劫数有关。
  只要确定幻境本身的核心,身份姓名什么的反而成了其次。
  幻境之中,那些活尸都还在吼叫着女孩的名字,但是叶柏涵却没有继续看上去,而是转身就走向了刚才的屋子。
  屋子是女孩一开始潜伏的地方,叶柏涵判断很可能是“月儿”的家。屋里原来还有几具尸首,模样与外面的活尸并不同……叶柏涵想知道它们是否有什么不同的变化。
  结果进屋之后,他果然发现了不同。
  这几具尸首之中,那农夫和农妇看上去都比外面的活尸鲜活许多,但是却同样眼神浑浊,神态呆滞。那农妇的眼中甚至流淌下两行血泪,看上去简直触目惊心。
  叶柏涵出现的时候,她就那样直愣愣地看着叶柏涵,倒是让他很是惊落一身寒毛。
  但是即使外表看上去更像活人一些,她的神态动作却没有什么差别,而就连说出口的话也异曲同工:“月儿……为什么……你为什么一个人逃了……”
  真正有所不同的……其实是蜷缩在地上的两个孩子。
  那小一点的男孩反应与成人虽然大不相同,但是总体上来说也是重复的,只是一直哭着叫道:“二姐……我好难过……我好痛……二姐……救救我……”
  不同的是同样赤着身子的少女。
  她抱着男孩,低着头,同样满身干涸的血色,皮肤苍白发青,可是姿态却格外不同。她的手轻轻拍着男孩的背,抚慰着他,说道:“不疼了……阿青不疼了。”
  叶柏涵走近了之后,她甚至回头来看了他们一眼。
  看到这一群修士的时候,少女本能地绷紧了身体,僵硬着露出了恐惧的神态,仿佛她并非是一具活尸,却是一个真正的,受过欺凌的女孩。
  但是分明眼中还带着畏惧的她却突然伸手就挡在了男孩的面前,完全是一副保护者的姿态,虽然面目发青,头发凌乱,衣衫破碎,却如同一尊女武神。
  那一瞬间,不管是谁也都意识到了……这个活尸女孩不同寻常。
  叶柏涵手下的修士想要上前,却被叶柏涵阻止。叶柏涵跟女孩维持了一段距离,然后开口问道:“小妹妹,这个村子……发生了什么事?”
  他假装自己根本不是在一个幻境里面,而是来到了一个刚刚遭受了屠杀的村子。他表现得真的就像经过一个荒村的修士,询问起了残存的死魂具体的情况。
  这情景其实是相当违和的,因为就算是修士也不会真的去问一个活尸什么问题。修士们自然清楚这女孩并非是真正的活尸,但是除此之外,她看上去分明就是一具尸体的模样。
  也就是说,不管内部支撑着她进行活动的意念是什么,至少在这个幻境之中,她的身份是一具尸体。
  好在,女孩也并不曾意识到叶柏涵这一个行为的异常,又或者叶柏涵又恰到好处地抓住了那一缕意愿的核心,选择了一个被期待的态度。
  所以,女孩紧绷的身体在许久的僵硬之后慢慢放松了下来,然后对叶柏涵说道:“大家都死了……坏人来了,杀了所有人,除了妹妹。”
  她的脸上带着些许茫然,语气却温柔得如同天使一般,笑着说道:“我把妹妹藏了起来……只有她活了下来。”
  这个用词很奇怪。
  她说“只有”,仿佛是对只有妹妹活下来这一个事实感到了埋怨与不满一样。可是她脸上的表情那样温柔,完全看不到丝毫的怨恨。虽然已经是一具尸体,但是她青灰的肤色却如同珍珠一样无瑕,那显然是经过幻境异化的相貌。
  她与周围其它人都有些格格不入。那些村人看上去就是普通的村人,肤色粗糙,相貌平庸,死亡后带了属于尸体的狰狞和丑陋。
  女孩的模样虽然也带着尸体的一些特征,但却没有尸体的丑陋。相反,她美丽得不像一个偏远村落的凡人少女,叶柏涵注意到她之前的时候身体上还有着明显的血痕,而在开始与他们说话的时候,她身上的血痕已经在慢慢淡去。
  她已经是尸体,伤痕只会固化变成永恒的印记,哪有可能还会淡化痊愈?如果是现实中,叶柏涵可能觉得这女孩的身份体质不同寻常,但是此时既然清楚这一切只是个幻境意象,他也不会傻到去猜测一个幻境之中的表象内部是什么样的构造。
  这根本就不重要,甚至她根本不需要任何构造。
  重要的是,制造出这个意象的人到底想表达的是什么?叶柏涵努力地试着分析眼前所见到的景象。他因为天生真灵眼,神魂异常强大,所以对于阴气流动的情况也越发敏感。
  然而通过感知周围阴气的情况,他很快做出了判断。
  他对那少女问道:“你有什么想要人帮忙完成的遗愿吗?”
  少女楞了一下,半晌才说道:“我……”
  然后她突然捂住了脸,说道:“我想活过来!我想活下去啊!”
  她那突然的喊叫让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叶柏涵却并没有因此一惊一乍,反而说道:“你确定了……你的愿望是这一个?”
  少女停顿了一下,却见叶柏涵把她怀里正在哭泣的小活尸给提了起来,让她看清楚那孩子的模样,少女瞳孔猛然微缩了一下,才说道:“……我的愿望……是让这孩子……好好活下去。”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每一个字似乎都发声得极为艰难,甚至还隐隐在整个幻境之中形成了回音。
  修士们纷纷都发现了不对,却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叶柏涵却还在继续着自己的提问:“‘你’的愿望是哪一个,你自己要想清楚。”
  正常情况下,女孩应该至少会追问能不能两个愿望都实现,但偏偏叶柏涵的问题却似乎触动了某一个机关,让女孩整个人都陷入了狂乱之中。
  她开始不停地重复着两个答案:“……活下去……”“……救救弟弟……”那种狂乱的姿态非常明显,甚至有如精神分裂成了两个人。
  终于到最后一刻,女孩的模样变得狰狞,仿佛无法承受一般,连模样都开始扭曲扩散,带动整个幻境都开始晃动。
  修士们顿时都为之一惊,迅速开始列阵。
 
 
第184章 
  叶柏涵虽然也吃了一惊,却很快镇定下来,并没有过度惊慌,反而大声喊道:“停下来!你不希望她……变成不属于她的丑陋模样!”
  他这样喊了两遍之后,幻境的变化竟然奇异般地真的静止了下来。
  韩定霜皱了皱眉,并不非常清楚这变化意味着什么,却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了叶柏涵的左近,确保万一出现问题,自己能够以一切手段来保护叶柏涵。
  但事实上,情况与他想象的大有不同。
  叶柏涵之前就在判断被害的姐姐和被藏起来的妹妹之中到底哪个才是真正地宫主人的残像,但是即使通过阴气的流向来判断,这一点也非常难以判断。
  两人的影像都是阴气的凝结体,妹妹的影像被一击而散,而姐姐的意象又是已死之人。阴气在她们身上,是处于由外向内流动的景象,也就是说,两者都是受外部意念所操控的。
  ……无论哪一个,都不是幻境的源头。
  但是即使如此,也不能保证她们的身份与幻境主人无关。妹妹那几乎不属于凡人的敏捷身手暂且不说,姐姐那被过多修饰的容貌也是疑点。
  少女的相貌也算清秀,但是绝对不到能够迷惑修士的地步。所以叶柏涵略微思索了幻境之中她被刻意美化的理由是什么……而撇除各种复杂的可能性,最大的可能其实是……少女在幻境主人潜意识之中的姿态便是被如此美化的。
  这样就可以解释这一切的违和感是为何会出现了。
  幻境主人美化少女的原因应该不是因为自恋,否则她大可将少女幻化成倾国倾城的美人,而非这种明显能看出违和,却又脱不开原本村姑轮廓的样子。这位姐姐在地宫主人的记忆中应该是真实存在的,就算不是这般模样,至少也应该有一个原型。
  如果她不是幻境主人,那么她妹妹是幻境主人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固然有两者都不是的可能性,但是若是幻境主人自己不在境中,制造出这样一段不相干的环境就全无意义了。所以叶柏涵认为,制造这个环境的某人,必定还是有把自己的意念投射在某个角色身上的。
  但是不管如何投射,叶柏涵也不会忘记,幻境中的一切永远都是体现的幻境主人本身的意志,而非他们幻化出来人物的真实想法。
(书本网:www.bookben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本网哦!)
------分隔线----------------------------